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我不跑调
696关注4k被关注25夸夸
🤲 Podcast is just fun
🎄欢迎来逛播客小镇: podtown.xyz
✍️ 公众号播客荚,t.me/podcastpeas
置顶
我不跑调
9月前
圣诞节🎄欢迎大家来「播客小镇」玩!这是@叉尾 @LGiki @Ponty 和我,四个播客爱好者一起做的中文播客地图。希望能用好玩的方式,向你推荐好听的播客!

👀 我们邀请了 52 位主播和 50 位听众,用 QV 投票制票选出了 180 个大家喜欢的播客。两个月的讨论、设计和开发,都让我觉得播客创造出的连接感真是太好了,以及更重要的是,能和喜欢播客的朋友一起为播客创造点什么,这种美妙的感觉真是难以言表。

✍️ 重要的事情还是得说:圣诞节逛播客小镇,推荐大家优先使用 PC 端浏览器,体验最佳!

🥰 感谢法国 Audiomeans 团队的创意(感谢信写了 & 也有明确引用),感谢刘飞老师的鼓励,感谢 Arthur 的建议,感谢天使建设委员会大家的努力,也感谢各位愿意投票的人儿们呜呜呜。

📮 最后,目前我们还有很多做得不到位的地方,所以也非常欢迎大家反馈一些意见和建议,可以在即刻上告诉我们,或者发邮件到 contact@podtown.xyz 也可以。

🏠 祝大家在播客小镇上玩得开心,圣诞快乐!

播客小镇

171232
我不跑调
3天前
非常喜欢这一期访谈。能坚定地表达自己对文本的迷恋,已经很有力量,但最动人的一刻在于,颜怡和颜悦在各自的采访中称呼对方为“她是世界上最好的创作者”。
就像某个评论说的,双胞胎仿佛不是一种人设,而是一种人格。

脱5选手颜怡颜悦:世界上有一些隐隐流动的东西

从段子到段子

01
我不跑调
3天前
昨天回家的路上看到了几个小孩在打篮球。但不是空气投篮,是找了个小朋友当人形投篮架。站着看了一会,觉得他们玩得好开心。

恍惚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玩”什么了。日常里的玩被限制在了很狭窄的范围,和朋友吃饭、简单地散步都可以被归为是“出去玩了”,但是兴奋和激动的感觉少了很多。曾经我也觉得“情绪稳定”是一件难得的事情,因为那样很节能,不需要处理很多消耗能量的事情。但事到如今,我觉得还是有点可怕,如果很难再为什么时候感到兴奋,有所期待,就像情绪都被压抑住了,那就不是一种稳定,而是忍耐,那种感觉会让我很恐慌。

如果玩是冒险和挑战,或许可以调动一些我的情绪,但是总是多少有一些对生存/死亡的恐惧。昨天和朋友吃饭的时候,她感觉我不是很开心,试图邀请我和她一起去滑雪。我感觉我很害怕翻跟斗,咕噜咕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她安慰我说没事,速度都可以控制的。当安全变成了第一个考量的因素,很多可以玩的事情——不管是抽象意义上还是实际意义上——都已经被排除在外。

在纯粹地享受玩带来的放松和自在之前,还有很多优先被考虑的因素:时间合不合适?要准备的东西是不是很复杂?没经验的话学起来是不是很难?会不会消耗很多精力?等等等等。虽然不知道去玩会不会满足,但总之是在延迟很多看似“非必要”的活动。

但我的朋友很好。她说要不你可以试试徒步!然后飞速给我转了一些活动视频。在大山里、草原上和流水边。我想要把一只耳机给她,让她一起听,她说不用了,之前疫情被关在家里,每天都看这个视频,不听声音都知道大自然的声音是什么了。那时候有一种感动涌出。即使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对比已经悲观到要碎掉的我,她还有可以期待的东西,而且愿意告诉我,那种快乐是存在的。

我们在嘈杂的地铁上看完了视频,不间断地发出“哇——”的声音。她告诉我,秋冬季节来了,感觉越来越冷了。这时候去山里徒步需要比较高的身体耐受力。所以我们约定明年春夏一起去徒步。我好像突然有了盼头。除此之外,应该还有很多事情是可以玩一下的吧?

