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我不跑调
696关注4k被关注25夸夸
🎄欢迎来逛播客小镇: podtown.xyz
🤲Podcast is just fun.
置顶
我不跑调
5月前
圣诞节🎄欢迎大家来「播客小镇」玩!这是@叉尾 @LGiki @Ponty 和我,四个播客爱好者一起做的中文播客地图。希望能用好玩的方式,向你推荐好听的播客!

👀 我们邀请了 52 位主播和 50 位听众,用 QV 投票制票选出了 180 个大家喜欢的播客。两个月的讨论、设计和开发,都让我觉得播客创造出的连接感真是太好了,以及更重要的是,能和喜欢播客的朋友一起为播客创造点什么,这种美妙的感觉真是难以言表。

✍️ 重要的事情还是得说:圣诞节逛播客小镇,推荐大家优先使用 PC 端浏览器,体验最佳!

🥰 感谢法国 Audiomeans 团队的创意(感谢信写了 & 也有明确引用),感谢刘飞老师的鼓励,感谢 Arthur 的建议,感谢天使建设委员会大家的努力,也感谢各位愿意投票的人儿们呜呜呜。

📮 最后,目前我们还有很多做得不到位的地方,所以也非常欢迎大家反馈一些意见和建议,可以在即刻上告诉我们,或者发邮件到 contact@podtown.xyz 也可以。

🏠 祝大家在播客小镇上玩得开心,圣诞快乐!

播客小镇

170229
我不跑调
1天前
很疲惫,也很愤怒。
今天和我的两位女性朋友出去玩,但全程几乎遭遇了所有路过的男性的凝视。她们只是普通的女孩子,其中一位的身材比较丰满,另一位穿着比较紧身的裙子,而我穿着一件简单长袖。但我认为不管穿什么,都完全不存在问题。

刚到咖啡厅的时候,我就注意到有一个穿黑色衣服的男的每隔 30 秒就一直朝着我们这里看。我迅速告诉她们,她们骂了两嘴。后来她们也发现自己被盯着看,大家就商量着要换到其他位置。当时我也没多想,总觉得朋友不想把事情闹大,我和她们也只是普通朋友,是不是不要“多管事”比较好?所以我暂时也没做什么,但那时开始,我就觉得很不舒服,因为在同一方向,被凝视这件事情是共同经历的。

喝完咖啡以后,我们到了路上散散步。因为是周末,路上人比较多,发现路边几乎所有男的都会朝我们这个方向打量。我的意思是上下来回地、持续地看,甚至会有一些奇怪地表情变化。由于发生得过于频繁,我的怒气一直在累积,但始终没说话。

直到路过一群看起来像 20 岁左右的男性身边,我终于忍不住了。他们不仅仅是打量,还会用眼神“呼唤”自己的“好哥们”看一看。我那时候就想到了上野千鹤子写的《厌女》,里面提到男性之间强有力的的“友爱(homosocial)”,即男性同性之间共同的社会性欲望,说的就是男性聚集在一起,对女性的共同凝视、评头论足甚至是猥亵。当时就差吹个哨子、喊个“美女”了。

我很生气,真的很生气。我大声说了一句“看个屁啊?!”。他们沉默没作声,我们也径直向前走。但我观察到了,她们也是开始骂骂男的不行、恶臭,男的还没断奶之类的。我不是说她们这么做不行,因为我只是又开始担心,我是不是做得太过头了?她们会不会还是怕惹麻烦事?毕竟六七个成年男性,应该随便就能撂倒我们三个没有经历过特殊训练的女的。

我得承认,骂是骂完了,但我有点心跳加速,有点害怕。时不时回头看,看到他们朝我们这里走来,大概隔了 30 米左右。我有点害怕是不是激怒了他们,开始想应该怎么办。但我的朋友们好像还是很镇定,还会停下来拍拍照,说说话。微信上一个朋友和我说,有事情的话就报警。我当然知道,但心里还是害怕,要是警察来迟了怎么办?要是没有路人来救我们怎么办?

