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夏洛
0关注83被关注2夸夸
鼓起勇气拿起笔的普通人
敝帚自珍 物尽其用
公众号:望远whisper(id:wywhisper)
夏洛
12:11
离职后盘算下,月支出只需700?

独居日记| 月支出700

40
夏洛
01:36
老爸日记13

从我小时候记事起,父亲好像就已经老了,没怎么穿过新衣服,总是穿得破破旧旧的,看上去就是典型的甘肃老实巴交的农民。手上一直有一层厚厚的老茧。

我对父亲的记忆甚少,只记得父亲很苦,很苦,为了养活我们兄弟七人,负担很重,有时我一个人想起还会泪流不止。

当时是父亲身体弱还是什么原因,在队饲养员喂牲口。因为喂牲口都属于轻松的活,但还带点技术,工分也高。

有一次我去饲养园玩耍,一帮大人就合起来吓唬攻击一个小孩,许是看看这个小孩的承受能力有多大。我小时候胆子恰好又特别小。

队里有个老人吓唬我说,你们家都有什么?

我们家特别穷什么都没有,一进房子全是土块砌的土仓仓,用来装生产队分来的粮食。

他问我,你们家的小麦有多少?

我说,一仓仓。

你们家的糜子有多少?

一仓仓。

麻子有多少?

一仓仓。

什么都有一仓仓。

结果这个老人相当不地道,把骗我的这些话讲给了所有人。说夏家粮食多得很,他们家怎么还吃救济粮呢?

就因为他吓唬我的一仓仓,害得我家取消了救济粮的资格。其实我们穷得哪有什么满仓仓,全是他教唆我说的。

诶,又写到哪里去了……

可能是现在上了年纪了吧,记得当时很想让父亲过上幸福的晚年,但我们的日子刚刚好过,老父亲就跟去找他的幸福生活去了。享年76岁。不受苦,不受累。什么事情都和他没有关系了。

73岁时得了白内障,什么都看不见了。我当时想着治一下。但狗屁医生都说年龄大了,划不来了什么的。所以我也就不知道。

要是现在的话,我才不在乎医生说什么。
00
夏洛
2天前
不打药的果子还是存在在这个世上的,不过确实不多了。

一个长草的果园

00
夏洛
3天前
快乐是什么?就是 就是
11
夏洛
3天前
老爸日记12

昨晚做了一个梦,梦见母亲来我家,我正在炒菜,没有出门迎上去,母亲就进来了。

母亲穿着一件旧布上衣。我还说,母亲咋不穿个新的时髦点的呢?母亲没说话,一转头看见侄女也来了。侄女对母亲最好了。真的,能梦见母亲是一种福气呢。

下午又跑去战斗,赢了160元。母亲佑我。

欸?我胡乱写到哪去了……

还是说回来。越上年纪,我对母亲的思念就越深。今天就写写母亲吧。

小时候对母亲的记忆也不咋多,只知道生产队的人都给母亲一个雅号——夏胖子。可能母亲长得有点胖吧。其实母亲并不胖,只是脸有点圆长得和蔼可亲罢了。

母亲特有爱心,又勤劳吃苦。跟所有的人都很好,也没什么仇人。有苦吃亏都咽下去,这点我还是跟了母亲。

还是听前辈们讲。母亲在生产队时特别能干。割麦子拉砂样样厉害,从不怕苦,从不落后。许是家境贫寒不干不行吧。七个儿子天天吃饭,多么艰难。

记得有一次,我好像是偷了家里的钱,多少忘了,最后被母亲发现。

啊哟,拿起家里的拉砂绳,上面有皮带还有铁圈圈,不顾一切地在我身上一顿乱打。打得我是哇哇乱叫,可疼死我了。这是我记得的唯一一次,母亲打过我。

记忆尤深,我不知道母亲是否还记得,但我到现在一点都不怨恨。还在心里想,该打!活该!打得好!打得舒服!

前面的事就记得这么多了。很多事都是包产到户以后了。

改革开放,母亲不时拿出来一个银元卖一下。当时都是卖给做生意的回回。一开始5元。后来银元值钱了,好像能卖100元左右吧。

我也当时在想,母亲哪来的银元呢?

