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俞思隐
73关注2k被关注114夸夸
浪漫理性主义|资本市场的伪才俊
暴走的诗人|理工青年的B面
好奇姿势分子|润砾成珠
君子之交淡如井水
朴素的华丽
80末
置顶
俞思隐
4月前
“等疫情过去要怎样?”

你打算去见想见的人,给她一个发霉的拥抱;你下定决心换份工作,想换种寡廉鲜耻的生活;你计划跟老友说走就走,看一眼这片曾跟你荣辱与共的天地。

你还想去唱上一夜,把酒瓶子碰出浪花;你一直惦记着好看的衣服,想穿上它,再顺势仰在石头上,摁下狮子座的流星雨……

自此,不爱的人会再见,讨厌的老板会滚蛋,陈旧不堪的皮囊也会松动一圈,攒下来的所有冲动都不会袖手旁观。

疫情之后,是对自己的一场清算,也是对世界的一次放生,要居心叵测,要当仁不让。

只是,有人会哭,有人会笑,有人会笑着哭,那些不会笑也不会哭的人,也不会真正的永垂不朽……

山山有树,树满山山,葱葱即匆匆。
306
俞思隐
4天前
“如果不爱,就别跟女人交心。交心,会变成交待。交待,到后面就成了无法交待……”

这是汪先生“守身如玉”的上上策,他远离乱石穿空,避讳惊涛拍岸,只为心中的理想高台少人问津。

在多年以前他就体会到了情爱的纷乱和复杂。因此在最潇洒自如的那些日子里,他真正做到了一尘不染。除了工作,业余最大的爱好自然就成了游山玩水,吃吃喝喝。

这是个出手阔绰大方的人,每次回郑州第一件事就是请客吃饭,这一切,源于一个标签。

贴标签的重要性和正当性就在于,当你为身边朋友贴上一个比较积极美好的标签时,在不停的夸赞和暗示下,他自然会做出形象管理,让自己进一步贴合标签,久而久之,人签合一。

对于汪先生,我的办法就是夸他为人大方,阔绰,重义气,让他声名远播,于是后来,他变得越来越阔绰、大方、义气,他获益良多,我受益匪浅。

终于在前几天他意识到不对,他从深圳返郑的那天下午让我务必请他吃饭,为他接风洗尘。

“小意思,也不是不行,问题是,吃喝你比我在行,另外你比我有钱,最后,让我请你吃饭这事,你这么大方的一个人,你肯定做不出来……”

他沉默了一会儿道:别说了,我现在订餐厅,你马上过来!

我说你自己过来接我。你这么重义气的人怎么可能让我自己过去…

“别说了,发位置……”

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以茶代水,没意思透了,跟滴酒不沾的人吃饭,除了扯淡,别无它趣。

其实在以前,都是我请他吃饭,那时候我比他有钱,周末只要我在家做饭,必然很早就通知他过来待位。

他这人也比较鸡贼,整天夸我厨艺好,在他的吹吹捧捧下,我的厨艺越来越好,他蹭饭的机会也越来越多,以至于周末看不到他,我总会觉得少点啥。

即使不做饭的时候也会带他到处找馆子。有一次我跟陈晓疯在外面玩,看到一条街上新开了一个餐厅,看完菜单后我打电话让他赶紧过来,他说没空,我说不行,他说真没空,我说真不行……

他过了很久才到,在此期间,陈晓疯十分疑惑道:你也太夸张了吧,他没来你看你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跟他在一起要有个好体力,要到处跑。有时候我俩一晚上要花掉三千多块钱,细细想来也不知道干了什么,我们一不赌,二不去风月场所,三不沾有害物质。

后来饭也吃够了,钱还没花完,便带他去买衣服。终于有一天他说:朱兄你别这样,挣钱都不容易,你省着点!

我现在一个月收入也有三万多,跟兄弟出门花个三千不算啥吧?

他沉默一会儿,再把脸一横:花

再到后来我请他外出旅行,请他游山玩水,在景区请他吃喝玩乐住一条龙。

在他情场和商场失意的那几年,是我陪他过来的,对此他表示十分满足,我表示十分晦气。

再后来,他做什么成什么,在很短时间内实现了积累,除了没有姑娘,手上只剩下钱了,他开始满大街请我吃饭,请我去诗与远方,请我各种人间值得。跟他大手大脚的日子里,有时候我看着心疼:汪兄,别这样,挣钱不容易,你还要成家呢!