想到随时都可能被关起来,这已经够可悲了。不能再把自己的感受开关关起来。我也要寻找自己的“人形投篮架”。
00:04
82
我不跑调
5天前
听非国人聊中年危机还挺有意思的。虽然主要还是聚焦幸福感、满足感和生活的意义云云,但后面有一句让我感觉很像“重新发现附近”的话:用细微差别替代新奇(to substitute nuance for novelty)。

起初是 Dubner 提到了一位麻省理工的哲学系教授 Kieran Setiya 写的一本书,叫 Midlife: A Philosophical Guide,中译本翻译成《重来也不会好过现在——成年人的哲学指南》,莫名有种喜感。他说各种各样的项目的存在免除不了目的性,存在是为了被完成,即有一个终点(telic)。解决方案是你投入没有终点(atelic)的活动里,比如散步、和朋友一起玩、欣赏大自然,等等。

回到那句“用细微差别替代新奇”——人类好像生来就喜欢新东西多过旧东西,更容易因为找不到新鲜的玩意儿而持续对生活的厌倦。这可能是触发中年危机的一个源头。

对新事物的热情(neophilia)是最再自然不过的了,但我们同样也要去发现生活里的细微差异带来的愉悦。嘉宾 Duckworth 分享了她作为一个心理学家的感想,再成为专家之前,一切看起来都差不多,但在潜入更深处之后,你就能感受到同一事物呈现出的新样态。这种“新”不是完全的崭新,而是获得另一个深入的视角后感受到的微妙的新颖感。

The more you know, the more you notice. And you can essentially enjoy a life of never being bored (hopefully).

🔗 收听链接:open.spotify.com
🔗 Transcript:freakonomics.com
24
我不跑调
7天前
虽然知道日本传统电台的势力强大,但是一直挺好奇日本人消费播客的情况,直到最近看到了 Otanal 和朝日新闻在 2021 年年底一起做的一份关于日本播客的消费调研报告。参与者共 1 万人,其中约 600 人深入参加了消费习惯的调查。

整体没有特别突破认知的结论,不过还是分享几个比较有意思的数据:

1.这份报告整体采取了一个对比的逻辑:播客消费者(每个月至少收听一次)VS 非播客消费者。可能是考虑到了日本的播客收听人数还比较少,所以把两个群体拆开做对比。
后面的数据也算是证实了这一点,在消费体量上,只有 14.4% 的参与者每个月至少听一次播客,意味着几乎不听的人占 85.6%。取 Edison Research 今年对美国播客市场做的调研(www.edisonresearch.com),这个比例是 41%,而且基准是收听过至少一档播客,而不是次数。

2.在职业分布上,分得特别细致:34.1%是白领,14.3% 是管理层,8.1% 是全职主妇(属于很日本特色的分类了?),4.8% 是学生。

3.承接上一点,在收支情况上,收入在年薪 300 万日元到1200 万日元(约 14.7 万到 58.7 万人民币及以上)区间,播客消费者在比例上都高于非播客消费者,300 万年薪以下的话,则是非播客消费者占大头。消费情况上也比较相似。调研中的播客消费者挣得多,消费力上也比较强。听播客果然是一项中产活动(不是)。

4.Spotify、Apple Podcast 和 Amazon Music 是日本的三大播客收听平台,不同于美国播客消费者的三大爱用平台(多数调研的结果:Spotify、Apple Podcast 和 Youtube)。泛用型的整体使用率还比较低。
有趣的是,亚马逊现在在播客这块的全球占有率是 0.7% 左右(www.buzzsprout.com:2022-09-19)。所以为什么日本人会比较喜欢用 Amazon Music 听播客呢?

5.在此次参加调查的播客消费者的句云里,有一句特别显眼的:Learning English is fun. 真是同一个东亚,同一个梦想!小红书上很多推荐播客的点是可以学英语。

6.在播客的品类上,新闻类在各年龄层都占主导地位。这个很符合常识,日本的新闻广播实在太发达和成熟了。我之前学习日语也很经常订阅 NHK 的新闻。第二位的是喜剧,第三位是音乐评论。对比看下来音乐评论中文播客还是比较少(或者说做得好的比较少)。

🔗 报告链接:otonal.co.jp
23
我不跑调
11天前
2020 年底,Figma 的 CEO Dylan Field 在 Invest Like The Best 里曾经这么描述在做 Figma 时经历的几个发展篇章:

第一篇充满生存恐惧(existential dread chapter)。最开始的 9-12 个月,就是使劲折腾,不停地尝试新东西、不停验证,但是有一个问题不断在脑中徘徊:做这件事是对的吗?想着就突然害怕起来。

有一次 Dylan 观察到了一股 meme 的风潮,冲动之下和合伙人 Evan Wallace 一周内快速做了个 meme 的生成器。但做出来以后,两人又面面相觑,觉得这个并不是自己会一直饱含热情一直想做下去的东西,所以后来放弃了。刚开始的产品也没有得到很多认可,在面试的时候,还要手把手给候选人做产品演示。那个时期经历了很多这样低落和自我怀疑的时刻。

第二篇属于“车库”篇(garage chapter)。当时他们在 Palo Alto 有一个小办公室,但是忙里忙外做实验的感觉,让人不禁想起在车库里诞生过的那些科技巨头公司。虽然仍然充满不确定性,但是心里隐隐有信心,能做出什么东西来。

