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App内打开

你不知道的行业内幕

你有什么外行不知道的秘密和故事,来这里讲讲?

744509人已经加入

  • 姬十三
    3天前
    有位国内大科技馆馆长跟我说,他们很难找到管管内天文系统(包括最高规格的天文望远镜)的人(水平高,能接受体制内的薪资)。好比就是找一个“叶文洁”,但是找不到合适的人。
    125
  • 汪惟
    6天前
    飞书今天这个大会,我是看不太懂。客户不都是B端CEO的的吗,请一堆2C的UP,搞园游会和现场发布会有什么意义...?为了展示自己还有钱投,还有钱做服务么。

    最尴尬的就是,KA案例到今天还是用存款换来的民生,用流量换来的海底捞,说了三年的物美。。。没什么更值得宣传的新KA吗。
    2119
  • 黄朝高Kevin
    1天前
    求安利一两个你认为超优质、超高认知的信息源!前段时间和曾在麦肯锡、腾讯、百度、追觅等做战略的一哥们聊,他说洞见来自两方面,你有别人没有的信息,以及同样的信息,你做出了更好的判断。他建议我多读外文的资讯和报告,以及多和行业顶尖的人交流。认知差永远重要。下面列了一些我目前收集的,不一定适合你,但感兴趣可以看看。
    4559
  • 松鼠Create
    3天前
    国内对于基础金融知识的普及真的太少了,大部分年轻人对于信用卡分期、花呗分期、小额贷的利率完全没概念。

    信用卡分期年化利率18%左右,花呗分期年化17%左右,小额贷大部分年化30%多。

    相比之下,余额宝一年利率2.5%左右,银行存款一年利率1.5%左右。

    这两者之间的差距,非常可怕!但没有金融知识的人,对这些数字一点都不敏感,总感觉分期之后,一个月只需要还一点点,毫无压力,而且也会不自觉地增加很多自己能力范围外的消费。

    举个例子,各种分期借款额5万,一年就差不多要付1万利息,对于一个一线城市月薪1万的白领,除了房租和吃饭,每个月存4000,那么这1万利息至少要花掉2.5个月的工作时间才能还清。

    也就是每年白工作2.5个月,给各种金融机构打工。问题是在负债状态下,无法抵抗任何意外风险,工作中断以及其他意外情况导致支出大增等,都会让自己在这个金融剥削的漩涡中越陷越深。

    而且有很多都是分期之后,再分期,这种叠加就会更可怕。另外,更糟糕的就是当人们对这个利息恐怖程度没有感知的时候,他们手里面即使有现金支出,也不愿意提前还掉分期,总觉得分期每月只用还一点点。

    高中教育或者说大学教育,真的应该开一些基础金融知识以及个人金融风险预防的课,这些基本初中数学基础就可以理解的事情,我都是入社会好几年才整明白的。

    刚毕业那会,扫楼的来公司办信用卡,我办了一张招行的,有一阵裸辞没上班就用上了,结果就发现分期利息如此之高,每次都是第三方渠道套现还的,单次0.5%的手续费,差不多年化6%。

    后来还清之后,就不太用信用卡了。2019年创业以后,不断地跟我95后的同事们普及基础的金融知识,灌输存钱的重要性,也带着他们尝到了一些定投指数基金的甜头,慢慢都有存款意识了,还挺开心的。
    9746
  • 黑漆漆
    6天前
    《如何找到靠谱的源头厂家》

    因为我base义乌,很多做电商、跨境的商家最近会找我介绍源头工厂。如何找到靠谱的源头工厂,其实有一些常见的坑。

    1.不要以为1688上做得大的都是源头工厂,恰恰相反,做得好的很大概率可能是贸易商。以我们家为例,我们做纽扣电池30年,对国内所有做这类电池的源头工厂都很熟悉,在1688上做得最好的电商,恰恰是一个在义乌的贸易商,他们在一个平台上开了n家店,专注于做电商。而大部分工厂老板光厂里的事都顾不过来,而且因为厂的地址比较偏远,很难招到人才,电商渠道反而做不太起来。

