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豌豆精
119关注2k被关注2夸夸
In love with @李小七little7
豌豆精
3天前
“后来我又不止一次地碰到这种事:在同一个人身上存在着两种真实。一种是被强行隐藏于地下的个人真实,还有一种是充满时代精神的整体真实,散发着报纸的气味。前一种真实很难抵抗后一种庞大势力的冲击。
譬如,如果房间里除了讲述人之外,还有一些亲朋好友或者邻里街坊,那她就会讲得缺乏激情、缺乏可信度,远不如和我单独待在一起的时候。
于是她的讲述就成了一种公共谈话,对观众的演讲,就不可能深入到她私人的体会中去,结果我发现的是一种坚固的内心自我保护意识和自我审查,而且还不断地进行修正。
甚至形成了这样一个规律:听者越多,故事越枯燥无味,越顾左右而言他。于是可怕的事件表现为伟大的事业,而人类内心的隐晦阴暗瞬间就变成了光明清澈。”

《战争中没有女性》S.A. 阿列克谢耶维奇
00
豌豆精
4天前
我的一位同事,总有办法,在我的话已经说了一半的时候,把电话“啪!”一下挂掉。由于惯性,我的下半截话甚至往往还飘荡在空中。
没办法,又拨了一次。这一次一句话还没说完,又被“啪”了。想量下血压。
00
豌豆精
12天前
在业主群里看到有人说,“怎么周末大中午的也xxxx”,很好奇,“大”作为一个前缀怎么这么万能啊?大早上的,大上午的,大中午的,大晚上的,大周末的,大过节的,大过年的,哪哪都有。起到一种很虚幻的强调作用,具体什么意思,根本解释不清。而且你发现了没有,基本没有人说“大下午的”,这说明什么呀?下午,被允许发生任何其他时段不允许的事情;下午,是全国人民受苦受难的传统时段;下午,不配“大”。
11
豌豆精
15天前
看王建国人情“事故”这段的时候,我说,就这种素材,在我的人生中比比皆是!李老师说,不,你其实更像是小佳。别人递过来的台阶不知道下。我说:啊?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台阶在哪……这就是为什么,小佳讲的东西对我而言很高级,因为如果他不说的话,我绝对意识不到警察那几句话竟然算是一种台阶。在我看来这就是执法人员问话,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啊!

希望小佳或者李老师这种“台阶敏感型”能力者给咱开个课,讲讲台阶的几大类型、不同结构、辨认标志和下来的方式。我愿意付费!
00
豌豆精
16天前
好像只有不再在意失去的时候,才能找回尊严,和其他的一些东西
00
豌豆精
21天前
我感叹一句:互联网真的可能比线下凶险多了。

虽然我离“万粉”还差将近八千,但也能感受到那种不顾一切的执念。攻击性越来越强,容忍度越来越低。

当蛛丝马迹的细节与草稿式的想象不符时,当一个人动态的发展变化违背静态的大众期待时,那个曾经悬在天空中遥远、美丽、难以把握的样子,就变成了这个落在泥潭里“发烂”、“发臭”、接地气的样子。

正是因为那个样子是被提纯精炼、层层筛选过的,才使得这个样子中的“杂质”与“背叛”变得完全不可饶恕。

于是又滑入熟悉的“锤与被锤”的叙事。大家齐心协力,群情激愤,让极好走向极坏,让完美走向一无是处,让神从神坛跌落,所有的高光与阴影都集中在一瞬间切换和聚集。

你以为你看到的是关于一个人的真相,或是一个社区、社群的真相吗?

不是的,这最多是眩晕、散光和重影而已。

还想多说一句,虽然可能也用处不大。很久以前我就极讨厌“人设”这个词,也极力回避如“粉丝”这样的用词。但是,没想到,时至今日大家的方法依然这么陈旧。仿佛在这个小小社区里,关注数更多一些的人,打个喷嚏地球就会抖三抖。如果你是他们定义中的“大J”,你就应该比一般用户更加谨言慎行,用最严格的标准进行自我审查。我不是太清楚即刻的情况,怎么,在即刻当大J是能月入过万,还是能加入当地政协?在我看来,这份力量对比没有那么悬殊,公众人物的标准也没有这么低。建议有事说事别陶醉在大J小J这一套里。

否则的话以后谁敢被关注啊?