到了第三篇,开始内测(closed beta chapter)。总觉得哪里不对,但已经有人开始在用,而且表示了期待。

第四篇,终于上线了(launch chapter)。一直到今天,Figma 在设计界也拥有了一些成绩,越来越多的人因为不同的用途开始使用 Figma。对于现在这个阶段,更重要的是如何针对多样的人群打造不同的体验,以及把大家聚合在一个全球性的社区里。

这里他提到了一个很有趣的概念——第三空间(the third place)。在前疫情时期,一个人的第一空间是家,第二空间是办公室。但(后)疫情时期,这两个地方几乎融合为一个地方了,但 Figma 始终想打造的是一个第三空间。不仅是把浏览器作为媒介,把工具概念化为空间,也是想让一个每个人都可以自由设计,自由追求热爱的空间。

这也是 Figma 专注打造社区的原因。如果说其他的设计社区里分享的都是可以直接上手的模板,Dylan 希望更多人愿意在 Figma 社区里直接分享自己未完成的作品。即使是未完成的,但是它也仍是在途中的倾注了一个(不论专业还是业余的人)热情的作品。听到这里,不禁感慨 Dylan 还是挺会做品牌的。

节目里 Dylan 也提到了对 Adobe 和 Sketch 的看法。他笑着吐槽 Adobe 杀掉了手里收购来的专注 UI 设计的 Fireworks。虽然吐槽了 Adobe,Dylan 后来还是表达了对老大哥的尊敬,认为 Adobe 为行业奠定了很多核心设计理念。也正因 Adobe 的所作所为,Figma 和 Sketch 才有了发展的空间。但是他看 Sketch,觉得很独立小众,自给自足,但不是很注重产品质量,进入市场时还很粗糙,所以当时不是很担心。但后来他也反思,如果小步快跑,快速测试上线,而不是完美主义、吹毛求疵,能取得的成绩说不定会比现在好很多。

这也属于他给新晋创业家的三个建议之一:尽己所能验证一切可验证的。另外两条是,相信自己有能力完成能力之外的事情;给自己尽可能多的时间试错。

最后分享一个主持人 Patrick 问 Dylan 的问题,和昨天的新闻一起看会觉得挺有趣的。他问:假设公司的规模比现在大了十倍(比如在估值或者利润上),你觉得会是什么造成的?

Dylan 想到了一个“无聊的答案”。他说可能就是那时候,市场可能已经大到一个程度,以至于我们只需要保持现在的步调、现在的增长速度、现在的行业领先地位,就可以变成我们现在的十倍大。另一个他认为更有可能造成这个结果的原因是,我们对设计师的定义和看法都会改变。门槛更低了,可能人人都可以是设计师。

在这期节目播出时,还是 2020 年的最后一天。当时 Figma 约估值 20 亿美元。在不到两年后的日子里,Adobe 预计以 200 亿,也就是 20 亿的十倍收购 Figma。

很好奇。如果让 Dylan 再一次思考这个问题,他是否会认为,“设计师”这个词和两年前确实有所不同?

🔗 RSS Feed:investlikethebest.libsyn.com
🔗 节目文稿:www.joincolossus.com
(节目很有意思,不过信息量挺大,这周准备出一篇播客笔记,感兴趣的可以先关注和订阅:podcastpeas.zhubai.love
1116
我不跑调
13天前
谢谢你!也欢迎你订阅我的 newsletter,每周会推一个主题的三期播客节目:podcastpeas.zhubai.love //@实验体十四號: 感谢分享!每一次都能从你的内容里挖出好多可听的