    2.如果想要在某个品类达成深度合作,想找靠谱的供货商,最好通过关系,找几个在行业内做比较久的源头厂家给内部信息。以我们家举例,我们家在纽扣电池做了30年,对于这个细分领域的供应链很了解。最近跟着爸爸到处跑厂,跟各个老板聊天,光看厂、聊天,其实不太能判断出他们的产品质量。比如很多大厂做的可能是低档货,因为低档货价格低走量大,规模做很大。以及一些大厂虽然质量高,但是运营成本也高,所以价格也高。如何快速判断某个厂的产品质量是否符合自己的需求,有内部人给信息会事半功倍。

    3.不要担心自己的客户去源头工厂查验之后,会被源头工厂撬走。大部分源头工厂没有这样的精力去维护,跟工厂打声招呼,这是自己的客户,老板大多不会为了眼前小利,而丢了跟你的合作。

    4.现在中国很多产业产能过剩,不少工厂老板给的反馈都是,谁有新的销售渠道,谁就是他们的爸爸。厂家心里很清楚,现在中国最不缺的就是供应商,他们很担心如果品牌方、销售方做大了,找到了更好的供应商,就把他们替换了。所以和工厂老板搞好关系,利用好工厂老板的资源,他们可以是乙方,可以是你在这个领域的信息源(但确保不要所有的信息都来自一个老板,多找几个老板做交叉验证),甚至可以是你整合这个领域资源的合作方。

    最近听到不少厂家各个维度的需求和想法,一方面可以打开思路,另一方面也可以判断不同厂家的格局。不少厂家作为老一辈投厂创业者,是有投资的魄力和想法的,也有很多潜在资源。精准地识人判断很重要。

    中国制造业这一波转型升级,无数机会藏在各个行业的毛细血管里,不要把自己定义成简单的贸易商,格局打开,就很有意思。
    67137
  • Joey乔伊
    01:08
    @丹棋 老师交作业了,看了十几分钟回放,斗胆对美团外卖官方直播间发表一些浅浅的毒舌评论。

    按我的理解,这是美团外卖的官方直播间,在app首页有着独立入口,且直播间核心目标为GMV成交。基于以上前提,直播间至少有以下可以提升的部分:

    【场景】
    1.主题不清:
    好的直播间背景应该快速讲清楚3件事:我是谁、有什么背书、卖什么东西,这3点都没做到位。

    我是谁:直播间名字(吃个外卖)和贴片&slogan(神抢手)是不一致的,I don't know why.

    有什么背书:这个直播间最大的背书就是美团外卖官方直播间,那就要放大“官方”二字的信任背书。背景可以用美团的标志性黄色,而非现在的红色。主播的衣服与其穿便服,不如穿上美团骑手的服装,戴上头盔,辨识度拉满。(袋鼠吉祥物的灯光打的过曝了,看上去缺了一只眼睛。)

    卖什么东西:卖吃的,整个画面里竟然没有一个食品的实物样品,贴片质感突出一个滑稽。卖吃的,最好就得有吃的,主播最好能吃起来。如果实物样品太麻烦,去淘宝买胶水做的1比1道具(米面烧烤啥都能做),质感比贴片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

    2.绿幕质感:
    不太清楚预算,但就算不用实景装修or大屏,这个绿幕我换成价格几百块的弹力布(一样可以配贴片),质感都要好的多。
    主播底子我觉得还可以,及格线以上,但目前的抠图质感配上过曝的灯光,主播显得油光发亮...
    恕我直言,真的不是那么刺激人的食欲。

    【主播】
    1.收音问题:仔细看,这个女孩叫小美,她的麦克风别的位置不对。
    对比一下男主播,女生的麦克位置离嘴巴更远,声音完全听不清楚,现场收音一塌糊涂。

    2.机制不明:开头女主播开口说今天“直播间有10元无门槛券”,被男主播打断纠正说今天没有,两人在镜头前还磨了两句,说明事先活动机制也没对过。

    3.话术节奏:依我判断,这个直播间停留时长1分钟顶天了,理论上话术不应该超过3分钟。开头第一个品从开播之后8分钟才开始讲,持续4分钟,且这个单品显然是个开播福利品,古茗的6.9元一杯百香果茶饮。一杯6.9的福利奶茶,是否需要4分钟来讲,值得商榷。

    【货品】
    1.性价比渲染不够:我就说个最基础的,图里两个套餐,贴片都没做好。市场价是多少?直播价打了几折?啥也没写,光一个直播价格,性价比无从体现。

    2.产品细节展示:我不能评价一个不存在的东西。

    综上所述,祝直播间越做越好。
    美团外卖的直播负责人和承接商别来打我,如果有不同意见就是我错了。
    1218
  • 施言
    7天前
    《深度学习革命》记录的一些历史细节