他扬起眉毛道:跟兄弟在一起,花个三千五千算个啥,说完拿着某商场的会员卡准备拉我买衣服。

我看着他真挚的眼神,只好勉为其难道:花

那一年的元宵节,我俩吃完饭准备回家,抬头看到远处有大片的烟花,听路人说,不远处的一个广场,是政府设置的集中燃放烟花的地方。

赶到现场,只见人山人海的广场上空,一颗颗烟花炸成了幸福的样子。有人指着天空惊呼,有情侣搂在一起对着镜头摁下了永恒,有小朋友欢呼跳跃,有孤独的人坐在路边,像一尊雕塑……

他在我耳边大声说些什么,我一句没听懂。我点了一支烟,跟他站在栏边看了很久,不知觉间天上下起了小雪,我悄悄去旁边点了两杯热饮,递给他的时候,看到他眼神迷离,眼角含泪,也许他在想什么,也许在惋惜什么,不远处的水面把整个天空倒映成回忆,五彩斑斓…

那天晚上我陪他到零点,直到人群散去。临走前,他看着远处坐在河边的人对我说:他至少坐了两个小时吧!

我说是吧…

他没说话,跟着我一前一后走在桥上,过了一会儿他念道: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好像一条狗……

“他好像一条狗啊……”

我说你不会还在想着XX 吧,这么多年,物是人非,你该为自己考虑了,别离人群太远,有喜欢的姑娘就去追……

他说姑娘有很多,但是不喜欢,不喜欢的事情就不要去做,不爱的人也不要去靠近,靠近了就无法交待……

这是一条铮铮铁骨的狗,他能保持单身这么久,一定有他特殊的狗生信仰。

而我能做的就是叮嘱他:狗富贵,互相汪…

前几天吃饭的时候,他骂骂咧咧:郑州比深圳热太多了,不该回来的,出门受罪!

我说你竟然知道受罪,你知道我出来陪你吃饭,得有多大勇气!

他抿下一口茶道:咱俩现在见面越来越不容易了,还要瞒着家人,偷偷摸摸,像多见不得人一样,这算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同性情人?

他说比情人委屈,咱又没偷人,没干啥,但为啥就得偷偷摸摸?

这特么把我问懵了,男人的世界只有男人懂,懂了却只能意会,无法言传。

过了一会儿他问,就我们现在这样,你觉得你是什么,我是什么?怎么搞成这样?

我说我是人,你是狗,人狗殊途,只能靠偷。

他双目怒睁:不对,我是人,你是猪,人猪有别,一场劫!

我点了支烟,沉默了片刻,我说我想到一句词。

他说什么词?

“你是千堆雪,我是长街,怕日出一到,彼此瓦解……”

他哈哈笑起来,脸上早已不见往日的落寞,并带着三分内敛,三分明艳,四分轻舟已过万重山。
254
俞思隐
12天前
当他们于22度恒温下安静地探索文学和艺术的时候,窗外只剩下火热的黑夜,以及沙哑的蝉吟!

有此一刻,你会觉得空调可能是比手机更为伟大的发明。
160
俞思隐
12天前
25岁以上的男子,只得到异性的认可和喜欢没多大用,这是肯多花点心思就能做到的小聪明。

在同一性别思维下,在去掉荷尔蒙、催产素、好奇心的前提下,一个男人的智识深度、品质水平,处事能力,如果能争取到同性发自内心的认可和喜欢,这个很重要。

同性(类)鉴定同性,一目了然。

所以你厚着脸皮急着到处追捧小姐姐的样子,一点都不酷。
141
俞思隐
12天前
转移金额400E,按照每个家庭10万算,相当于40万个家庭,按照一家四口来算,相当于掏空一个常驻人口160万的城市。

问:为何2022年了,还会发生这种事情?