幸运的是所害怕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不幸的是我们在接下去的路上仍然承受着被凝视的滋味。朋友们也不知道应该做什么,只能穿起小衬衫,然后大家一起骂,非常相似的形式。快回去的时候,其中一位朋友的身边路过了一个比较高大的男性,直接盯着她胸部的地方一直看。她感到不适,拿衣服挡住了自己,朝着我看。我心里知道,我应该大喊、骂走他,但是从嘴里冒出来的是三个毫无感情、起伏和音量的字:“看、啥、啊”。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样,可能是在害怕?我本来打算不再以言语和目光反击那些男性的,就当我走我自己的路。但是不知道,我就是觉得很难当作事不关己。如果非当事人的我都觉得不适、恶心了,我不知道我的朋友怎么想?有一个朋友问,如果你们发现了自己的男朋友会这样盯着别的女生看,你们会怎么想?我心想,什么怎么想,这是男朋友还是女朋友的事情吗?这是我们共同面对的困境啊。我管他看不看,我只管我自己有没有感到不适。

当然,我非常希望我的所谓共情只是我的自作多情。但我相信大概率不是,从她们频繁地、半开玩笑地嘲讽男性的过程中,我敢肯定她们的不舒服是更甚于我的。只是似乎通过一种幽默的辱骂,可以缓和这个过程中产生的害怕,就像在给自己壮壮胆。

后来,因为回去的路程有重合,我们打了同一辆车回去。因为司机一般是男性,几次我都主动坐在了副驾驶的座位。路上,一个朋友问我哪里下车,我说我还是和你们一起下吧,一个是因为似乎没有更方便的下车点,但更重要的是,“我觉得我还是送你们回去比较好。”

说出来的时候,我真的觉得我有点自作多情,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是不是。

但是恐惧是真实的。我又能做什么呢?强身健体,随身带防狼的任何工具,凡是上一辆出租车就发消息给朋友让随时照应,保护自己?保护自己的办法有很多种,但是只要他们想看,我们还能做什么?这种不舒适、恶心、冒犯的凝视,还得忍受多久?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忍不住要发脾气,愤怒是美德,即使这件事根本没造成任何人身伤害,但精神上受到了。

我不能要求别人勇敢,因为勇敢有可能需要承受一些代价和风险,但我下次也要骂,当然,也会好好保护自己。
3815
我不跑调
1天前
看到@波耶特 说,抖音直播没这个好。

孙燕姿卧谈会,时间变成行李,越过生命悲喜

卧房撸歌

61
我不跑调
2天前
接上条(m.okjike.com),研究机构 Edison Research 这次尝试回答了一个问题:一个广告主得买多少节目的广告,才能够触达大多数的美国听众?

根据数据显示,如果广告主投了所有 TOP 10 的播客,那么可以触达 33% 的在美国的 weekly listener。官方对此类用户的定义是,过去一周曾经听过一档播客的听众。
TOP 25 的播客——44% 的 weekly listener
TOP 100 的播客——59% 的 weekly listener
TOP 500 的播客——75% 的 weekly listener
TOP 1000 的播客——82% 的 weekly listener(>5000 万人)

给所有排名 1000 以后的播客投放广告,可以补足余下 18% 的听众触达。当然,这不构成无视任何除了 TOP 1000 以外的播客的理由。比如,很多垂直类的播客虽然在收听量上远不如排名靠前的,但是听众的特征都比较明确,适合合适的品牌投放广告。

在播客已经算一个比较成熟的行业的美国,可以有信心地假设,听众的内容偏好得到了比较充分地满足,整体的听众分布正常分散的话,TOP 10 的播客已经可以触达 33% 的用户,还挺好奇中文播客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只能希望有越来越多有意思的播客吧)

信息来源:www.edisonresearch.com:2022-05-27
30
我不跑调
3天前
商业就是这样的戴森特辑实在太棒了👏有原始采访也好用心。

顺便推荐两期 James 的相关节目。之前在 Tim Ferriss 的节目里听 James 的访谈,有一句话我印象特别深刻,他说,inventions are not about being brilliant, but about being logical and persistent。赞美创造者!
10
我不跑调
5天前
都说播客长尾,这个“尾”到底有多长?研究机构 Edison Research 最近发布了一份有意思的报告,研究大热的播客节目和小型节目在收听量级上的差异。

第一张图展示的是头部节目的收听分布。可以看到全球排名前 100 的节目之间就存在着较大的收听量差异。第一名毫无疑问是 The Joe Rogan Experience。

让我们 zoom out,看一下第二张图上排名前 1000 的播客节目的收听分布。任何你能够看到的橙色的部分,都意味着存在相应的收听量。尾巴很长,但 TOP 1000 所有节目收听量的超半数仍然发生在 TOP 100 的播客节目里。