    1、Ilya Sutskever其实是最后加入OpenAI的初始成员

    OpenAI的诞生,源自Sam Altman在2015年7月加州门罗帕克召集的一场晚宴。Altman和Musk等发起成立新组织,拉拢人才,推动开发造福全人类的AI。Stripe的CTO Greg Brockman,和当时负责Google Brain项目的Ilya Sutskever都当场表示有意加入。

    晚宴结束后,Brockman就开始四处挖人组建团队,找到了三巨头之一的Yoshua Bengio。Bengio无意跳出学界,但是给他列了一份圈子里有前途的年轻研究人员的名单,Brockman就按图索骥去联系。

    一些人被Brockman描述的宏大愿景——一间完全没有任何企业压力的实验室、一间将放弃所有研究成果的非营利实验室——所吸引。但是,招人也没有那么顺利,这些人没有一位承诺加入一间新的实验室,都还是会担心风险,除非有其他人这样做。

    Brockman邀请有意向的10人正式加入,给了他们三周时间考虑。最后10个人中有9个人同意了,其中5人(包括Ilya)都在DeepMind待过,他们给实验室命名为OpenAI。

    同时,科技巨头开出天价薪酬挖人。谷歌给Ilya的薪酬是OpenAI的两到三倍,第一年接近200万美元,Ilya犹豫了。Altman、Musk和Brockman等原本计划在2015年底的NIPS会议上,官宣带着10亿美元投资承诺的OpenAI成立,但为了等Ilya做决定,只得推迟声明。Brockman还短信轰炸Ilya,敦促他选择OpenAI。

    直到周五NIPS会议最后一天,Brockman等人决定不等了,定在下午3点官宣。一直拖到最后,Ilya才发短信告知Brockman,决定加入OpenAI。

    2、杨立昆(Yann LeCun)的傲慢和身在大厂的尴尬

    CHatGPT推出不久,LeCun就在Twitter炮轰。书中也记载一些细节,感觉他还是挺傲慢的。

    LeCun曾经直接对Ilya说:“你会失败的”,他给的10多条理由包括:1)OpenAI的研究人员都太年轻;2)实验室没有丰富的经验,也没有背靠大公司的资金资源支持;3)非营利的形式也不会赚钱;4)长期无法跟大公司争夺人才;5)实验室公开分享其所有的研究成果,不太现实,等等。现在看,很多因素恰好就是OpenAI现在能获得成功的原因。

    另一个事件,DeepMind发布AlphaGo前不久,LeCun先行官宣了Facebook自己的围棋AI研究。有记者问LeCun,DeepMind是否有可能打造一个可以击败顶级围棋选手的系统。LeCun很自负地说:“不会”,部分原因是他觉得这项任务很难,同时也因为什么消息都没听到,圈子就那么小。

    几天后,DeepMind在《自然》杂志刊登封面故事,透露自研的AlphaGo击败了三届欧洲围棋冠军。消息公布的前一天,Facebook就已知悉,小扎亲自推动一场奇怪的抢先公关活动,让媒体关注小扎和LeCun网上发布的帖子,这些帖子吹嘘Facebook自己的围棋研究。当然后来,就被谷歌和DeepMind打脸。

    前有谷歌+DeepMind,后(现在)有微软+OpenAI,Facebook和处在Facebook体系的LeCun都是很尴尬的。在硅谷大厂的第一次AI人才争夺战,就没有顶尖学者愿意加入Facebook,Facebook挖LeCun,后者就担心企业对AI长期愿景和短期目标之间的平衡。结果还是发生这种矛盾。

    有次内部演示上,LeCun向小扎展示他们在图像识别、翻译和自然语言理解方面的工作。小扎和时任CTO Mike Schroepfer都没说话。走出房间,Schroepfer告诉LeCun,他所说的一切都没有任何意义。“我们只需要一些能表明我们比其他公司做得更好的东西,我不管你怎么做,我们只要赢得一场比赛,只要启动一场我们知道可以赢的比赛。”一名同事替LeCun说:“视频,我们可以赢得视频。”Schroepfer对LeCun大吼:“看到了吗?你可以学到一些东西!”