其实这家公司已经这么运转十多年了。在我刚毕业那两年,郑州已经是全国有名的金融重灾区,各类投资担保、理财、非吸在短短两三年内卷走了两千多E。

在后续中,郑州禁止注册“投资”类公司。而上文中出事的公司,其实在十多年前的那一波收割中,因为某些原因并没有出局(出事),得以保存下来。他们找来大量的金融精英、运营精英、法律精英、数学精英,在短短数年内,通过某些高明的腾挪术控股了多家银行。

这些银行多为地方财&政&局设立,当地ZF提供信用背书。

无论是储户,还是金融消费者,都不知道自己被迫参与了哪种交易。此时,这个公司还不是“犯罪集团”,而是ZF眼中的“金融领头羊”。

这样的公司太多了,与地方有密切的合作方式,只不过没有水花儿而已。
63
俞思隐
13天前
一辆挂满花盆的车停在路口,闻到了熟悉的香味。翻来覆去后,我在车子另一侧找到两盆栀子花,每盆只开了一朵,与世无争的样子。

这是最后两盆了!卖花人对我说。

普鲁斯特效应:只要闻到曾经闻过的味道,就会开启当时的记忆。

小学三年级,班里来了一位年轻新老师,不是本地人。她个子不高,擦黑板要垫脚,下课也不回办公室,喜欢看着同学笑。端午节的那天,一女同学头上戴了一朵栀子花,上课的时候,教室散发出安静的清香。

女老师是北方人,没见过栀子花,她沿着教室走了一圈又一圈,问同学第二天能不能多带两朵过来。

隔日,全班女同学都带来了栀子花,头发长的把花戴上,头发短的把花放在课桌上。下课的时候,有同学把花戴在她头上,讲台上也放了几朵。

自此,全世界的浪漫都在这个教室里。我第一次听到“I love you”,是那天她对着全班同学说的。

受够了中年男教师的幼崽,对这个温柔的女教师表现出有史以来最大的爱惜和亲昵。她唱歌给我们听,她叮嘱我们好好读书,她告诉我们世界的样子,她跟我们聊我们感兴趣的任何事情。

“老师你见过大海吗?”

“见过呀!”

“大海真有美人鱼嘛?”

“有呀!”

“美人鱼有你美吗?”

她红了脸:当然没有呀…

哄堂大笑的人群里,她也跟着笑,笑着笑着就唱起了歌。

在她教会我们第三首歌的时候,她拿录音机录了一次大合唱,班里的小男孩,争先恐后,尖锐又放肆的嗓音盖过了女孩儿,兴奋到令人窒息。

同桌生日那天从家里带来了四个水煮鸡蛋,鸡蛋被染成大红色,放学的时候他说要把其中两个鸡蛋送给老师吃。

那天放学铃一响,我跟他跑了出去,我俩在办公室门口听到里面的争吵:你跑来这个地方不是自找苦吃么?

“这就是我的事业,我喜欢孩子,想留在这儿…”

我跟同桌互相看了一眼:里面有坏人!

过了一会儿,人出来了,是校长。他出了门,背着手,驮着脊梁走远了。

我跟同桌悄悄走进去,只见老师背对着我们,看着窗外,走过去发现她满脸泪水,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同桌从口袋摸出两个红鸡蛋,小声道:老师,你吃个鸡蛋吧!

老师把头扭过来,擦了泪,把鸡蛋握在手里,对着我们笑……

那个学期没过完,她就走了,据说回了北方某城市。她给所有人拍了照,买了礼物,她把她自己用的钢笔也给了我。

她走之后,没再来过,说好的写信回来,也没见过。

再后来毕了业,原先的小学同桌去了外地当了一名老师,领着梦想奔向天涯。而我后来工作落到了郑州,但郑州不生栀子花。

汪曾祺曾言,栀子花粗粗大大,又香得掸都掸不开,为文雅人不取,以为品格不高。但他就喜欢这样痛痛快快的香味。

于我看来,栀子花虽没有玫瑰火辣,没有牡丹高贵,没有秋菊清幽,但它的香味我喜欢,它是在充满卡其色的不明年代里,世无其二的夏日浪漫。

这两盆花挂在车子的另一侧,随着车子摇摆,跟着卖花人走街串巷,像是一个游子,它被迫将自己安静的流放,以为没人能识别出它心底的惊涛骇浪。

我把两盆花带回家,放在阳台,每天上班之前去看一眼,睡觉之前也去看一眼,我期待剩下的花苞能早日葳蕤生香。

在我的精心照顾下,两盆花全枯了,早开的早枯,没开的,也把花苞打座成佛陀的样子。

几年过去了,我再也没养过花。
483
俞思隐
13天前
可以试着去想:如果敢大胆且主动跟陌生人交流,能超越50%的人,如果能在几句话内消除对方的戒备和敌意,可以超越绝大多数人。