我不跑调: 在这个时代,对大厂祛魅的人越来越多。它们可能已经不再是一个可以快速镀金的地方,所使用的技术也未必是处处以善为先。监视、剥削、违背契约精神的事件层出不穷。 这周推荐三期讲述普通人与大厂相抗衡的节目,角度不太一样,但都十分值得一听。 跳进兔子洞:是谁在为「鸡毛蒜皮」的小事挑战大厂?@声动活泼即建队 - 挑战大厂的人是浙江理工大学政法学院的师生。这期也是三期里对抗大厂的身份和手段最专业的一期:直接把不正当使用用户个人信息的大厂告上法庭。尽管有一腔热血,事情并不如想象中的顺利,但是这个选题确实很有价值,因为它太切任何一个上网人的痛处了。 Twenty Thousand Hertz:TikTalk - 标题是个谐音梗,这次轮到一个声音演员 Bev Standing 叫板 TikTok。事情起因是 TikTok 未经 Bev 的允许,把她录制过的 1000 条用于声音研究的句子用于 Ai 人声合成。这个声音因为语调很搞怪,曾经受到大量用户的欢迎。但是 Bev 很不高兴,觉得自己的权益受到侵犯,所以一纸把 TikTok 告上法庭。案子进行得比想象中顺利,TikTok也很快道歉、撤下这个 Ai 人声,但是后续的发展让人有一些匪夷所思。 注:讲述者和 Ai 的对话很有意思,一定要听到最后! Radiolab:Gigaverse - Gig economy 是零工经济的意思,标题大意是想说人人都在打零工,相当于一个“零工宇宙”。这期讲述了披萨店餐厅老板、外卖员和网约车司机等人的故事,他们都属于其中的一员。面对 Doordash(外卖订餐平台)、Lift 和 Uber (都是打车软件),有的从对抗到妥协合作,有的为了收入从乖乖遵守规则,到走火入魔地研究规则,最后导致个人生活差点毁于一旦。选题上有点像文章《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和声东击西的一期节目《当网约车司机决定「逗逗程序员」》,但是因为主播们超强的即兴反应能力,整体的风格更活泼,在声音设计上也更游戏化,可玩性更强。 这三期节目在选题上有些相似,但在叙事性、剪辑和声音设计上,可能还是后两者会更精妙一些。Twenty Thousand Hertz 是我认为既专注于声音主题、在声音设计上也一直保持着极高水平的播客。Radiolab 就更不用说了,讲故事的能力太强了,而且特别有“玩弄声音”的勇气,比如会把主持人和受访者说的话快速地来回接在一起,导致听起来对话非常松散、跳跃,但又很有趣,充满幽默。这就是他们狂野的美学实验。 在跳进兔子洞的这期节目里,我就听到了类似的尝试,有人在评论区说很奇怪,可能像是插话。得承认,这么做既考验了声音设计的能力,又挑战和冒犯了听众的收听预设。个人的听感上也觉得节目被剪得很碎,但猜测主要是故事的逻辑和重点写得不够清晰,所以导致了即使是丰富的音效插入也没办法帮助推进重要内容的呈现。 不过,跳进兔子洞确实是很有冒险精神的节目!想要半小时内讲清楚一件事情确实不容易。制作组一直很用心,我也觉得节目制作会越来越好。我私心希望更多这样的节目出现,但这么做的前提之一是,有听众愿意接受更多样的叙事模式,愿意尝试“播客”在常见定义外更多的可能性实践。 🔗 (直接搜索 Spotify 和 Google Podcast 也行但还是提供一下)RSS 链接: 跳进兔子洞:https://feeds.fireside.fm/therabbithole/rss Twenty Thousand Hertz:https://feeds.megaphone.fm/20k Radiolab:http://feeds.wnyc.org/radiolab

00
我不跑调
13天前
@申晚起 是第一个我面对面采访的主播,不得不说坐着聊天的感觉实在太好了。你看着她的眼睛闪亮闪亮的,看着她的猫也在旁边乖乖听着,不小心就聊到了快凌晨。我回头听了下音频,果然喷麦的只有我本人……
之前还在嚷嚷着做音乐播客的女主播太少了,谢谢申申还在用心做。希望她能好好更新播客,好好做个音乐佃农👩‍🌾

要发这篇的时候,申申说她总是好没信心啊,希望大家多给她一点爱。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理直气壮,我说,你很好,我写得也好,我看谁不点赞!很喜欢自己这样没来头的自信😼(但还是卑微请大家点开阅读,也多订阅《说得好听》)

《说得好听》:对音乐的好奇边界,用播客再拓出一寸 | Pea 13

215
我不跑调
19天前
Pop Culture Happy Hour 的速度好快,马上在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去世后出了一期特别节目,聊她作为流行文化 icon 的媒介形象。
我几乎不太关注她,所以才知道她 25 岁就继任,而且是在一个 dual-tragedy 下:本来有一个叔叔上位,不到一年,因为坚持要和美国人对象在一起,和内阁起了争执,愤而退位;后来女王的父亲乔治上了,却因为健康问题仅仅在位 16 年不到。25 岁欸,真的好年轻。
主持人说,现有的电视剧或者任何形式的刻画尽力了,但几乎从未展现过一个真的她。她也几乎没有什么小道八卦供媒体和大众消费。可不是吗,不存在完美的媒介形象。即使是面对面接触,我们也永远只能接触到一个人的侧面。

🔗 收听链接:www.npr.org
🔗 RSS Feed:feeds.npr.org
22
我不跑调
20天前
好开心,收到了鲨鲨和推迪新鲜的亲亲!心动💓
80
我不跑调
21天前
提一个比较好奇的问题,现在的中文播客里,有哪些节目会专门做 fact check 的呀?感觉大部分节目从人力成本上都还没能覆盖这一块。
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