最后我们看一下排名前 7500 的节目收听分布。1000 名以后的播客节目的收听量级和前面的几乎无法比拟了,但这并不意味着听众不活跃,也不意味着他们没钱赚。

当然,全球 TOP 7500 播客节目的收听量分布图只能展示部分的图景,但这样图像化的呈现仍然很有意思。

Edison Research 的总裁 Larry Rosin 下周才会继续探讨广告投放中对于不同播客节目组合的考量。个人观察下来,国内有不少广告主或代理商已经采用了这样的投放组合(只是目前还是以效果广告为主,所以比起收听量,对于互动量或许有更多的关注)。
64
我不跑调
6天前
我也听了主创的播客,但听到了不太一样的内容:
1. 导演之一 Daniel Scheinert 对这部片子的介绍是:A family drama that gets interrupted by a Sci-Fi film, that gets sidetracked by a Romance, that gets undercut by a absurd Comedy and then it becomes a blender of narratives, like a beautiful movie...另一个 Daniel 默契地补充了一些内容,并且吐槽这个介绍也是略长了些。
2. 全片拍摄花了43 天,其中两颗石头戏占了 4 天。导演吐槽山顶实在太热了。
3. 整个创作团队 7 个人,包括两个导演。大家在 Zoom 上一起剪了 550 个特效场景(如果我没听错的话)。说完全场响起了掌声👏

Ponty: 看完《妈的多重宇宙》,没有像之前那样听很多播客售后聊天。选择听了熟悉的疲惫娇娃(她们说什么我都想听) 还听了一下主创的采访(有些官方)。 采访中提到几个点 -他们有说电影诞生于“multi-universe”这个词,想做出点不太一样的,于是就考虑如果是他们的爸妈进去了会怎么样。(很典型的脑暴过程) -这是个完全受互联网启发的作品。 -关于 电影的reason,其实他们只是想带着观众进入一个adventure,途中有那么多新奇的体验。如果你觉得困惑,是正常的,因为他们并不想把电影的主旨说的很清楚。 - 有一些其他没有实现的宇宙的点子在节目中 不想看/听太多评价,因为觉得这部电影是“新”的,而过多的评价就像是,电影或者现实中的父母,见到你就问“你是不是胖了?” 关心你的健康一样,试图找一些营养的意义。 maybe 一些“我爱你”传达感受的废话会更好些。 看电影 有时候爽就够了!

100
我不跑调
9天前
Decoder 的一期播客请到了订阅制流媒体 Nebula 的创始人 Dave Wiskus。听完这期也让我再次确认了在 Creator Economy 里交易的始终是消费者对创作者的「信任」。围绕「信任」他谈到了几点:

1.赞助、广告等商业形式出售的不是节目的播出时间,而是消费者对于创作者的信任。服务平台应该保护这种信任,增加信任的价值,而不是让赞助商破坏节目本身;

2.广告商/品牌主、平台和创作者的三角里存在一种准社会关系(一般指非互相索取和给予的单向关系)。创作者和赞助商、创作者和平台之间的关系维护会影响消费者对于创作者的信任的维护。所以这之间需要达到一种平衡。如果消费者能持续信任创作者,赞助商也能够赚更多钱;

3.关于创作者的引入,有时候比起创作者的自荐,相信你相信的人所推荐的创作者,有时候效率会更高。这一点比较老生常谈,但是回头来看这里的「信任」,不是基于私人的关系,而是平台与创作者之间的,这么看其实力量非常大。包括他提到一直以来和创作者签的都是 30 天的合同,目的是为了证明一个月就能建立彼此的信任,证明自己的价值。We have to earn it everyday.

PS. 有时候我觉得这种「信任」几乎是全方位的。即便是,或者说正因为是准社会关系,弄不好也会有一些受伤的心情(很不想用“塌房”这个词)。
10
我不跑调
11天前
《瞬息全宇宙》挺好看的。各种互文和致敬的设计,都十分精巧。但给我冲击最大的,还是那个贝果。

Joy 眼里的贝果代表着虚无,nothing matters。我一直很怀疑制作团队里有没有人看过村上春树的短篇『ドーナツ化(甜甜圈化)』。不难发现贝果🥯和甜甜圈🍩的形状也是一模一样的。

故事的主角有一个谈了三年恋爱、快要结婚的女朋友。突然有一天,她变成一个甜甜圈。没有人会和甜甜圈谈恋爱的,对吧?很自然地,他们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主角整日借酒浇愁。妹妹奉劝哥哥别再伤心,毕竟甜甜圈也不会再次变成人形,还是早日放弃为妙。

主角有些想明白了,和女友打电话说还是结束吧。这时女友说了一句话,“你还不明白吗,我们人类存在的中心就是‘无’,是虚无。为什么你不仔细看看那中间的空白,而是死盯着周围的部分呢?”