    这是大厂AI Lab普遍面临的尴尬境地,老板只会在乎短期内比竞争对手领先多少,而不在乎研究是否需要时间,尤其是Facebook这种推崇“Move Fast”价值观、强调增长效率和规模的公司。后边,Facebook内部又专门设立了一个组织“应用机器学习团队”,负责将实验室的技术付诸实践。

    3、陆奇的逆向思维和微软的第一次AI人才争夺

    2016年春天,陆奇在练习骑行他的“逆向思维自行车”——向左转动车把,自行车向右转——他试图以这种方式让自己,乃至让微软训练逆向思维,以摆脱大公司的路径依赖。结果跌到摔骨折了,这是个偶然事件,但也成为微软在初次AI竞争失利的一个注脚。

    微软研究人员不受商业化压力的任何影响,养尊处优,这原本是出自慈善家比尔·盖茨的情怀。但在AI领域竞争中,微软的局限性在于:缺少针对AI技术落地的业务场景。这也是Hinton当初加盟谷歌而非微软的原因之一:谷歌搜索10亿的用户规模,能高效推动AI研究。于是,陆奇在微软内部尝试推动自动驾驶,但并没有顺利推下去。

    微软的另一个弱势是:缺少AI研究领头人。这些顶尖人物是公司了解未来变化、打造新技术、吸引顶尖人才,以及推广企业品牌(最重要的)的一种方式。陆奇也找到了Bengio,但后者拒绝任何大公司的邀请。Bengio在蒙特利尔大学可以讲母语法语,可以享受学术研究的开放性,这是企业无法比拟的。他在大学工作外还为几家创业公司做顾问。

    于是Bengio提了个主意,如果微软可以收购他顾问的一家初创公司Maluuba,Bengio就可以用同样的时间为微软提供咨询。Maluuba的两位创始人起初拒绝了这个提议。但一年后,还是被微软收购,Bengio也因此成为微软的顾问。但那时,陆奇已经离开了微软,回到中国,加盟百度,继续推动AI和自动驾驶战略。
    340
  • 石灿Acan
    11天前
    1、《激流时代》是腾讯视频纪录片涉足商业文明选题的开端之作,豆瓣评分8.4。创作团队从2022年11月开始拍摄,时间不算长。

    2、2022年9月,李翔在北京SKP的一家咖啡馆见了腾讯视频尤里卡工作室监制李伦、制片人刘东啸和徐婵娟。会面全程,李翔说的话少,听的话多。这让刘东啸觉得李翔“很不一样”,“他对当下很多具有争议性的问题都能包容,开放度非常高。”

    3、他们用很长时间讨论了一个主题:为什么不要做一对一企业家访谈?这种诉求与刘东啸所在的尤里卡工作室有关。它由资深节目制作人和导演组成,专注思想性纪实节目的出品和制作,通过优质的视频产品,倡导一种智识生活。团队擅长制作纪实类视频节目,过往作品包括:《十三邀》《明天之前》《仅三天可见》《口罩猎人》《看见》《客从何处来》等。

    4、内容创作有一条原理:话题不等于选题。他们需要更加具体的承载物。于是,他们找到了杭州直播电商公司、上海安福路、长沙新消费公司、云南咖啡豆原产地,去到每一个现场地点,寻找最接近信源、深度参与商业行为的人进行深度对话。

    5、节目总导演欧大明曾在《新快报》、中央电视台、东方卫视任职,亲历过中国发展变革中的多个“激流时代”,后来从事纪录片制作,深刻的人文关怀和独特的叙事视角成为其个人特色。

    多年积累经验后,他依旧保持十分克制的态度思考问题,“我希望《激流时代》首先是理性的,然后是纪实的,把李翔的洞察、大量对话放到场景中,而不是两个人一对一的访谈。”

    6、严格来说,《激流时代》不是一个标准品,它带有一些手工业痕迹。这是内容创作本身无法回避的行业规律,人和创意在其中产生的作用力,无法通过所谓的工业化手段全盘替代,节目的灵魂也来自于人对内容的理解。

    “这是一个不断折磨自己,也折磨他人的过程。”刘东啸说。

    7、商业公司也在一个新兴的行业中定义自我,那里是热闹的、喧哗的、拥挤的、湿热的,商业光环与创伤并存,新旧交替,各自攀登,资本涌入后又迅速逃离,人们在一个急不可耐的时代迅速登顶又迅速自我反省,最终交融出一个激流时代。

