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App内打开
方可成
139关注24k被关注16夸夸
新闻实验室发起人
传播学博士,在香港教书,不务正业搞了很多其他东西,比如「新闻实验室」和「放晴公园」。
INTJ,进步主义,相信未来。
方可成
28天前
母亲节的时候,小宇宙洋洋洒洒做了一个大专题,收录了好多播客单集。
父亲节的时候,首页二条推了个“失去父亲的人”。

这天,《人物》推送的文章叫“我对父亲的恨与爱”。

我们是不是该进入建设的阶段了?

如果不想让我们的社会再重复遗憾和恨意,男人们需要被批判和点醒,但也需要看到更多积极的父职故事。

当然,我理解,正因为父职长期的缺位,这样的故事比较难找。莓辣的小伙伴告诉我,她们本来想做一期这样的故事集合,但最后素材不够,只能换成了动物界的故事。

人的故事不够,要拿动物来凑,这真让人尴尬啊。

不说了。身为奶爸,继续发掘、讲述和践行吧。
37
方可成
29天前
《纽约时报》巴西记者站站长Jack Nicas去亚马逊丛林里面,采访了星链带来互联网之后,原住民部落发生的变化。文章很深入,讲了星链是怎么覆盖到雨林的,部落的天线是怎么来的,以及互联网给部落带来的各种影响——有积极的也有令人忧虑的:大家可以和远方亲友联系了,老师更方便给学生分享学习材料了,被毒蛇咬了之后发条消息就能呼救,但也有人沉迷社交媒体,群聊里面也出现了色情小视频。

最重要的是:这关乎一个部落如何决定自己的未来。引入星链天线,是部落领袖的决定,但如今在内部也出现了激烈的反对者。有人希望保留部落传统,但也有人觉得他们应该享受互联网带来的便利和益处,而不是永远与世隔绝。

这个故事太有意思了,写得也好。如果我还在教媒介发展史的课程,这篇一定会选入阅读材料。

不过,《纽约时报》的文章发表后,世界各地的小报和营销号们迅速抓住文中关于色情内容的一段话,放大成吸引眼球的大标题:马斯克让原始部落沉迷网络色情!在美国,这么写的是《纽约邮报》、TMZ;在俄罗斯,这么写的是RT;在中国,这么写且获得10万加的是X博士。

这些小报文章传得实在太广,《纽约时报》不得不又发了一篇文章严正澄清:这是一种极为扭曲的、和事实不符的总结。

小报和营销号们赚到了流量,受到伤害的是原住民部落:“沉迷色情”的叙事加强了人们对原住民“落后”、“愚昧”、“没有判断能力”的刻板偏见,也是一种对他们主体性的不尊重。
433
方可成
1月前
当四个孩子的爸爸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08. 四孩爸爸:和孩子相处的时间永远不会后悔|ft.武洋

父能量 Bababoom!

00
方可成
1月前
从两年前开始,有一个叫BNN的新闻网站,依靠AI工具以及身处伊拉克、巴基斯坦、尼日利亚等地的廉价写手,大量生产内容。他们的基本生产模式是:从路透社、美联社等网站摘取新闻,输入AI进行改写,再由人工审核发表。但是,随着BNN发表的内容越来越多,人工审核的速度完全跟不上,于是许多文章就直接从AI输出发表了。奇葩的是:老板要求,这些未经人工审核的文章,也要随机署上人类员工的真实姓名。员工若敢反对,马上会被开除。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这样的模式下生产出来的内容当然是极易出错。比如,AI给一桩性骚扰案件的报道,配上了某个名人的名字和照片,但此人和案子完全无关。

奇怪的是,BNN这样的劣质新闻网站,居然被MSN这个有头有脸的聚合网站收录——据说,MSN也在大量用AI来挑选内容了。

被莫名栽赃性骚扰的那位名人,将BNN和MSN都告上了法庭。

BNN背后的老板,是一个白手起家但有家暴劣迹并曾被判入狱半年的印裔美国商人。他善于钻营各种最新潮流,比如20年前依靠网络广告发家,前几年做虚拟货币,疫情期间还做过测试盒。