通过小道消息打听才知道银元是奶奶的。二爹当过兵,复员时政府发了20个银元。

奶奶存起来。后来文化大革命,私存银元犯法,奶奶怕了,把银元偷偷扔了。被母亲发现偷偷拿了回来,悄悄藏了几十年。真厉害!

我盖了新房,母亲和我们一起住了三个月后,就在六弟家大概生活了六年,给弟弟他们带孩子做饭。

到了七十岁有点老了。上下六楼太不方便了,有一次还把脚崴了。母亲有点不想住了,但又不敢说出来,咬牙坚持着。

我是日子过不下去了,后来去了新疆。等到工作稳定了。有一次回来,和母亲偷偷聊天。母亲在我面前流泪说,老五(我爸)楼太高了,我爬不动了,你能力有没有?我想去新疆。

我当时心里在流血,已经感觉到母亲的难了。

母亲说,你姨娘(叔叔妻子的母亲)说,你让你家老五给你买一套低一点的房子。你也老了,楼高不方便。老六两口子忙照顾不上你。

可能也是好话,但母亲误解为赶她呢。

我问母亲,如果我真的给你买一套房子,你去住吗?

母亲说,好得很,我自己能照顾自己。

我狠下心,在县城给母亲买了套134平的房子。跟谁也没有讲,就连革命伴侣谢老师也没有讲。只因觉得自己有能力了。我母亲的事,我不想任何人干涉,不想看任何人的脸色。最大的好处是,大侄儿同在一个院子里,和侄媳妇一起帮忙管理很是方便。我每年只负责交费买油盐酱醋。

后来四哥和他的一对儿女(恰好都在县城上高中)就都住了进去,母亲在他们一家三人的陪伴下,自由自在的生活了好多年,甚是高兴。

记得那年母亲快八十岁了,给我提出要求,“老五,我年龄大了,电器也不敢动了,一个人也不敢住了,该想想办法了。”

当时母亲有什么想法和要求都给我讲。因为我有能力也敢管。

于是我把母亲接到新疆住,半年后,想带母亲去北京看看天安门。

母亲却坚决不去。说是年岁大了,只好将票退了。实际上也不大呢,现在我还有点后悔。

又推了一两年,母亲坚决不住了。咋办呢,我难住了,天天考虑此事。思来想去大哥家最好,离县城不远,家里条件又好。

母亲住他家是再好不过的,我侧面提过此事,大哥一言不发……

接着又问了二哥,二哥一言不发……

三哥家条件有点差,而且他从小就过继出去了。那么只有四哥家了。

和四哥四嫂谈了此想法。他们两口子非常愿意。四嫂还专门去接的母亲。

在这点上,我这一辈子要感谢我的四哥四嫂。

四嫂家条件也不太好,于是我就给他们家买了新的床单、被套、电视、洗衣机、冰箱等,到现在四哥家大部分家具全是我当初买的。还不时偷偷给点钱,为的是照顾我的母亲。

如我所愿,四嫂把母亲的晚年照顾得太好了。

只因这件事,在我有能力的情况下,四嫂对我有任何要求,我是有求必应,这叫报答。

我们兄弟七人的妈妈是我四嫂照顾的,是我伟大的四嫂照顾的,非常感谢。

母亲在四哥家生活了大概五个年头后,离我们而去,享年83周岁。

办丧期间,我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四哥说怎么过就怎么过,他们有完全的话语权,我想这也是对四哥四嫂最好的报答了。

如今还会回去看看兄弟们,但没有以前的渴望了。

父母没了,家就没了。

家,真的变成老家,变成故乡了。

怀念母亲时,只能去坟头看看了。

后记:其实,我爸的性格吧,从他写的这篇里多少也能看出来一些。还是不太会站在别人的角度去考虑问题。只要自己觉得对,就觉得是天理,理应如此,没有什么可以错的,也没什么可以讲的了。

当初他一声不吭给奶奶买了房子,接过去住。我妈觉得不被尊重,伤心置气了很久。

我六爹也觉得不被尊重,甚至直接和我们家断绝来往,从小就很疼爱我的六爹见了我都直接无视。即便我主动讲话,也装作听不见。后来六爹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我爸主动帮忙,两家才和好。
40
夏洛
4天前
香皂洗头,环保又健康。
200
夏洛
4天前
老爸日记11—二哥