    8、节目的Slogan叫“大海里没有无名之辈”。这句话出自中国摇滚乐队“声音碎片”的歌曲《致我的迷茫兄弟》。它被采用为节目slogan的过程比较偶然。有一天,刘东啸在刷微信朋友圈,看到李翔发了一句歌词:“沙漠里不长虚弱的草/大海里没有无名之辈”。
    26
  • 巨耳
    4天前
    朋友的公司刚抓了一个内奸
    是竞品安插进来的
    据说内鬼每偷取一份核心文件
    可以获得最高五万元的酬劳
    6630
  • 大咕咕咕驴
    5天前
    2011年我高中毕业,那时很多大学生眼中最有前途的工种是同声传译。被神话得了不得,一小时赚几万。

    17年我刚工作的时候,deepL已经出来了,但人们的刻板印象还是,机翻=人工智障。当时我在一家出海欧洲的游戏公司,那时的本地化运营老大喜欢绕一圈窥一遍屏,看到谁打开了Google Translate或者DeepL就骂他,罪名是糊弄工作。

    实际上,那些天外西外大外甚至更差的学校的小语种专业学了四年的,包括该运营老大本人,你只要真的了解他们的水平,就知道他们TMD还没有deepL写的好。

    中国普通大学提供的外语教育是很垃圾的。首先听说读写的语料都非常单薄,其次考试仍然以筛选而非检测为指向,说白了就是喜欢考教材里列出的用法特例。

    你知道人类是不会使用他们自己没见过的词说话的,所以这样训练出来的人虽然能高分通过八级考试,但一进入到实际的交流场景里,遣词造句出来的都是非常奇怪的外语。毕竟你脑子里语料库就那几本教材,你拿什么“创造”?机器人是用海量语料和完整语法规则训练出来的,它凭什么不会比你写的好?

    总之出于某些原因,很多出海本地化运营人员,坚定地否认某些任务上机器人能比他们完成得好(事实上岂止是好,根本就是好多了)。

    2023年也还是这样。因为我最近亲眼见证了一个业内很有资历的留学背景的老板,在充分知晓ChatGPT的使用方法和能力边界,也完全理解做出海品牌是什么概念的情况下,自信满满地通过中译英的方式写了一整个独立站的文案,充满了基础的语法错误,错到这要是跳出率不低就见鬼了。但凡他让ChatGPT改一下,都不会这样。

    关键他并不是一个土老板啊!他相当于在说:

    “我是一个很关注科技创新,很open-minded的人。你说的AIGC的所有动态我都了解,我经常和人讨论。但是你要了解,任务卡的真的很紧,我要做的事情真的很多,公司的网络又很不稳定。总之我知道ChatGPT写不出我要的文案。”

    这事儿也太他妈的诡异了。

    前几年我试图逼父母追忆复盘,口述历史。主题——我为什么没能成为一个富二代。我一直对那些没吃到时代红利的过来人说的话都抱有很深的怀疑。我爸妈到底为什么在90年代不去当倒爷儿或者开饭馆儿?为什么没买四合院? 千禧年以后买房也行啊?哪怕摇号之前赶紧多上俩车牌儿也行啊...

    经过我的多次追问,发现大致的逻辑是这样的:

    1、买不起吧?——不是。我们家当时买得起四合院,很买得起。当时很多人都买得起,我爸大部分同事应该都买得起。
    2、不知道知道四合院会涨价?——不是,很知道。有丰富的信息源和严谨的逻辑论证,看过一些书,听过VOA。其他人也知道,都知道。
    3、反正最后离买四合院就差一步,没买成。

    没开饭馆的理由同上。不是开不起,很多人都开得起,大的开不起小的也开得起。不是不知道开饭馆挣钱,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反正就差一步,就没开。

    我现在非常肯定一件事儿啊,我觉得风口的位置从来都是明摆着的。

    承认风口存在的人里面,大部分人出于维护内心安全感和现有生活秩序的首要目的,不予执行,拒绝下场,选择观望。

    就好比AI黑客松这事儿,有人特爱说你们技术不行,肯定比不上其他那些大牛,他们干了你们就死了,而且你们的想法也不新。而且你们还得请假去上海——有些人不参加的原因居然是担心请不着假去上海。

    我用一句话总结一下这么多字哈。

    在这个当下,我告诉自己,我只要做一件事就行了——逼自己释放执行力。我菜不重要。我衰不重要。置身事内最重要。
    3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