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瓦尔特
1k关注297被关注0夸夸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
置顶
瓦尔特
8月前
1990年,“旅行者1号”经过12年的飞行,长途跋涉64亿千米,最终到达太阳系边缘,这是前所未有的。“旅行者1号”还为地球拍了一张照片,照片中,地球只是漆黑背景中的一个光点。地球的这一形象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共鸣,卡尔·萨根(Carl Sagan)将这个光点形象地称为“暗淡蓝点”(Pale Blue Dot),并以此为号召,呼吁人类善待彼此、保护地球:“在宇宙中,我们的地球只是被黑暗包围的一粒孤独的尘埃……不会有来自其他地方的帮助拯救我们……我们这个渺小世界的遥远图像……提醒我们应该善待彼此,爱护和珍惜这个暗淡蓝点,这是目前我们所知的唯一的家。”

1994年,卡尔·萨根的著作《暗淡蓝点》(Pale Blue Dot)出版,他在书中引用了这张照片,并进行了反思:
让我们再看看那个光点吧。它就在这里。那是我们的家园。那就是我们。你所爱的每一个人,你认识的每一个人,你听说过的每一个人,曾经存在过的每一个人,都在这里度过了他们的一生。我们所有的快乐和痛苦,数不胜数的宗教信仰、意识形态和经济学说,所有猎人与强盗,英雄与懦夫,文明的创造者与毁灭者,国王与农夫,相爱的年轻夫妇,母亲与父亲,满怀希望的孩子,发明家与探险家,德高望重的老师,腐败的政客,“超级巨星”,“最高领袖”,人类历史上的每一个圣人和罪人,都生活在这里——一粒悬浮在阳光中的微尘。
5934
瓦尔特
2天前
一段对U2飞行员与飞机的描述:

莫尔茨比换上了长内衣,带上头盔,开始做起了“飞前呼吸练习”,即吸一个半小时的纯氧。把呼吸系统里的氮气尽量排除干净是一项非常重要的飞前准备。否则,当驾驶舱的气压在7000英尺的高空下降时,氮气就会溶进血液,使他患上减压症,就好像一个深海潜水员过快地升到海面一般。

然后,他穿上了增压飞行服,这件飞行服专门参照他150磅的体格剪裁。衣服会在驾驶舱气压急剧降低时自动膨胀,在飞行员周围形成一个收缩气压场,避免他的血管因为空气稀薄而爆裂。

起飞前半个小时,他戴上了轻便氧气瓶,并坐进了厢车向飞机所在位置驶去。他坐进狭窄的驾驶舱后把自己绑在了弹射座椅上。一位技术人员帮他连上机内的供氧系统,绑上各种条带,并接上了各种线缆。救生背包被缝在坐垫里面,包括一些照明弹、刀子、钓鱼用具、野营用炉、可充气救生艇、驱蚊剂,以及一面用十几种文字写着“我是美国人”的丝绸旗子。还有一本小册子,里面承诺任何帮助飞行员的人都将得到奖赏。

莫尔茨比矮小的身材——他只有5.7英尺高——对于U-2侦察机飞行员来说是一个优点。因为驾驶舱实在是太拥挤了。设计师凯里·约翰逊为了让飞机能迅速攀升到14英里的高空,不得不在机身的重量和尺寸上都进行了无情的裁减。有一次,为了腾出6英寸的宝贵空间来放置一枚超长的摄像头,他甚至赌咒要“出卖自己的祖母”。他省掉了很多现代飞机的标配,如传统的起落架、液压系统和支撑结构。机翼和尾翼都不是用金属片焊接的,而是用螺钉固定在机身上。如果飞机承受了过大的冲击,机翼就会直接脱落。

除了纤巧的架构外,U-2侦察机还有些其他的独特设计。为了能够在高空得到升力,飞机需要配备狭窄、修长的机翼。莫尔茨比的飞机两翼尖间距宽达80英尺,而机头到机尾的距离更是两翼尖间距的两倍左右。即便它的单引擎停止工作,U-2修长的机翼和轻巧的机身依然能让它滑翔近250英里。

