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不想透漏姓名的曾先生
357关注127被关注1夸夸
我不是产品经理 我是lsp
设计 剪辑 三维 包装
偶尔做下手工拼下模型
成就型玩家
生存游戏 设计物流游戏爱好者
签名为什么最大6行
不想透漏姓名的曾先生
2月前
20
不想透漏姓名的曾先生
2月前
你这有点苏联笑话了…
现在寻求程序正义已经是崇洋媚外了吗? //@mwhhh: 推特封川普的时候有程序正义不

张机Julian: 丁香医生可能遭遇的最大危险是什么?

00
不想透漏姓名的曾先生
2月前
“我们的排名怎么不是第一 😡😡是不是臭男人也举报我们了?”
00
不想透漏姓名的曾先生
2月前
😅😅真觉得有这么多人听播客啊 //@南柯遊人: 小宇宙粉丝正在对我发疯。

南柯遊人: 这是一群抗争的人,一群摆脱冷气的中国青年。 在这个以躺平和阴阳怪气为荣的年代,过于热血,就会显得过于刺眼、刺耳、扎心。 在互联网时代,资本家是逐步隐身的,平台成为牟利和无差别压榨人们剩余价值之外的剩余价值的【压路机】式的工具。 它们掌握着算法、系统和一切不透明、不公开、不赋权的中心化主导性权力机制,将创作者与用户一起抛入流量搅拌机,并制造出一些特有的【荣誉性印发货币】,来免费地享受用户生命力、注意力的投入与创作者创造力、劳动力的付出。 不仅如此,它们还要挥舞着大棒,借以打压社会体系下的异常的抗争者与干扰平台稳定利益的【异动对象】。 它们用平台划了一片地,圈住一群用户和创作者,就可以占山为王,获取流量收割的总收益。即便是外部品牌进来,也要被逐步收取各类附加税。 它们本应该是服务于创作者和用户,但就像美团总是挑起外卖员和用户之间的矛盾一样。不合理的流量排名算法,对于平台反而是有利的,因为它将引发创作者与用户之间的理解偏差与利益对抗,进而坐收渔利。 这个渔利,就是它可以隐身背后,并借力而行、见机而作的便利与主动性,也是它可以施加凌驾于创作者和用户之外的定义权、判定权与引导性的超脱力量。 于是,用户爱创作者、恨创作者都不再是主体的决断,而是依附于平台为主体的【被动性的新时代的人身关系的忠心与奴役叙事】。 创作者是人,平台只是工具。 但工具早已获取胜过人百倍万倍的主体意识乃至本体中心,作为人的创作者要么依附于平台、要么疲惫于迁移、遁逃。 因此,一切针对平台的反抗大多会归于失败。 要么,被更大的手扼杀,要么直接被忠心者围攻。 由此过于飒爽者,往往显得过于讽刺。 她们就像唐吉诃德一样,幻想自己是女性战士,旁观者却会耻笑【瞧!这一群疯婆子!】 但这个世界,太需要一群【疯婆子】了。

00
不想透漏姓名的曾先生
2月前
不想透漏姓名的曾先生
2月前
螃蟹在部分方言的念法是螃害,那谢谢怎么说?
540
不想透漏姓名的曾先生
3月前
老婆长耳朵了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