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嘻谈录
10关注624被关注3夸夸
🎙播客「嘻谈录」官方
®️喜剧联盒国ComedyUN podcast
©️小宇宙线上 上海线下脱口秀
置顶
嘻谈录
1年前
「嘻谈录」官方:如果你搜到我,可以先关注我,现在有点忙,之后再营业。感谢。
100
嘻谈录
24天前
【嘻谈录】上海情侣如何享受4平米6平米的租房?
货拉拉竟然是这个意思!
03:07
20
嘻谈录
1月前
嘻谈录针对敏感话题频频出击!👇

Vol.87 手洗内衣内裤,是我对你表达爱的方式

嘻谈录

10
嘻谈录
1月前
【翻脸大会】Storm@StormXu徐风暴 横扫全场,连观众也不放过!
09:34
717
嘻谈录
1月前
【翻脸大会】喜剧联盒国嘻谈录朋友们之间的,翻脸吐槽!
胡志扬火力全开,真的什么都敢说啊!
05:20
43
嘻谈录
1月前
🎧今天的首页推荐,感谢小宇宙!
还没听过的朋友们也可以去收听一下!

Vol.86 站着上厕所,是我最后的尊严

嘻谈录

00
嘻谈录
1月前
【翻脸大会】喜剧联盒国嘻谈录朋友们之间的,翻脸吐槽!
老俞的中年幽默,今天的段子不用审核!
08:15
40
嘻谈录
1月前
【翻脸大会】喜剧联盒国嘻谈录朋友们之间的,翻脸吐槽!

狒狒的开场吐槽,这样的翻脸你受得了吗?
12:30
59
嘻谈录
2月前
又会翻跟头,还会骑车子,这都拿不下你?!

来听听那些,怎么都学不会的各种小技能!👇

Vol.84 前手翻都学会了,什么样的女人我搞不定!

嘻谈录

00
嘻谈录
2月前
这一期我们也邀请了上海很多不同领域的企业店长,聊聊当初创业的背后故事,也分享下这次疫情之间发生过的稀奇古怪的故事,顺便也透露了很多行业的独家内幕!值得收听👇

嘻谈录 - Vol.83 拯救上海小微企业,风暴与机遇同在!

00
嘻谈录
2月前
💙

kyth: 一些想说的话 我是一个产品经理,我也想过这个声明也许可以有别的更清晰简单的方式,但还是想用这种方式说出我想说的话。很抱歉这篇回应来得这么慢,写这样的文字我很不擅长。 以下部分可能会有些枯燥,但我想借此机会争取把我们为什么做小宇宙、小宇宙的一些推荐机制是如何发展到今天的、我们希望小宇宙怎么变得更好,跟关心我们的朋友讲清楚。 小宇宙App立项的初心是服务好播客听众和播客创作者,让播客能被更多人听到、被更多人喜欢,让更多的主播和听众可以找到彼此,也让更多志趣相投的人可以通过播客建立起连接。 小宇宙2020年初刚上线时,中文播客的内容和用户数据还不多,暂时还不具备做出比较有水准的个性化推荐的条件,中心化的产品设计是根据当时的内容生态作出的创业选择,当时也是一种被大多数人认为过时的冒险。一些我们在运营、设计、开发上的用心让一部分用户选择了我们,很幸运,也很感激。 我们当时觉得(至今仍然这么觉得),播客的特点决定了,它可能是一种相对比较难用千人千面的方式来分发的内容形态。声音给人的共振是比短视频和图文更长、更难以马上抓到“特征”、更难批量复制、更难“猜你喜欢”的;播客是太微妙和私密的介质。我们觉得在平台刚起步时,更中心化的推荐机制也许是更能让播客能被更多人接受的路径,因为尝试一集播客的成本太高了。但除了已有的每日编辑推荐外,需要更多办法。 “排行榜”是在这种背景下诞生的,它的初心是为了让更多播客、更多丰富的内容可以被看到,但这也为今天的争议埋下了伏笔。很多朋友关心为什么排行榜的具体算法不公开。算法规则和因子随时会变化和迭代,公开出来的规则很快就会变成刻舟求剑,所以内容平台的推荐、榜单机制是无法做到完全透明的。但这些情况,在“最热榜”这个名字下都引起了更大的误解,我们非常抱歉,我们会考虑如何改进。 我们低估了排行榜功能的这些特性可能引起的争议,我们还低估了在一个蓬勃发展的年轻的内容类型里,这些功能会引起什么样的生态变化。我们的思考、我们的倾听,都做得远远不够,我们一向自诩用心的产品设计让创作者焦虑和疑惑,也让我们感到难受。这些沮丧是每天都在发生的,在此,我向主播们致歉,也由衷感激那些给我们耐心和信心的创作者,谢谢你们陪伴小宇宙进步。 小宇宙创业至今两年半以来,对创作者和听众的态度,见证小宇宙成长的朋友们心里也许会有自己的答案。播客在小宇宙诞生之前已经存在了十多年了,热爱播客的伙伴们一直守护着心中的播客生态,而能够有机会做一些事情服务播客创作者和爱好播客的人,我们是幸运的。我们会努力争取不辜负这样的信任。 最后几句话可能有点私人,但我还是想讲一讲。 我很珍惜人与人之间的真实交流、情感表达和陌生人之间的信任,这是我喜欢播客的初心,也是我们做小宇宙的初心之一。小宇宙一直鼓励多样化的声音,这是我在很多场合都持续表达过的。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们还有太多没有跟上的服务能力,我们也会学习如何更清晰、更及时地与大家沟通我们的想法。 但我对这篇文字能消除误解很悲观,我也不奢望分歧能消减多少。去年我在一篇文章中探讨过为什么社交网络让我们越来越不开心,当时聊到目前的社交产品架构几乎是无助于缓解任何争端,放大的是每个人的定见和现实生活中已经存在的矛盾,几乎没有什么沟通是能够解决问题的。我们对这次争议也不会再作更多正式的公开回应。 其实这也是最早为什么我们觉得播客也许是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因为至少能听完一期播客的人,也许至少有足够的耐心和善意,去聆听另一个人、另一群人的声音。我们一直是这么想的,我也希望我们团队未来的工作,能坚定地维护这样的东西。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