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胡作非为阿嚏
383关注183被关注2夸夸
要勇敢!
胡作非为阿嚏
13天前

胖胖碎冰冰: 这两天小宇宙播主发文质疑榜单数据问题引发了很多讨论,放学以后的创作者认为其内容的播放量、评论数都优于榜单上的前两个播客内容却没有上榜,并称「身为女性感到了熟悉的不公平」。从模糊的截图来看该榜应该是小宇宙的最热榜。 我们能看到小宇宙的数据有:内容更新时间、播客订阅数、内容播放量、内容评论数。 如图,8月3日小宇宙的最热榜上的放学以后创作者认定为「关键」的数据(即播放量和评论数):路人抓马、文化有限、量贩冰糖、离心力比多的数据都与其前后数据有差异(未上榜的播客数据或有比这些数据更好的)。 不难看出影响最热榜排行的不是播放量和评论数,且这些播客播主有男有女,那么这就不是只针对女性的「不公平」。 小宇宙上用户的有效行为有:播放、将播客内容加入播放列表、评论、对播客内容标记喜欢、分享、收藏博客内容、举报、订阅播客、搜索、下载、付费。 我不太了解这些数据创作者端能看到多少(有了解的可以评论补充),但这些数据无疑是对「热」都有影响,更别提什么完播率、复播率、点击浏览、跳出率等等。 我们无法准确地知晓小宇宙的最热榜是如何利用算法计算得出的,平台没有义务也不可能向用户公开它的算法。即便如此还是可以得出放学以后播主认为的「播放量、评论数」仅为其中的两个影响因子且不起到决定作用的结论。 可以说平台不透明,但这不是小宇宙的问题,互联网任何平台都不可能透明,高大上的说这是「产品壁垒」,都是我们暂时无法解决又必须面对的。小宇宙团队能做也都做了,包括不限于记录并反馈创作者的建议,与团队商议优化算法(这也不是朝夕的事儿),安抚创作者情绪并对问题进行回应,这是正常的工作流程,应该是很好理解的。 我也理解这种困惑对创作者的创作热情有负面影响,唯独不理解这与女性熟悉的不公有什么关系:「没上榜」和「女性」没有联系,「女性内容」和「举报我的都是男性」没有联系,而这些言论无疑都让善于对号入座和站队的人竞相参与到这场本应与性别无关的事件里。 争取公平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应该利用网友来达成目的。这也是我忍不住发长文的原因。男性从来不是女性的对立面,女性要求的公平也从来不是特权。难道除去性别我们就不能好好地说问题么?作为一个普通用户,这样的网络环境不是我向往的。 请不要滥用「女性公平」,这对真实的女性公平不公平。

00
胡作非为阿嚏
13天前

kyth: 一些想说的话 我是一个产品经理,我也想过这个声明也许可以有别的更清晰简单的方式,但还是想用这种方式说出我想说的话。很抱歉这篇回应来得这么慢,写这样的文字我很不擅长。 以下部分可能会有些枯燥,但我想借此机会争取把我们为什么做小宇宙、小宇宙的一些推荐机制是如何发展到今天的、我们希望小宇宙怎么变得更好,跟关心我们的朋友讲清楚。 小宇宙App立项的初心是服务好播客听众和播客创作者,让播客能被更多人听到、被更多人喜欢,让更多的主播和听众可以找到彼此,也让更多志趣相投的人可以通过播客建立起连接。 小宇宙2020年初刚上线时,中文播客的内容和用户数据还不多,暂时还不具备做出比较有水准的个性化推荐的条件,中心化的产品设计是根据当时的内容生态作出的创业选择,当时也是一种被大多数人认为过时的冒险。一些我们在运营、设计、开发上的用心让一部分用户选择了我们,很幸运,也很感激。 我们当时觉得(至今仍然这么觉得),播客的特点决定了,它可能是一种相对比较难用千人千面的方式来分发的内容形态。声音给人的共振是比短视频和图文更长、更难以马上抓到“特征”、更难批量复制、更难“猜你喜欢”的;播客是太微妙和私密的介质。我们觉得在平台刚起步时,更中心化的推荐机制也许是更能让播客能被更多人接受的路径,因为尝试一集播客的成本太高了。但除了已有的每日编辑推荐外,需要更多办法。 “排行榜”是在这种背景下诞生的,它的初心是为了让更多播客、更多丰富的内容可以被看到,但这也为今天的争议埋下了伏笔。很多朋友关心为什么排行榜的具体算法不公开。算法规则和因子随时会变化和迭代,公开出来的规则很快就会变成刻舟求剑,所以内容平台的推荐、榜单机制是无法做到完全透明的。但这些情况,在“最热榜”这个名字下都引起了更大的误解,我们非常抱歉,我们会考虑如何改进。 我们低估了排行榜功能的这些特性可能引起的争议,我们还低估了在一个蓬勃发展的年轻的内容类型里,这些功能会引起什么样的生态变化。我们的思考、我们的倾听,都做得远远不够,我们一向自诩用心的产品设计让创作者焦虑和疑惑,也让我们感到难受。这些沮丧是每天都在发生的,在此,我向主播们致歉,也由衷感激那些给我们耐心和信心的创作者,谢谢你们陪伴小宇宙进步。 小宇宙创业至今两年半以来,对创作者和听众的态度,见证小宇宙成长的朋友们心里也许会有自己的答案。播客在小宇宙诞生之前已经存在了十多年了,热爱播客的伙伴们一直守护着心中的播客生态,而能够有机会做一些事情服务播客创作者和爱好播客的人,我们是幸运的。我们会努力争取不辜负这样的信任。 最后几句话可能有点私人,但我还是想讲一讲。 我很珍惜人与人之间的真实交流、情感表达和陌生人之间的信任,这是我喜欢播客的初心,也是我们做小宇宙的初心之一。小宇宙一直鼓励多样化的声音,这是我在很多场合都持续表达过的。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们还有太多没有跟上的服务能力,我们也会学习如何更清晰、更及时地与大家沟通我们的想法。 但我对这篇文字能消除误解很悲观,我也不奢望分歧能消减多少。去年我在一篇文章中探讨过为什么社交网络让我们越来越不开心,当时聊到目前的社交产品架构几乎是无助于缓解任何争端,放大的是每个人的定见和现实生活中已经存在的矛盾,几乎没有什么沟通是能够解决问题的。我们对这次争议也不会再作更多正式的公开回应。 其实这也是最早为什么我们觉得播客也许是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因为至少能听完一期播客的人,也许至少有足够的耐心和善意,去聆听另一个人、另一群人的声音。我们一直是这么想的,我也希望我们团队未来的工作,能坚定地维护这样的东西。