面对质问,主角无言。他不明白,但他们俩终究是结束了。去年的春天,一个令人恐惧的巧合出现了。曾经劝自己放下的妹妹也毫无预兆地变成了甜甜圈,在一次出差的路上。此事一出,母亲终日在家以泪洗面。

主角偶尔会打电话问候妹妹的近况。没想妹妹就像前女友一样,开始说人类的生存中心便是虚无……

记得当时看完这个短篇,老师问了我们一个有点哲学性的问题,你们知道怎么吃到甜甜圈中间的部分吗?我至今没有想法。
135
我不跑调
14天前
最近听到了一些“思考时的空白”觉得还挺神奇的。有一些是刻意安排的,有一些是漏剪的。之前的话我会觉得好奇怪,毕竟已经听惯了被精细剪辑过的、一句接一句的非常充实的播客,但现在反而觉得有一些合理的空白又何尝不可。

之前看过一篇文章,介绍 a16z 是怎么做播客的(mondaynote.com)。a16z 播客编辑团队的负责人 Sonal Chokshi 说她第一次提出对节目进行剪辑的时候,有同事认为这违背了播客内涵的一种传统,说白了就是给听众传递出的一种轻松和随意的听感。但她认为那种光凭借“随意”就流动得起来的对话依赖的更多的是制作人的水平,也可能是一种个人崇拜的副产品(“不管这个主播说不说话,我都会听”)。这不是 a16z 的剪辑师需要考虑的问题。

a16z 播客需要经过编辑团队的塑造(shape)。他们内部确定了五个可以拿来使用的杠杆:
· 弧线(开头、中间、结尾的走势)/长度/框架(arc/length/framing)
· 内容/要点(content/substance)
· 嘉宾之间的能量(energy(across guests))
· 魅力(关键角色的声音)(charisma(key voices))
· 新颖度/差异化/洞察力(freshness/differentiated/insights)

使用的方法不难,你可以通过调整其中一个杠杆来弥补另一个缺失的。
比如,如果你觉得关键角色的声音缺乏魅力、没有饱满的能量,但是内容上有高信息密度,那么,你可以通过剪辑提高每分钟内的洞察。或者,如果对话有比较高的能量,但是没什么实质性的内容,那么就缩短音频。以此类推。

不一样的播客需要不同的杠杆,有的是前期制作的功力,有的是后期剪辑的成果。
有些播客可能会说一些垃圾话,没什么实质性内容,但是大家爱听,可能就是因为主播的能量和魅力特别突出。有些播客以信息和内容输出为主,那么多人的要求就没有那么高,大家关注的更多是内容质量和观点具有的启发性。叙事类播客可能就对形式有很高的编排要求。

回头想想,那些无声的空白之所以能被允许,可能是因为那期节目在其他方面的制作和剪辑,把这些空白的存在合理化了吧。
73
我不跑调
17天前
Twenty Thousand Hertz 真是我听过讲声音设计最有意思的播客了。这次分上下两集从 Windows 的启动音效聊起,从 Windows 3.1 到最新版本系统,每一次设计都在不停地完善系统内的声音生态。

最开始的声音是偏技术、有强烈 geek 属性的,因为这种声音想吸引的是其他人的注意力,仿佛在说“我有一台电脑哦”。慢慢地,它变得有目的性,柔和和不张扬,因为微软变得更加关注的是用户的使用体验。

如今, Windows 的各种提示音之间也构成了一种声音语言,就像是一个声音家族。非常有趣的是,Windows 10 的一些提示音设计参考了多国语言,比如说在提示和警告用户的场景下,会在分析不同语言之间“你确定吗”的说法、语言特点和它们之间的相似性,再确定如何设计出一个合适的音效,让它在使用不同语言的用户之间的接受度都比较高。这一段一定要去听播客(在下集),好好玩。

可以说,整套声音的设计历史,可能就是电脑深入、与我们的生活发生密切联系的过程。

🔗Rss feed: feeds.megaphone.fm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