我的二哥,亲亲的二哥,小名添九。大名夏进德。

二哥和三哥是同班同学。初中毕业,一家里只能有一个上高中的名额,还要推荐。当时不知道什么情况。三哥上了高中,二哥就在生产队劳动,我记得是放羊。

我们兄弟七人,家境十分贫寒,父母拉扯我们十分不易。许是村干部看到我家十分贫寒,属于照顾的对象,又是贫下中农,这样子又评选二哥上了一个师专,前提是社来社去,意思是从哪里来的,毕业后回原地劳动去。这在我家已经是祖坟冒青烟,祖宗先人们积德了。

我记得当时的联系方式只有电报和写信。家里有一个人在外面工作和念书,给家里经常写信,这在当时的农村来说,是一件非常骄傲的事了。一封信从武威到家中,起码要走上半个月的时间。

每当快到暑假和寒假,二哥总是提前半个月就给家里写信,告诉我们他准确的回家时间。一般的误差也就是三天。

我当时也就十一岁左右,每次知道这个信息,我都要在火车站等他。能在火车站接到外地念书的二哥,那在我心里,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情。运气好的话,当天就能等到。

每次二哥回来,包里装的大半都是旧衣服和旧鞋子。那在当时可是最大的宝贝了。

他清楚,这些旧衣服和旧鞋子,回来弟弟们还能用得上。有的旧衣服大了,母亲就把袖子折一下,我们高兴地就像过年一样,有新衣服穿了。

再过了两年,到了一九七七年,二哥毕业了。他这位社来社去的工农兵学生,当然是回农村劳动了。

人的命运真的很有意思。二哥回来在生产队劳动了半年,转眼就到了一九七八年。上面又有了新的政策,国家缺人才,缺有知识的人。国家既然花代价培养了你,你就应该大有作为。

感谢邓爷爷改革开放的政策,二哥被分配到兰州矿务局下的小学教书。

家里有一个在外面工作的哥哥,那别提有多自豪了,二哥成了我们家最大的骄傲。

我记得我是80年就不念书了,书对我无缘,拿上书可以立刻睡觉,就选择了一条吃人上人饭的工作,学画匠,说白了就是油漆工。

当时为了过上好日子,我怀揣梦想闯社会。每次回老家路过海石湾,都要到二哥教书的小学一浪。(浪:方言,耍。)

有一次去二哥那里,一个学生请二哥去他家吃饺子,我也跟着去了。那是我第一次在城里人家吃饭上厕所,我们农村人还不习惯,因为厕所和厨房连着。

而且我上完厕所还不会用。管他呢,拉了一下上面的绳子,哗啦一下!妈呀!吓死我了!好大的水声!

这之后还吃什么饺子呀,老想着绳子,流水声,还有厕所的便便到底是个啥情况呢……

二哥教书好多年过去了。有能钻的人,找人找门路,都调回自己老家了。二哥属于没有关系的,所以一直在原地熬着。

但命运就是这么怪。二哥有个同事,他有关系,要调他回老家,而且还换了工作当文书。二哥顺便请同事问一下他们亲戚,能否把自己也调一哈。

欸?有戏!

乡里有个文书的位置,运气不错。没费周折,就调了回来,而且还转为干部了。当时我找了朋友的车,去给二哥搬家,记得才三百运费。

二哥当文书的日子里,为人诚实,工作认真,踏实勤奋,深得领导的赏识和同事们的认可。

后来民主选举,他以高票夺冠,当上了副乡长,后来又当上了副书记,人大主席,一直到退休。

二哥为人谦和,团结邻里,在乡邻们心中有很好的口碑,评价特别高,乐于帮助别人,家里勤奋能干,儿女们也特别敬佩他。

母亲去世一周年时,我从新疆回去给母亲烧周年纸。我们兄弟几个聚在一起,才知道二哥身体有点不舒服了。详细一问才知道,二哥得的是胆囊息肉,已经是晚期,错过了做手术的最佳时期。大夫们说最多三个月的时间。