如果还能让对方笑甚至赢得敬意,算得上顶级稀缺的能力。

我觉得这不是社牛,这是一种气量。精神营养价值丰富的人,即便面临凶恶的狂徒,对方也会产生“这个世界需要你这样的人”而不忍出手伤害。

通常我们以为的社恐:电梯里碰见异性不好意思多说,只能盯着数字显示屏开始倒计时。可能这不是社恐,这是普遍被“教育”、被“规训”出来的正常人反应。

真正的社恐:买完东西被少找几块零钱都不好意思去要回来,怕解释,怕误会。

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有社恐的人注定要受风波磨折,要被浮议所撼,要失去太多。

“但时间的绝情之处就在于,它让你熬到真相,却不给你任何补偿…”
607
俞思隐
17天前
汪先生在月圆之前,从深圳辗转到武汉,为了吃上一口武汉地道的粽子。

“你知道在咱们老家,五月十五才是端午节,但这武汉的粽子,再也吃不出小时候的味道了…”

这是个注重仪式感体验的人,是朋友中为数不多的神经质,他这样的人,要风有风,要花有花,为了一口粽子能从广东跑到武汉,极度装逼。

“为何五月十五会是隆重的端午节,想过没?”

我猜大概是在以前,五月初五总赶上农忙,家中闲人少,等五月十五月圆之夜才能安享一会儿静世华浓。

他说你说的对,也不对,主要还是咱们老家凡事讲个有小有大,有前有后,图个圆满。

说的好,这王八蛋总能把不为人知的典俗,表达的活色生香。我猜他此刻正在长江边上,望江兴叹,对月长歌,我刚想逗逗他,他又发来语音:

愿有来世,得菩提时,身如琉璃,内外明澈,净无瑕秽!

我想了想,回了他一句:说好的圆满,差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是圆满!

他念得是《本愿经》,我改的是《霸王别姬》…

我说的是月亮,他说的不是我。
152
俞思隐
18天前
“这不是一般的红豆,这是王维诗里的红豆!”

“你没读过王维的…《相思》么?”

诗人从不骗人!她指着下巴,对另一个人说道。
263
俞思隐
18天前
唐山实名举报数量除以唐山常驻人口可以得出一个举报率(不是犯罪率),再乘以全国人口基数可以测算个体“被刑事伤害未被追责”数字。考虑到各地营商(生)环境不同,严谨点应该乘以中部六省➕东北人口数据,再严谨点,应该找出与唐山社会形态相近的城市人口数据,再利用其他数学工具(模型),可以得出一个粗略统计。但如果放在一个单位时间内,且支持举报的环境,这个数据会更准确点。但再准确,都不如GA系统掌握到的数据准确。仅仅“立案率、审判率”都能说明很多问题。

parinirvana.eth: 把唐山实名举报数量,乘以全国人口,除以唐山人口,等于什么?

111
俞思隐
19天前
前女总裁做人能伸能屈,能唬人,能示弱,也会斗狠、以暴制暴。

之前有一次加班到很晚,我走之前看她也没走,这种情况是比较少见的,像她这种人很少能在办公室逗留时间这么久。

既然都没走,那就一起出去吃个宵夜。在我表示自己要请她吃饭后,她特别开心,此前在我们公司有个不成文的规定:请客吃饭永远是上级请下级,让下属掏钱会让做领导的很没面子。

开车找吃饭的地方很费劲,最后我俩去了路边大排档,原因是她认为就我们俩人,不必搞得太隆重,哪怕吃碗凉皮也没事,不需要那么体面。她就是这么一个人,该讲究的时候特别讲究,该接地气的时候特别接地气。

我们俩坐下来点了很多类似羊肉串的小吃,我喝了啤酒,她喝了柠檬水。俩人在充满烟火气息的夜下一边吃一边聊天,听她讲她很黄很暴力的事情。

也许当时她正忙着微笑和哭泣,我忙着追逐天空中的流星。这时邻桌盯着我们看的大哥走过来,表示想邀请我们去他们那一桌跟他们一起吃,一起热闹,互相认识认识。

还没等我开口,女总裁说谢谢不用了,我们要走了。说完拿起包就要走。

这大哥当然不愿意啊:妹子,你不给哥面子你?