我从纽约时报读到BNN的故事。吸引我留意的一个细节是:这个商人几年前已定居香港,BNN也是一个在香港注册的网站。

疫情期间,他给香港慈善机构捐了一些口罩和测试盒。在当时的一篇报道中,他说,“香港有良好的营商环境,是供应、运输和生产的集中地,而且有优秀的人才。我爱上了这个地方。”😅
829
方可成
1月前
前几天,徐凯律师的《二零二三行香港记》在我的朋友圈刷屏了。恰好,我前段时间和他录了一期播客,聊的是类似的话题,内容上互相补充。大家来听听徐凯律师用自己的声音讲述自己的故事和对行业的反思吧,和他的文章一样真诚。

辗转媒体和法律行业,追求自己认可的人生|新闻实验室45

新闻实验室

32
方可成
2月前
田螺@陈宇慧 家的厨房
190
方可成
2月前
《放晴早安》线下活动暨现场播客录制!

放晴要办北京线下见面会啦!快来报名~

00
方可成
2月前
【华尔街传奇和普利策新闻奖】

对冲基金“文艺复兴”创始人、量化交易之王Jim Simons去世了。他旗下的Medallion Fund创造过平均年回报率66%的神话。

Jim Simons的人生分三段。第一段是数学家,在大学教书。第二段是从大学辞职后用数学知识从事投资,获得空前成功。第三段是把自己赚到的钱投入慈善事业。去年,他的基金会向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捐赠了5亿美元,是美国历史上高等教育机构获得的最大一笔无限制捐赠。

当然,我会提及Jim Simons,是因为他和新闻业的关系——他资助的一家媒体,前年曾经获得普利策奖。

原来,Simons的基金会致力于支持基础科学研究,以及在数学、物理和生命科学方面的教育项目。2012年,基金会创办了《Simons Science News》,一年之后改名为《Quanta(量子)》,致力于向公众介绍基础科学的最新进展。基金会提供资金,但并不干预杂志的日常运作。

2022年,《Quanta》凭借一篇对James Webb太空望远镜的报道,获得了普利策新闻奖的解释性报道奖。这篇报道的文字优美、简洁,既全面解释了最重要的科学问题(比如为什么要建太空望远镜、哈勃望远镜的成就和局限、新的太空望远镜将会用于研究什么问题、建造和发射这样一个望远镜有多难),又有人情味故事的穿插。

我在新闻实验室会员通讯第588期里面曾经介绍过这篇作品。在其中,我试着翻译了文章的第一段,给大家一些直观的感受:

「要想回头看看宇宙的婴儿时代,见证最初的星星是怎样开始闪烁的,你首先需要打磨一面像一座房子那样大的镜子。这面镜子的表面必须非常光滑——光滑到什么程度?如果我们把它放大到一个大洲那么大,那么这个大洲上的山丘和峡谷的高度都不能超过你的脚踝。只有这样一面巨大而光滑的镜子,才能收集和聚焦那些从天空最远处的星系传来的微弱光线。这些光线在很久很久之前就离开了它们的源头,因此能够展示这些星系在很久很久之前的样子——那时,宇宙还很年轻。我们能看到的最微弱、最遥远光线来自一些星系还在形成的时候,那时,神奇的力量在黑暗中共同作用,最初的一批星星开始发光。」

是不是既清晰又优美?文章的作者Natalie Wolchover本科和研究生学的都是物理,毕业后成为一名科学记者。对比之下,中文世界里能生产这种科学报道的媒体和记者太少了。选择支持媒体的基金会也是几乎不存在。
27
方可成
2月前
母亲节,应该是育儿路上的队友给女性过的。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