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App内打开
Diiiii
2月前
Hugo Barra 曾经在 Meta 担任过 Oculus VR 的负责人,对 MR 产品很有发言权。他的这篇关于 Vision Pro 的长文很有启发,尤其是关于 Vision Pro 的定位和应用场景的观点 - 最值得关注的场景,一个是办公,一个是观看沉浸视频。(还有一个应该是游戏,但没有展开说。)

Hugo Barra 对办公的生产力场景进行了详细的拆解。他提到,苹果设备的办公场景分为三种,专业场景(Mac Pro / XDR 6K)、普通场景(16 英寸 MacBook Pro)和便携场景(11 英寸 iPad Pro + keyboard),设备由大到小,价格由贵到便宜,工作窗口由多到少,处理的任务能力由丰富到简单,人体工学由优异到糟糕。那么在探讨生产力替代的时候,就要仔细考虑,Vision Pro 到底能够替代上述哪个场景?

Hugo 的答案相当乐观。他认为 Vision Pro 已经准备好取代普通场景,同时经过苹果的适当优化之后(包括系统 OS、交互、配件等),在 1-2 年以内很有希望取代便携场景。“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可以看到只需在背包里装上MacBook Air和Vision Pro,就能给你提供一个相当不错的工作站,并能以提高工作效率的形式提供足够的好处,以至于你可能愿意在咖啡馆、飞机上,甚至在家里的沙发上戴上几个小时的头显(当然,这种观点完全没有考虑是否物有所值)。” 当然,专业场景是不大可能被 VisionPro取代的 - “我确定Vision Pro永远不会成为两块XDR 6K显示器工作站设置的合适替代品。每台显示器32英寸,总共4000万像素,而且我的头上没有重物,这根本不是我今天或未来任何时候使用VR头显所能媲美的事情。”

相比之下,Meta 也曾经尝试过将 Quest Pro 作为生产力工具,但彻底失败了,最大的问题在于“显示分辨率(22 PPD)太低了,文本可读性很差,远远不足以解锁在VR中办公”。他认为,分辨率的提升突破了临界值之后,才终于解锁了办公场景。

然而,除了办公之外,Hugo Barra 在文中给 “用 Vision Pro看电影” 这个常用场景浇了一盆冷水。他认为根据 Meta Oculus 的经验,一开始用这种设别看电影体验很棒,但大多数人在最初的新鲜感消退后就会停止这样做。核心原因还是相比用电视和电脑观影,头显太重了不够舒服,同时导航 UI 摩擦更多。因此,VR中的2D / 3D 媒体消费并不是核心的“日常驱动”支柱,只是为其他核心支柱(如生产力或游戏)增加价值的辅助用例。

相比普通的 3D 视频,用 Vision Pro 观看沉浸式视频是更加有想象力的场景。Hugo Barra 认为 Vision Pro 特别适合用沉浸式视频来表现自然风景、野生动物、旅行和音乐等主题,但不太适合用来叙述带有人物情节和叙事的故事,比如电影等等,因为会有恐怖谷效应。相比之下,更明确的一个场景是实况体育比赛(当年Oculus Go 的一条 30 秒的 NBA VR 观赛广告引发了设备大卖)。在高分辨率VR中观看一场比赛有可能比普通的4K电视转播更好,因为它能让铁杆粉丝感觉更接近比赛。苹果已经和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签约,会在2024年底或2025年初推出Apple Immersive Video格式和Vision Pro 的直播流。(但这需要重新建立 VR 体育直播的行业标准和商业模式,也需要硬件的革新。)

最后,Hugo Barra 认为苹果进军VR/MR行业是“对 Meta 来说最好的事情”,Vision Pro的发布是Quest VR 梦寐以求的最佳营销工具,因为苹果会通过其无与伦比的品牌、设计和营销来促使VR行业变得更好,“在VR做到人皆可买之前,首先做到人皆想要”。Meta 需要确保自己在2025年中期之前推出一款既要建立在Vision Pro创造的新体验黄金标准之上,又要在尽可能多的维度上成为一款更好产品的VR头显。

P.S. 在今天的 Stratechery Newsletter 里提到,苹果 Vision Pro的体育直播和沉浸式视频内容更新的进度比想象中更慢。苹果似乎对 Vision Pro 开发者生态的投入有些犹豫不决(至少不如 Meta 那样坚决),并且似乎在组织架构上有些混乱,并没有指定 Vision Pro 的直接负责人。

原文链接:hugo.blog
映维网的翻译:mp.weixin.qq.com
214

来自圈子

圈子图片

虚拟与混合现实小组

210897人已经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