大家都写日记好啦。(正经人除外)
02
豌豆精
23天前
我相信他此刻的真诚。

另外,按我以前对这个人的了解和最近对这个人的认知,他说不定会折叠我的这种评论呢。

提供一种补充视角,挑战一些认知边界,践行一种可能的选项。有时很烦,大多数时候无害,还不太搭理我。大概就是这么一个人。

陆小鸟: 再次回应Monokai(回应2): 我第一次遇到“锤”一个人性骚扰,是先把帽子扣上,然后现场发动态征集别人举报的。 然后征集到了一堆讨厌他的人在下面评论,罗列他的各种问题,用朋友话说:“一个小鸟 实现厌女爱女粉红恨国各个坐标的大团结,内推即刻诺贝尔奖得了。” 而那些评论的人,许多本是你可能会讨厌的人,比如有个女生说我几年前骂过她厌女,那是因为当时她发动态骂某女即友晒健身过于显身材吸引男性,还艾特官方去管管,说女生穿衣要“遮好自己”,最后被许多人骂,包括我。现在的我可能不会去骂任何女生“厌女”了,但回到当年还是会骂;更别提那什么被许多人纳入“四蛆”的小x鱼,还有某个被人锤过pua的男的幸灾乐祸的跑过来说“原来你也是渣男啊”。 不过上面这种评论并不重要,真正让我心痛的是,有的本来我非常欣赏的人,或者虽然不熟但保持友好的人,因为你的一面之词对我彻底改观印象,删除拉黑。以至于这两天即刻timeline上的人我都不敢点赞,不知道ta会不会已经对我有了成见。 我可真招人恨啊,那么多人骂我一定是有原因的—— 但是,两天过去了,“性骚扰”的证据呢? 因为上条“回应”动态所说,我确实担心之前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对谁造成过性骚扰,所以一开始我真的自我怀疑,不敢把话说满——哪怕无愧于心。 现在,经过48小时的反思和自我审视,我想我可以说话了。 觉醒后我的观念也一直在变,有关女性话题,现阶段的我逐渐遵照少说话多转发的原则,已经很久不公开说自己是女权主义者了,最多也就在群里吵吵架,遇到一些常识性的问题,比如有人发言油腻或使用“女拳”这种词,我有时去怼过去、踢掉。我有两个侧面,在一些牵涉价值观的讨论时,会看起来不近人情,这种面孔见过的人比较多,这也是我招黑的原因;但另一方面,我带着着作为男性的自我厌恶在生活,一直在排“有毒的男性气质”,尤其觉醒后这几年,在和异性接触时更加小心翼翼,肯定做得不好,但性骚扰是完全不同的事。 然后,Momokai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从7月开始就给我扣上“万粉”“女权主义者”这种无关议题的头衔来拉踩,这回更是直接贴上“性骚扰”的标签,说自己是“真正的Me too”,一步到位,对我来说也真致命。 因为一次吵架,因为讨厌我,因为也有别人觉得我讨厌,两个月来越想越觉得我坏,心想:“这么讨厌的人,肯定会性骚扰吧!我发了肯定有人跟!” 你我都知道,我们当时只是观点分歧。我们互不理解,互斥对方弱智或者傻x,这很正常。但我不会说你“性骚扰”。 在没有任何证据的前提下就说我性骚扰,两个月来拒绝沟通,时不时骂我的为人——现在我想问,这两个月你有没有考虑过一种可能: 这个人虽然嘴臭,但并没有性骚扰过谁? 这个人在你眼里是垃圾,但他的许多朋友是认可他的人格的? 有没有可能,你以为的正义,其实造成了一场构陷? 我没有性骚扰过任何人。 我曾自嘲“虽然用的是网名,但活成了一个真人”,没什么可以隐藏的,聊天内容大多数在群里,刻薄大家都看得到,不存在表面一个人背后一个人。否则,这么招黑的体质,如果有私德问题早被喷死了—— 这恰恰也是我敢和人吵架的原因,自认为羽毛干净,“是个好人”我才吵架。 七月到现在,我两三次表示希望私下沟通,至今已读不回,想必Monokai认定我是个恶人了吧,“总道歉肯定心里有鬼”。而你不知道的是,其实我心里一直很堵,2022年之前的我在即刻上几乎没有私交,这是我是第一次接受“家人”这个称呼。更何况事情牵涉我非常在乎的人,公开吵架也是捅自己刀。 如果你以“你为什么对朋友这么差”等问题骂我一顿,说我不配做你朋友,和我绝交,我接受。 但以“性骚扰”名义来“锤”人,试图让这个标签跟他一辈子,还捎带上“Me Too”这个词,我本以为不是你会做的事。 自以为正义上身的样子真可怕。 (这句话有自省的成分,我时常认为自己吵架也是在维护某种价值观,也正因为此,我不会说Monokai是“坏人”,你只是在说你相信的——但扣的帽子是错的) 最后: 我不相信“清者自清”,所以才澄清,但人没有办法澄清没有做过的事,所以我只能选择去在乎那些自己信任的人对自己的看法,时至今日的环境我很需要同温层。所以希望因Monokai而对我改变看法的人,可以用自己的眼睛重新审视一下我,得出自己的答案; 至于一些喜欢嘀咕别人的看客,但愿你也可以经受得住这种“悬赏式”的道德审判。 我真的不希望私事拿到社交平台吵,所以才多次表示想私下沟通。【我现在依然希望私下沟通】,因为只要摘掉“性骚扰”标签,别的指责对我来说没那么重要,不同人眼里看法不同—— 比如“守沪群全是负能量”问题,首先在四五月份你在群里就没几天;其次人和人是不同的,你的体质是看到负面新闻会压抑,但对许多人来说,恰恰在这样的一个群里获得了力量。而且这些新闻不是我们生产的,这只是个人如何面对的问题(图3); 还有拿我那两个月不在上海就扯了那么多,我本想出去看场蝙蝠侠再玩半个月就回来,回不来怪我吗?这就“吃喝玩乐”了?有这个时间不如多骂骂限制我们的不合理政策。 希望到此结束,但如果还想吵,我也做好了把自己剥开给人看的准备。

70
豌豆精
24天前
对《苍兰诀》据说很细腻的爱情戏很感兴趣,试了几集,但还是不行。主要还是过不了虞书欣声音的坎……我无法说服我自己相信这是她自然、真实的声音。

今年比较喜欢的国产剧还是《天才基本法》,《梦华录》和《开端》次之。按崔老师的说法,我的“心理效能”就这么多了。看国产剧是一种还不错的,能装会儿瞎作会儿聋的方式。
40
豌豆精
28天前
那英怎么这么爱给别人做主啊!好烦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