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App内打开
大憨儿
56关注180被关注0夸夸
好奇心俱乐部|dahan.io
大憨儿
2月前
永远这么有生命力。

life-80

00
大憨儿
4月前
只要她能够传达她的感受的几分之一,而且所用语言又是自己努力表达的,而不是套用现成的陈词滥调,所使用的文字也是自己努力去挖掘出来的,而不是像从廉价商店或网店买来似的,则她就是在重建她与世界的关系,而不是置身于她一直以来被提供的类似于失落的世界,或呆滞的世界,或虚空的世界,或沉闷的世界。这是她参与创造的世界,甚至是她自己创造的世界。是她的世界。

黄灿然:寻找使贫穷微不足道的事物——周慧《认识我的人慢慢忘了我》编后记

00
大憨儿
6月前
出门跨了个年,回家有新年礼物🎁躺在门口的感觉,美滋滋
来自朋友的新年木刻年历
还有想入手好久的“吃的really want”过刊《过年回家》
00
大憨儿
6月前
为我的突然更新更新一条即刻朋友圈。

年末特辑的意思是,在年底这个节点把若干个月的停更拖延停滞一笔带过,反正,这一年快要过去了!
又反正,我开始动起来了!(谢谢一点给我回信督促我。

年末特辑|好好照顾自己 01

00
大憨儿
10月前
上学期拍摄剪辑的纪录片《炳叔的城市與色彩》 The City and Colors of Uncle Henry 终于要在母校放映🎥

⏰6 September (Wed), 7-8:30 pm
⛳️香港中文大学李兆基建築學大樓212室
Room 212, Lee Shau Kee Architecture Building,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near University Station exit D)
🎬 《炳叔的城市與色彩》
The City and Colors of Uncle Henry
40’’24’
directed by Gao Qinyun & Xu Han

🏓🏏🪀
(在香港的朋友可以walk in
10
大憨儿
10月前
大憨儿
10月前
先人得道,代代相传。
20
大憨儿
10月前
好久没来看夕阳捏
00
大憨儿
10月前
一年前和鲍勃策划盲鸟营地时,我正辞职并决定休息一段时间。困扰于工作的意义匮乏,想要停下来休整并寻找新的刺激。但工作过一段时间的「大人」,去哪里可以停下来休息,迷失和重建?

我寻找答案的方式是,一边重返大学接受「学院教育」,一边在盲鸟营地与不同伙伴实践「自我教育」。

重返校园像是被接上电,重新找回很多「惊讶」。噢,原来还可以这样看。我一边惊讶于人类学对我视野的打开,让我看见人的存在可能的多样性;一边像是重新发现自己的主体性,回头反思自身的存在经验与困惑。

有趣的是,「学院教育」和盲鸟的「自我教育」时时在互相呼应。

学习自我伦理时,课堂讨论福柯的「self-writing」,通过自我书写帮助一个人把外界的碎片挪用,整体化和主体化,从而建构自己的主体性,并且将他人的凝视与自己的凝视协调起来。我强烈地呼应到盲鸟营地每日的「鸟志」(bird log),找到了每日书写背后的哲学和伦理意味,重新自我关照和彼此关照。

另一重刺激来自对话与交往。我惊讶于大学课堂中的老师、同学、文献之间的多重对话,与盲鸟营地里持续、高频、真诚对话的呼应。大学教育不是我教你,而是「加入到对话里,respond to others」,真正把彼此当成一个有独立思考和独特经历的人去对话,交换想法是学习的起点。而在盲鸟营地,我遇到一群主动停下来,走出生活半无意识的状态与自动的机制与习惯,重新思考存在意义的伙伴。在与他们的交往和对话中我得到的滋养最多。

一年后,我读完书回来,再次和@傅丰元 重启盲鸟营地。我意识到教育重要的不是传递信息,而是让人发生转变、产生「一种培育的效果」,而学院不是唯一的路径。在古希腊,「paideia」一词意味着「培育、教育」,致力于实现个体的一种自身的转化。

培育来自对话,来自自我关照和互相关照,来自对自身存在经验的反思。
邀请你,加入这一趟冒险。

🐦报名盲鸟营地👇

盲鸟营地:从彼此关照,到自我培育

13
大憨儿
11月前
和鲍勃一起做的盲鸟营地新一期开营啦🥁咚咚咚
欢迎朋友们来逛来玩儿~

傅丰元: 在我的老家广西,谁家要新开一个「酸坛」(也就是泡菜坛子),都会去邻居家借一小瓶「酸水」作为「母水」,引入成熟的乳酸菌群帮助发酵。就这样,尽管各家各户酸辣咸味不同,却共享着同一拨菌群。 这种借点「酸水」完成自家酸坛培育的例子,和盲鸟营地有点像。 正如大憨在信里所说,在新一期的盲鸟营地,营员的主要活动就是度过一个月闲暇,进而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自我培育系统。 在第一期盲鸟营地里,刚离开互联网大公司的 Joy 主要项目是评估转行心理学的可能性,和计划未来的学习路径。恰好她在营地里 Joy 碰到了比她早开始心理学自学的微辣斯和 Cathy,还有在探索哲学、散步学、小说写作、艺术史、游戏等各种领域的营友。这些相似又多元的同路人,让 Joy 看到自己身上的可能性,那些本就在她身上,只是被过往工作掩盖住的可能性。 Joy 把这个过程称作「唤醒」。因为我们的确无法真正教会一个人什么知识和道理,只有她自己去探索才会收获和领悟。盲鸟营地可以做的只是建造一个让不同的人聚在一起的环境,帮助他们交换菌群和气味,工具和观念。如果你再像 Joy 那样善于倾听和提问,那么会从不同人身上获得更多适合你的益生菌,用来建造你自己的自我培育系统,进而生长出自己的各种可能性。 你想培育些什么?欢迎来盲鸟营地借取和交换一小瓶「酸水」和菌群。 🐦报名盲鸟营地 https://mp.weixin.qq.com/s/yBjJuP46WXliLfQEgYaSZg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