我才突然感到有些害怕了。因为我生活在新疆,临走时专门在二哥家陪他聊天。当时二哥信心很大,不管花多大代价,一定要治疗。

但,就这一次,没想到是我和二哥在人世间的最后一次见面。

回到新疆,我天天联系,天天打听,了解二哥病情的治愈情况。

突然有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怪怪的梦。惊醒后,凌晨四点半睡不着了。五点钟四哥打来电话,说二哥可能有些紧张了。

我当时想,是不是梦有感应,兄弟连心。早上起来,赶紧买票,下午出发,第二天下午到。二哥已经走了一天多了。当时心里悲痛无比。

细细回味二哥的一生,作为老二,他童年肯定生活特苦,但那都是我不记得的事了。

长大以后,二哥算是命运好的,成家立业,工作顺利,家庭幸福,生有两个儿子,总觉得特别幸福。可想一想,人的一生有时候命运自己无法掌控。

二哥前半生一帆风顺,可生命甚短。给共产党干了一辈子,吃皇粮,拿工资,退休在家也有四五千元。可命不可违,退休刚一年多,要开始享受幸福的晚年生活,就被病痛折磨到另一个世界去了。

二哥的葬礼上,我思前想后,没有再看他一眼。我害怕,看到他在病痛折磨中最后走时的样子。

我想在心中留下他生前可爱的样子。
10
夏洛
5天前
老爸日记10

书接上回。我没办法,于是借朋友母亲的房子。辛苦死了,好多东西全搬过去。(答应朋友用我的三马车送他们去隔壁乡一趟)结果我送了她们,住了一晚上,却被朋友的妻子同时也是我的同学,早上打扫卫生把陈老师吓跑了。

她早上又泼水,又扫院子,搞得叮叮咣咣的,声音好大,我住他们上房,他们不愿意了吧。所以我们住了一天就逃跑了。又搬到另一个朋友的二爹的房子去住了。我都羞得不敢出来,是尕花我的另一位朋友给我搬的。

住的解决,还是没钱。好在什么人有什么福,小姨子有钱,在县城做生意,有时候说自己忙得很,衣服没时间洗,拿来一大包让大姐洗一哈,在衣服兜里面塞上几十块钱故意资助我们。我们心里也清楚,到现在也一致感谢这个小姨子。

有一天我开着三马子买菜,来回看见水渠边水蓬长得可好,没等水蓬长成熟,我就和谢老师天不亮拿了几把铁锹,直奔那里。

没等别人醒来,我已经战斗多时了。现在想起来有点害怕,水蓬下面全是长虫,吓死人呢。

人穷极了,哪里管得了那么多,只管砍水蓬烧灰(牛肉面用的蓬灰,可以让面更加筋道)。

以为别人能烧,我也能烧,结果不是那样的。什么事都有专门的人干。

烧的时候,还好请了朋友帮忙,才得以烧个差不多。最后忙了五天,卖了不到三百元,钱赚得不多,倒是累死个人。突然想起来,眼泪开始不住地流了下来。谢老师当时怎么不怕长虫呢?一天下来要看见几百条呢。我的谢老师,心疼死我了。

就这样窝囊地过了几年,我在后坝拉账累债,盖了一院子砖房,正面四间,边上两间,院子有点小,但还行。当时非常的困难,还要非常感谢大家的帮助,不然我还是盖不起来的。

这里要非常感谢一个人,那就是宇轩。

93年发洪水,把半个村子淹了一下,宇轩砖厂里所有的砖都跑在水里面了。我买了两瓶酒,去看望宇轩,他很是感动。我提出来要拉砖盖房子,宇轩满口答应下来。

当时钱紧张,还欠了他的钱。而现在还不好意思地承认一下,当时多拉了有一万块砖,都是混拉出来的。可能宇轩也明白吧,只是不说罢了。

盖好了新房,我总算脱离了东家借,西家借房子住的难受日子。

然后我就去兰州投奔亲戚,不久后,父亲去世了。

我的父亲是在我的家里送终的。当时我算人缘特别好的。

农村的事,就要人多才好呢,送走了老父亲。当时就想母亲和我们一块生活吧。

我记得特别清楚,只住了三个月,母亲就坚决不住了。原因很简单,我和谢老师隔几天吵一次架,母亲是不想看到那样的脸色。

我的心当时就碎了,无能为力了。

不知咋地,母亲到县城跟弟弟一家生活了。

这里要郑重感谢弟弟两口子,一开始自己还想不通,但后来去他们家看母亲时,母亲过得非常好。母亲当时大概65岁左右。从穿衣各方面来看,嘿,还真像个城里老太太,心里真的感到开心和感激。

