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产品经理的日常

在这里聊聊产品,读懂产品经理。

177162人已经加入

  • 评论尸
    8天前
    即刻镇这个功能的目的是从动态的信息流里,拾取具有长期价值可结构化展示的那些动态,换一种好看的,相对静态的形式呈现给你。
    在用户侧的价值其实“重新发现你与好友的共同话题”,类似之前 clubhouse 的创造的场景——我和一些八百年不联络的通讯录好友,在 clubhouse 里发现彼此原来对这个有共同的兴趣。
    这也是微信现在最缺的那个功能,但对即刻这样的类微博陌生社交能起到多大作用有待观察。
    95
  • 于冬琪
    8天前
    长期主义者的逻辑4:看到本质,基于“商业世界的本质趋势”思考问题。

    有个很有趣的观察:农村打麻将赌钱是怎么被控制住的?理解了这个事儿,也就理解了米哈游的疯狂。

    讲个故事——

    我小时候过年都要回齐齐哈尔乡下的老家。
    基本上过年几天,每天老家的亲戚们都在没日没夜的打麻将中度过。
    一宿一宿的麻将声,特别热闹。

    作为小朋友的我,虽然不会打,但是觉得还挺有意思的。
    长大了后,才知道热闹归热闹,赌钱特别不好。

    偶然也会有人来查。
    于是有人查的时候,大家就歇会儿。
    查完继续打,谁也拿他没办法。

    后来,打麻将是怎么消失的呢?

    要说起另一件事。
    前几年,有同学去广西支教,加入了一个公益组织美丽中国。
    有年十一,我们去她的学校拜访。

    那是南宁的一个小学,校园里有一颗很大的芒果树,正在掉芒果。
    芒果皮是青的,看起来其貌不扬,但是特别特别好吃。

    我们在她的教室里,看到一年级的小朋友们做的黑板报。
    黑板报上写着班里的分组。

    一组叫“吕布”,二组叫“貂蝉”。
    我就想——
    这是三国主题的,而且两组小朋友还有暧昧……

    再看第三组,名字叫“韩信”。
    好吧,原来不是三国,是王者荣耀。

    问支教的同学,他说现在小朋友们都跟着大人打王者荣耀。
    而且,小朋友们虽然刚上一年级,只要是王者荣耀里有的字儿,基本都认识。

    同样是那几年,再回东北老家,发现过年时,麻将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亲戚们35岁以下的打王者荣耀、35岁以上的看直播刷短视频。

    最终,消灭打麻将赌钱的,不是村长。
    是比麻将更吸引人的娱乐形式。

    为什么呢?
    因为本质上,打麻将是娱乐。
    王者荣耀和短视频,也是娱乐。
    用户对娱乐产品都有同样的诉求,希望有趣、刺激、爽。

    当你看到娱乐产品的本质时,就会知道这些产品都是竞品。
    实际上,在抖音的人们会发现,热门综艺开播时,流量会受到影响。
    王者荣耀有活动时,长视频网站也会受到影响。

    于是,提供了更好娱乐效果的产品,会不留情面的淘汰掉老产品。

    而所有的产品,总是会向着“为用户提供更大价值”和“帮用户节省更多成本”的方向发展。
    这是商业世界不变的趋势。
    也是可以支撑长期主义者“相信”的基础。

    当你只看到“麻将”时,你会想做一款手感更好的麻将,可是这样的麻将注定会被游戏淘汰。

    只有当你看到麻将背后的娱乐本质,
    你才会知道,“为用户提供更好娱乐体验”的内容能力,永远不会被市场淘汰、永远都会有巨大的价值。

    要知道,用户的任务永远不会改变。
    用户也永远不会嫌弃商品太便宜、太省事儿、太省时间。

    所以,真正的长期主义者,专注的对象,未必是某种产品。
    而更多的是某种能力。
    比如——

    我有让优秀内容源源不断产生的能力,这个能力永远都会有市场。
    我有梳理一个链条,解决问题、降低消耗的能力,这个能力也永远都会有价值。

    因为他的能力,与当下的产品形态无关。
    而是关联于“价值提升、成本降低”的永恒趋势的。

    只不过,只有你看到每个产品背后的本质价值,你才有办法基于趋势做出判断。

    怎样看到产品的本质价值呢——
    就是从“用户为什么选择”开始,一路“为什么”追问下去。

    PS:
    最近看了米哈游的文化手册。
    我相信米哈游是真正的长期主义者。
    他们想做好的,不是“原神”。
    他们最终想实现的是一个人们沉浸在其中,感受不会输给现实世界的“崩坏神域”。