在这个载人航天飞机仍在襁褓之中的年代,只有真正的精英飞行员才能驾驶这架非凡的侦察机;他必须在身体和心理两个方面都足够强大,才能够执行在地球大气层上缘漫游的任务。U-2侦察机飞行员介于普通飞行员和宇航员之间。为了能够入选这个项目,他必须证明自己集运动能力、智力和自信于一身。训练在“农场”进行,这是内华达州沙漠中的一条偏远的飞机跑道。“农场”也叫“51区”,因常常有人声称在此目击了UFO而声名鹊起,但实际上大部分所谓的UFO都是U-2侦察机。当阳光透过机翼边缘时,从下方仰望,这架高空间谍机确实像一艘来自火星的宇宙飞船。
00
瓦尔特
2天前
推特艺术家@syrrensong公开了一些给特德·姜《你一生的故事​》 选集创作的漫画设定
00
瓦尔特
2天前
战略空军司令部可谓是李梅的发明,这是他从二战时指挥轰炸机的经历中总结出来的成果。当时他对日本的城市进行了夜间低空突袭。仅仅在1945年3月9日一个晚上,他的B-29轰炸机编队就炸毁了东京市中心16平方英里的区域,造成近10万人死亡。李梅后来曾承认,要是日本打赢了二战,他将会被当作“战犯”审判。他认为这样的杀戮并无不妥,因为这加速瓦解了日本人的意志。

他解释道:“没有战争是道德的,如果被道德束缚,那就不是好士兵。”

他认为,战争的目的就是尽快摧毁敌方。就算仅仅从字面上来看,战略轰炸也是十分粗暴的手段,其思路就是进行毁灭性打击,绝不考虑打击是否会伤及无辜。在他看来,对付像纳粹德国、日本和苏俄这样的敌人,道德约束不仅多余,于己也是不厚道的。
00
瓦尔特
3天前
在卡斯特罗看来,他通往权力的道路就是一场道德剧。他是里面的英雄,战胜了比他强大得多的敌人,先是国内的敌手,再是外来的对手。无论是巴蒂斯塔还是肯尼迪,卡斯特罗的策略都是一样的:绝不妥协,顽强抵抗。即使他比对手弱小得多,也绝不能示弱。

为了赢得众人的追随,卡斯特罗必须表现得自信满满。另一位第三世界的领导人曾说过,卡斯特罗谈论未来时总是充满了确定性,好像谈论的是已知的过去,仿佛一切都取决于领袖的意志。卡斯特罗在这方面深受“古巴使者”何塞·马蒂(José Martí)的影响。马蒂本人死于1895年抗击西班牙人的战争。卡斯特罗上台后,将马蒂的一句名言视为其政权的口号,并且到处宣传。“No hay cosas imposibles,sino hombres incapaces——没有不可能的事,只有无能的人。”
00
瓦尔特
4天前
「赫鲁晓夫曾夸口,苏联能像生产“香肠”一样快速生产洲际导弹,他的儿子谢尔盖听了大为诧异,毕竟他是导弹工程师,知道这不现实。

“我们才只有两三枚,你怎么能这样吹嘘?”谢尔盖问道。

“重要的是要让美国人信以为真,”赫鲁晓夫回答,“这样的话,他们就不敢打我们了。”谢尔盖因此认为,苏联的政策是用“子虚乌有”的导弹威胁美国。

作为世界第二的超级大国,苏联不得不通过威逼利诱的方式得到认可。“声音听起来必须自信,”赫鲁晓夫在1962年1月对参加主席团会议的同僚们说道,“我们不应害怕陷入僵持,不然将毫无胜算。”

不过,故意将对峙推至沸点和眼睁睁看着炸锅是两回事。赫鲁晓夫一直强调,部署导弹并不是为了“发动战争”,而是对美国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00
瓦尔特
11天前
瓦尔特
12天前
二十世纪初,打着翼领的欧洲政治官僚们发现在思想和行动上难以适应,不足为奇,毕竟这个新时代来得太快;通信手段突飞猛进,改变着人们的行事方式;军事破坏力在迅速增加,却鲜有人明白那究竟意味着什么。马车时代的老式外交方式,例如依靠王公贵族治国理政,好坏与否皆由出身决定,已经被证明完全无法应对电气时代的危机。温斯顿·丘吉尔在20世纪30年代写道:“我们从小长大学到的那些永恒不变,或者不可或缺的东西,不管物质上的,还是制度上的,几乎没有一样能够保留下来。以前自己满以为不大可能,或者大人说过不会实现的事情,现在统统变成了现实。”
00
瓦尔特
14天前
1988年梅西百货感恩节游行中的史努比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