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App内打开
宋一松
0关注10k被关注14夸夸
这里已停更,上别处找我吧
宋一松
6月前
如果能在战略层面上通过优势兵力和完备补给来获得一场顺理成章到无聊乏味的胜利,自然就没必要在战术层面绞尽脑汁来做以少胜多逆风翻盘的豪赌。

但战略层面上的优势本质是“供应链”能力。

比如公司和组织需要有优质人才的稳定供应链,才能保证决策和执行的长期质量。

但更贴切的例子可能是在炒股上。炒股的本质是“认知”和“资金”的结合。如果对关注的公司/板块/市场没有可以持续及时更新的信息供应链来维护自己的认知体系,也没有持续的现金流,而是想通过一个单一的洞见做一次性的买卖,那就是战术性的赌博了,属于高难度动作,长期来看无论胜率还是赔率都堪忧。

当然供应链的搭建需要长期投入,某种程度上也不简单。但功利主义的核心决策就是选择做哪些难的事情来让其他的事情变简单,在难度组合上做套利。
13
宋一松
7月前
高压危险
00
宋一松
8月前
在以龙珠为首的热血战斗漫画中,主角的打怪升级之路看似简单幼稚且套路,但或许也反应了某种现实世界里的道理。

其剧情是如下的循环:遇到强敌->在逆境和磨难中变强->战胜敌人->进入更广阔的新环境->遇到更强的敌人...

核心的成长逻辑有两个:
首先要做有挑战的事情,否则完成简单的任务只是在单纯重复浪费时间。
其次最终得赢,这样才能拿到更广阔世界的入场券去见识更高维度的挑战。

其否命题或许更简单易懂:刷低级怪没经验升不了级。杀不死怪也没经验同样升不了级。
34
宋一松
8月前
做高难度动作出现失误大多是合理的。但顶级选手和优秀选手的区别就是能否提前避免合理的失误。
10
宋一松
8月前
新手做难的事情提高能力,老手做简单的事情提高胜率。
21
宋一松
8月前
有没有人读财经新闻的时候会从”stocks and bonds”联想到stockings and bondage
00
宋一松
9月前
一个自我指涉的悖论:不要学习道理,要学习事情,实践事情,然后在实践过程中体验出道理。
02
宋一松
10月前
所谓”put your money where your mouth is”, 我长期持有的三支股票基本上代表了我对中国经济发展的看法:PDD, BYD, Luckin
54
宋一松
10月前
你以为只有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么,其实不是,你我都困在系统里,这个系统叫做资本主义。

参加工作十年以后,我已经对资本主义驱动下的现代社会完全幻灭。马克思的时代对资本主义的批评还只是停留在人在生产端的异化。但现代资本主义对人的侵入式主导是全方位的。以前工作是为了挣够生活的钱,现在工作就是生活本身,你工作上的成就定义了你作为人的意义。资本主义通过价值观奴役了所有人。

在我看来,资本主义是个巨大的漩涡。你一旦下了水,就一定会被卷入其中。区别只在于有的人拼尽全力只能挣扎着从水里钻出头喘口气,有的人是在救生艇上提心吊胆生怕沉下去,有的人拿木板当冲浪板以为自己是弄潮儿。但所有人都在随波逐流地“卷”(英文叫hustling)。卷就是漩涡作为一个生态系统的基本特点。漩涡之中没有自由,所谓财务自由的人更加不自由,他们正在靠近漩涡中央的位置像陀螺一样高速打转,以为自己要起飞了。

在这个角度下再去讨论一个互联网平台的派单算法没有意义。“算法”只是资本主义对生产组织方式的一种抽象。每个上了规模的公司,其内部的管理流程/公司文化/组织形态都是一种隐性的算法。每个人都活在一个又一个的算法的控制之下,困在一个又一个的系统之中。

现在可以重新审视人们对全球化和AI技术的批评和担忧,因为人们不是在批评这两者本身,而是在通过批评资本主义的帮凶来抵抗资本主义。全球化把所有人整合到了一个大漩涡里一起卷,而AI则会把“算法”里所有人类尚存的顾虑当作摩擦成本全面去除,好方便人们在完全平滑的表面上高速奔向被异化到极致的结局。

但长期乐观的我也相信世界是具备反身性的。或许在某个时间点,某种新型的左翼思潮就会发展开来。或许在再之后的某个时间点,人们将找到比资本主义更进步的社会体系。

在此之前,坚持长期主义的我也会耐心等待,在漩涡边上搭起一个属于自己的小温室,并周期性地在漩涡退潮之时捡捡别人丢下的好东西。
47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