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JWang_
582关注589被关注1夸夸
🍳🌁🧭⬅️ (not a) dev
💬*mind your language* »Die Zukunft ist maßgebend.«
JWang_
14天前
观察起外文名挺好玩的(这个例子也着实反映了口语水平)。

“NeuroXess”——自己管自己叫excess。确实没有这个必要!
30
JWang_
15天前
yellowpage.deno.dev

更“Web”的Yellow Page. 凑合看看.
10
JWang_
26天前
用上(能自适配辅助模式的)iOS系统颜色了
00
JWang_
29天前
即刻Yellow Page提供了可自定义的URL,想起一个发现:

某些即友的<用户ID>是自己设置的,而非类似 12E227BA⋯F649 的一串机器码。

所谓ID就是即刻用户链接尾部的那一串:
m.okjike.com/users/<用户ID>
比如 m.okjike.com/users/johndoe (并不存在)

不知是否有人留意过,或者是否有前X千名、拥有自定义username的即友来回忆一下往事?
20
JWang_
2月前
早知道,还是元DAO🥲

#今日份微醺
30
JWang_
2月前
澄清了非常多我力所不逮未能捉摸的细节。同时保持着可贵的耐心与真诚。

Vagueness含混性: 关于对话德性 是的,关于对话的德性是我最想要强调的部分。史老师最后说,团体的成功往往不来自于其多么先进,而在于其德性充沛。其实我不清楚团体的成功应该取决于什么,也对“先进”持一种不可知论的态度。我对德性很敬畏——作为伦理学概念的明珠之一,我深感无知。但我清楚一种德性,那就是对话的德性。 它要求 ①理解上的公允。在引用和理解对话者的意思时要尽可能的善意理解其正确的部分、抓住其有直觉上的吸引力的地方,然后建构评价 ②表述的诚实。清晰而简明地说明自己的意思,不回避自己认为困难的地方,承诺一种可修正性 ③批判语言的友善。不轻易使用“荒谬”“令人羞愧”等价值判断的词语。 我此前反复说过,交流,不仅依赖于一种理由上的坦诚布公,还要求一种信任,是一种双向奔赴。反之,分歧不仅仅是理性上的偏差,更有可能也是信任上的破产,而后者是无解的。人们对自己正确的支持往往以为除了理性就是正确,而忽视了其立场和情感的隐性加持极大,因此,一种沟通的语境就是如此的重要,而我愿意做那个一开始就尝试信任和坦诚布公的人。 而又如上一部分所言,真正的问题不在于对于正确性的理解,而在于否定、边界、前提、层次和范畴。如果布老师看到这里,想必一定又会觉得cliche,还是相当难以忍受的那种,但不得不说这是因为我不确定史老师是否能进入一种对话的迟疑造成的。史老师善于比喻和引用和反问,但在我看来反而是一种冗余。史老师敏于通过经验反对一些宏观建构,我都相当认同,但其实不成为小将的嘱咐,哲学病的告诫,和中间的两个无用论的设例论证以及比喻,在我看来也相当初级反思,不必多言。如果哲学的抽象病和我的长篇大论都是一种cliche,那么陈词滥调的反对小将和对哲学病的批判本身照样也可以是cliche,毕竟哲学病的批判早已是哲学内部的打烂了的稻草人。 但不要误会,我并没有要求以后绝对不要说的意思,相反,善于比喻和不愿意形而上的论述,可能恰恰是您反对动不动上升哲学的坚持。 所以我认为,最根本的分歧,确实就在于对哲学的态度上。我相当认可,那种动不动空洞无物、所言非实的哲学话病,是对抽象的痴迷,是对初级反思的过度包装。然而我同时也认为,哲学的抽象几乎是不可避免的,问题——again——不在于抽象本身是否有病,而在于抽象的层次是否恰如其分,不在于哲学本身,而在于哲学于此处是否恰如其分。 更进一步的,抽象、晦涩、一种附和的、无法证伪的形而上或者是后现代哲学,是哲学的宿命。我必须在这里引用阿多诺的话:作家会发现,他越是能精确、认真、恰当地表达自己的思想,其文字就越晦涩难懂,而用松散、不负责任的迎合口吻,却能立即得到读者的理解。随波逐流而来的浅俗道理被认为是接地气的标志:人们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因为他们知道别人想要什么。在任何表达中,对说话对象(而不是对交流本身)的关注都是可疑的:任何具体的事物,如果不是从既存模式中提取出来的,就会显得不体谅人。这是一种古怪的几乎是一塌糊涂的症状。当代的逻辑非常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它幼稚地采纳了日常用语中这种扭曲的观念。含糊的表达允许听者去想象任何适合自己的东西,以及任何已经想到的东西;严格的提法则需要明确的理解和概念上的努力,而人们故意不鼓励这种理解和努力,它们在任何拿来的思想出现之前会造成一种思考的悬停,并把人孤立起来。只有不需要理解的东西,人们才认为是可以理解的。 是的,恰如您在反对“喂猪”的喂猪哲学上,也存在着哲学的宿命本身。哲学的命运不是形而上的抽象,这只是表征,而是一种超越。没有哲学知识,只有哲学问题。经验科学就是比哲学更有用,没有人应该轻易的上升到哲学高度思考问题,而应该在抽象上适可而止。也正因为如此,所有的哲学思考,都是一种邀请,它真的有可能是语言上的混乱、意义上的空洞,但它更是一种双向的奔赴的信任(again),是我承诺有洞见且语言准确而非胡乱思考,你愿意为了把握精髓而善意解读。倘若信任破产、本就互不信任,那也就没有对话的语境、也就不存在任何意义上的对错。 倘若史老师还记得我之前曾说过的“知识是一种整体的融贯体系,没有人会允许被轻易的证伪其自身的信念、也不存在由数个松散的原则构成的践行信念体系”的话,那么一种公开的理由的交流就是极其必要的,尽管——我一再强调,在信任、权利两个层面,任何人都可以选择拒绝。

00
JWang_
2月前
技术的东西没什么好说的。但确实是个裂变大师。
114
JWang_
2月前
「加不加空格」这事,我觉得重点不在当下的“显示效果”。重点在于「你写作需要表达的东西」;语义上要用就用,不需要就不用。 「写作」与「展示(排版)」应当区分开来。写作时就应当把“空格”当作有语义的符号来使用。 用“(普通半角)空格”来增加视觉上的空隙,作为一种偷懒的hack来说,无可指摘吧。 但这是种低级的方法: 1. 难看,未经仔细调整的空隙宽度不合适,影响阅读节奏(改进办法:用合适宽度的“空格”,比如“thin space”); 2. 污染原内容语意。

OrangeCLK: 正道!正道!我现在都是特意不加空格的,我相信将来的渲染系统一定会做到正确展示,要向未来兼容。

20
JWang_
2月前
替听友求一个 屏蔽小宇宙首页推荐特定播客/拉黑播客 的功能 🙏
#播客串台期待中 #播客笔记 #垃圾分类互助交流
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