去兰州闯的那几年,也没什么进展。慢慢才思考,到底要努力一把了。

99年去新疆才开始了我人生最大的转机。想来我这个人真的不容易,心中咽下的苦只有本人自己知道,别人哪有理解。当时出去时想,如果挣不到钱,死在外面算了,跑回来干啥,抱着一颗狠心,坚持了下来。
00
夏洛
6天前
老爸日记9

结婚前,我们骑自行车去谢老师的外公算是半仙那里问的日子,也是看望老人家去了。

结婚后生一儿一女,甚是幸福。但那段时间也是我人生最低谷的时期,特迷茫。

没结婚的时候,还跟着我尕娘去拾头发菜,结了婚干脆不出门了,天天守着老婆,打麻将,整天无事可做。

当时打个小麻将,有时穷急了,老娘还偷偷给我一二十元的小赌资(我乱入插入下,我严重怀疑这是奶奶给他生活用的,被他一厢情愿地理解为赌资了。)

可苦坏了谢老师,好在谢老师他们家在她小时候也很穷,所以不在乎。

我们好像结婚一二年就分家了,没地方住,就在后院尕妈的二间房子里住呢。孩子还小,咋样都行。奶奶还在,还能给我操点心。

我当时贷款买了三马子,每天去买菜。我怕菜油,在油桶里将菜油抽出来给三马子加油,都是谢老师的事,我是抽不出来的,谢老师真的厉害呢,现在想起来还感激呢。

那时候钱少,每天挣个二三十元,早上出车,房门的钥匙就放在门头上。

但每每想起全是泪。本来就挣得不多,还把家里的秘密让邻居的孩子李文成发现了。

我们每天出车,他就把钥匙拿下来打开门,拉开写字台抽屉,取出一点钱,钥匙归位,然后骄傲地去消费。

一开始也注意到少钱的事了,但没怎么在意,还以为是谢老师花了。好在李文成脑子不咋地好,他还得意地告诉别人他来钱的秘密,哈哈。

小卖部张富贵的老婆告诉了我,我才去治理了他。

他一开始还不承认,我给了他三拳两脚,他立马承认。剩下的钱在他们家墙缝里面,花得所剩无几,大概损失百余元,没办法。我小时候还偷过他们家一件红绒衣呢,后来一想也是还账吧。

结婚后没出门,那家里就比较穷了,不但说话没地位,还没钱。在尕妈家住得好好的,接到传话,要拆。

房子后面有个猪圈,我们也养了一个小猪,圈里有个猪食槽,正好我们用上了,嘿嘿,可没想到的是,尕妈把这个猪食槽送给我大娘了,哎呀,当时我不在家,听说谢老师哭得特别可怜特别无奈。

他们拉走猪食槽后,我们家的小猪就没槽了。我回来听说后,心在流泪。

当时我的尕爷经常给我跟车,听说此事,安慰我说,没事,谁谁家有一个闲着的,我马上去拿来。欸,真的,他就把那个猪食槽搬到我们猪圈,我和猪一样高兴。我的困难解决了,猪也有槽吃食了,解决了我们一个大问题。

后来我的生活慢慢变好后,还很想念我的救世主尕爷,太谢谢了。

一次回老家,在一个商店,看见当时给我猪食槽的人,一下子感激之情涌上心头,给他买了一条海洋烟。我说感谢你当年的猪食槽之情。

他还不好意思接受,说都是小事。

我则不然,说,你不知道我当时的心情,这个人情我一辈子不会忘的。我每年回来,只要碰见你一次,就报答你一次,你放心接受。

真的,每个人只有真实的经历,才知道是怎样的心情,放心接受吧,朋友,也感谢尕爷。
00
夏洛
6天前
出门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