    怎样实现呢?
    他们又不是做硬件的。
    他们是做内容的,于是,他们要做的工作,就是通过不断投入于技术、降低内容生产成本,就是米哈游所追求的最核心的能力。
    只要人类还追求娱乐,这个能力就会拥有永恒的价值。

    因此,对于米哈游,原神是用来练手的,也是用来累积资源的。
    他们的文化手册上也说得很明白,很可能在崩坏神域变成现实之前,米哈游永远都不会挣钱。

    这个状态像极了特斯拉。
    在马斯克看来,Paypal挣到的钱,是为了有钱做特斯拉,特斯拉挣到的钱是为了有钱做SpaceX。
    在把人类送上火星之前,马斯克不介意花掉所有特斯拉挣到的钱。

    米哈游的手册上也说:SpaceX向外走,米哈游向内走。

    因为看到了世界的本质趋势,并相信本质趋势,同时目标过度长远。
    有时候,真正的长期主义者们看起来会像疯子。
    但是最终,改变世界的也都是疯子。

    这是长期主义者的逻辑的第4篇,之后会更新第5篇。
    1621
  • koooji
    1天前
    给明年的 IP 联名选 IP 中,大家觉得躺岛适合这四个中的哪一个(or哪几个)?

    按顺序编号1234,求回复
    1104
  • kyth
    3天前
    上周听到一位用户的说法,说注册验证码四位数字的app,让人感觉不靠谱;六位数字的会感觉靠谱很多。好奇,你有类似的感受吗?
    1249
  • 少楠Plidezus
    3天前
    突然意识到,许多产品经理为何想做这个岗位,因为经理两个字爹味很重。

    总是想各种宠用户,美其名曰注重体验。类似你妈觉得你秋天应该穿秋裤,而且我觉得你应该要且我不管怎么实现,仿佛能指点一切。这样的岗位谁不想。

    改成产品设计师可能会好一些,至少设计的时候,需要考虑下实现方案和成本,爹味就没那么浓了。

    爹味儿和妈让穿秋裤居然在这里有异曲同工之妙。
    3924
  • 对谈君
    1天前
    清华大学✖️王小川(2016年):和时间做朋友

    本篇是前搜狗CEO在清华大学的毕业演讲逐字稿。

    演讲中分享了王小川的求学经历,搜狗搜索和输入法的早期研发故事,以及王小川对毕业生的亲身经验分享。
    1118
  • 猪猪养的乐乐
    10天前
    其实一直不太能够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在替飞书焦虑钉钉。

    一个行业的领先者,甚至许多人眼中已经占据「垄断地位」的产品,不说超额收益了,甚至连盈亏平衡都费劲,这样创造出了无效垄断机会的行业,这个行业是慈善行业么?且不说飞书自己是不是真的那么在意外部竞争,即使战略上真的有参考价值,飞书可以摸着钉钉的石头过河,作为行业的后进者来说也并不是什么坏事吧。

    根据公开市场的数据,钉钉 5、6亿的用户数, 2 - 3亿的活跃用户数。
    其中有近 1/3 来自家校,虽然类比可能不恰当,但当课外培训要严防「资本无序扩张」的大环境下,一款服务于家校的工具产品为私企创造了超额收益,这合适吗?另外一个大部头是政企客户,同样也很难(不敢)创造出足够的利润空间。

    而且过度定制化的服务方式,实际上抛弃了传统软件行业边际成本可以无限接近于零来增加单位销售额的巨大优势,转而把软件行业做成了服务业,需要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持续维持投入,维持着巨大的人力成本负担。