此时另一圆脸大哥也在喊:让你过来你就过来!

我一看这形式,八成是遇上王八蛋了。于是我把眼镜取下来,把手表摘下来,看了看身后的啤酒瓶,然后走到女总裁前面,怕一会儿有什么冲突。

此时我很后悔,我发现我喝了半天才特么喝了不到一瓶啤酒。

那大哥对我说:老弟你让开,我就是想请妹子吃个饭,认识一下。说完他开始把手伸过来抓住女总裁的胳膊想强拉过去。

这种情况肯定不能过去,你不知道这帮人接下来会让你做什么,况且我跟女总裁都不太能喝酒。

我毕业后从未跟人发生过冲突,但当时能想到的是,今天这个场合,除非我趴下了,否则我不可能纵容他们这么搞,哪怕后续我受伤了,或者接受处罚了,今天也必须义无反顾。

于是我立刻抓住对方的手说:有话可以慢慢说,别吓到我姐,她身子弱,也胆小。

这人根本不听,接着他们桌上另外俩人也过来了。

其实以女总裁的实力和背景,以及她随机应变的能力,她并不怕这帮人,她是做公关和外围的,以她扯淡的能力可以毫不费力地在酒桌三言两语把这帮人唬住。

但女总裁当时有点生气,好像不打算跟他们耗着,一向热情的她,脸色也变了。

我忽然想到我身上还有几张卡。于是我赶紧从包里掏出来递给那俩人道:你劲儿大,你先松手,别吓着我姐,我这儿有三张卡,是XX会所的,里面各有1000多块钱,有空你们去玩……

一听到会所,会员卡,那人收手了,接过卡看了半天,嘴里念念有词。

我趁机赶紧说:你们先去吃饭,这一桌我请客,我姐身体不好,不能喝酒,你们别跟她一般见识。

为首那人看了看我说:老弟你够意思啊,那行吧你帮我把帐结了……

回去路上,女总裁对我应变能力表示满意,她说如果发生冲突她会想办法保护我,她说她是女人,卖卖惨,说说好话就能对付这群人,但是男人就不一样了。

我说我肯定是要护住你,要不然传出去我多没面子啊。她表示这种流氓她见多了,比这更流氓的她都见过了,不想跟他们一般见识。

随后她问我把大老板给的卡给他们了,心疼不。我说这点代价值得,况且这卡对我没什么用,给了就给了。

过了一会儿,她说你放心,这个事没完……

果然,第二天晚上,XX会所打了大老板电话,说有人闹事。大老板是做正事的人,一向不会搭理这种小事。

于是女总裁当场赶过去。

后来才知道,这正是前一天晚上拦住我们耍浑的人,这次他们拿着卡去了会所,但出他们意料的是,这是个正经会所,没有他们想要的服务,于是其中一人当场翻脸,抓住一个洗脚的小姑娘欲行不轨,幸好被会所其他人看到了,才作罢。

见事情没得逞,这人又开始耍酒疯……

女总裁过去后,为首的那人喊道:妹子,是你啊?

女总裁看都没看一眼,立刻把所有人叫过来:拉到后面去,往死里打,再送到派出所告他强奸!

女总裁都发话了,其他人也不怂了,一拥而上,把这四个人拖过去了……

这四个人被收拾得横看成岭侧成峰,被送到派出所又被一顿收拾。过了段时间才被放出来,回来后第一时间去了会所找过女总裁。

后来女总裁单独跟他们见了一面。

再后来,他们全部认了女总裁当姐,成了女总裁背后的兄弟……

那年,我27岁,女总裁32岁,她恃强凌弱、欺软怕硬、狐假虎威,她说她是个儒商…
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