    与大家的观感可能不同,教育部门或教育行业并不是十年如一日一成不变,而恰恰是变化迅速,频繁的领域。教学计划与方式以学期为单位调整优化,每个学年固定的组织结构变化,2-3年就会出台重大的教育改革举措,每个 5年计划都会有新的教育部门规划,对应背后的法律法规、招考政策、教学教材、学校组织本身等;叠加上疫情下社会组织方式本身的因素(而疫情期间的很多模式在疫情结束后都会被抛弃),短时间内过度定制化的服务方式都会是成本巨兽利润的吞噬机。

    同样政府国企单位在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面对的最大挑战就是「变化」,短期内很难摸索出一套适应政企全国一体化的软件服务方案,但面对数字化进程中,行政管理需求和同样疫情大环境下的特殊供应要求,已经「上车」的服务商是不可能在这个过程中去思考利润的。

    记得有朋友分享过「飞书不做定制化。定制化带来了眼前的客户,但是带来维护成本的无限提升。所以哪怕给自己的东家字节跳动也不做定制功能,字节内和字节外用的都是一个飞书。」而钉钉则恰巧启动了商业化产品和自己内部产品的分离,分成了钉钉和阿里钉,把公司内部的企业定制需求交给内部消化。

    如果飞书一如战略规划的那样践行,那飞书和钉钉不论在产品层面,还是商业战略层面都根本不构成「市场竞争」的关系,大可以不必焦虑,或者摸着钉钉过河,等待甚至陪伴市场和行业的成长。

    个人喜好,产品层面上来说,飞书确实比钉钉是更优秀的产品,适合长跑。;-)
    2413
  • 汗青
    13天前
    📻「播客最终会走向视频形式」

    这句话在即刻上拿来讨论可能会受到很多争议。它是播客平台Anchor的联合创始人Michael Mignano最近在Medium上的专栏观点,其理由是:
    - 大多数消费者更喜欢视频而不是音频
    - 因此,大多数创作者会更喜欢视频而不是音频,因为它推动了更多的发行和参与
    - 整个播客生态系统将为创作者和播客业务带来更多的收入

    基于Mignano的观点,我写了篇newsletter。其实关于播客的受众规模和变现能力的问题一直存在很多讨论。但对于Mignano的说法我觉得有待观察:比如即便涌入视频平台,播客创作者是否能获得预期的流量?同时对平台的谄媚,也很容易导致内容的变味。

    👉一直以来newsletter和播客让我着迷的特性就是思考的独立和多样性,一旦陷入希望从平台获得流量的思路,这种珍贵的品质可能就没有了。

    所以视频化到底能给播客带来什么?我也从自己钟爱的《锵锵三人行》、《Tim Ferriss Show》等节目聊了聊自己的心得。

    Mignano作为播客圈的领军人物,他的说法一定有其道理和思考。且不说这样的预言准确与否,创作者希望链接更多用户的愿望和变现的需求一定是迫切的。这中间又是一次内容纯粹度和受众规模的博弈,在科技圈里,这种纠结不是什么新鲜话题。

    全文可见图片分享的专栏内容。
    4750
  • 张逢客
    2天前
    如果要给产品经理们建议,
    唯一一个:少看手机。
    除了工作场合,尽量少用,
    余下的时间用来看书,
    用来读行业报告,
    用来撰写论文和分析材料,
    不要相信碎片化学习等概念,
    学习就应该占用大块时间,
    集中且专注的输入和产出。

    产品经理们最大的问题:
    看的、说的、想的太多,
    但缺乏真正沉淀,导致:
    实践、产出、输出不够。

    建议考个中级经济师的证书,
    选工商管理、财税或金融,
    争取一年拿下(每年7月报名),
    多个职业资格,又能学点东西。
    277
  • Mustang_Liu
    2天前
    打工的环境下,无论什么时候,你都不应该把自己手里有几张牌说给别人,更别提还告诉对方手里的牌都是什么了。

    而如果你天天和老板一起吃饭,要么绷紧神经、活跃大脑,尽力在给他看牌和不给他看牌的边界玩心跳。

    要么就做一个跟老板明牌的S-B。

    老板不欺负的S-B的概率,大概相当于我能获得星云奖。
    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