00
胡作非为阿嚏
20天前
穿刺后要做洗脱液检查,医生把样本给我,然后我就看着那个管子摔在地上了,拿起来,再摔了一次,管子的盖子还在手上,管子已经敞开着在地上滚了。

人都麻了。管子里的液体就剩一点了。
00
胡作非为阿嚏
21天前
有些检查女性经期是不允许做的。

我上周三约了本周四的检查,这期间来了例假,如果周四前还没结束,我需要跑去医院更改检查时间(只能现场更改),而且极有可能约不上下周四(这个医生每周四做)的检查。也就是说,因为例假这个事儿,我可能需要多花两礼拜在等待上。

不知道说啥,这点可能其他人没碰到也不知道。
20
胡作非为阿嚏
27天前
胡作非为阿嚏
28天前
分享~

王紫君Zima: 最近刷小红书,看到 2022 年还有人在网上做「恐慌营销」:为了给自己家「大公司」背书,不惜打击其他公司,曲解保险法和保险保障基金,罔顾监管主旨和合同条款,忽视经济发展和市场竞争规律,践踏从业道德…… 买保险,我们想要自己听说过的「大公司」,无论是身边有人从业,还是广告宣传上见过的,都无可厚非。毕竟我们想要的是,万一真用得上理赔时,别赔不起,能服务好些、速度快些就更好了。 但是这样的需求,一定是「大公司」更有优势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可以选择为品牌溢价买单,但是更希望我们是建立在,了解白纸黑字的数据、法律、条款的基础上,再做选择。 我一度以为相关的科普内容已经足够多了,多到我都不想写了。现在发现还是我们写得不够多,说得不够多:只要有从业人员还在搞恐慌营销、信息不对称,用户最关心的还是这些基础问题。 所以我想明白了,不去关注其他从业者的操作。而是专注于自己,沉淀下过去几年的经验和思考,这样也不会有什么遗憾了。 尤其是最近出现了第一家要破产的保险公司,所以花了一周用一万七千字,围绕这个话题把相关的内容梳理一下: 1、保险公司被接管是什么情况,有什么影响? 2、保险公司可以破产吗,有什么影响? 3、保险公司破产,保单持有人至少有 10% 的损失? 4、不含身故的消费型重疾险不受保险保障基金保障? 5、保险保障基金三次出手,钱还够吗? 6、这些因素会影响保险公司理赔吗?(1)线上投保安全吗?(2)线上投保影响理赔吗?(3)没有分支机构影响理赔吗?(4)「小公司」影响理赔吗? 7、实录:当保险公司濒临破产会发生什么? 8、相比银行,保险公司如何保证安全性? 9、知道了保险公司的十大兜底措施,还愿意为品牌溢价买单吗? 10、为什么「大公司」的产品贵? 11、我们没听说过的「小公司」其实挺牛 12、买保险、挑公司,银保监会怎么说的? 13、总结:Zima 建议怎么挑保险公司

00
胡作非为阿嚏
1月前
刚开始还不能适应笑点,十几分钟后就能感受到快乐了,喜欢我在听这个专场时松弛的状态

瓦恁: Bill Burr这个专场最后30分钟非常牛逼,尺度有点大,慎重点开

10
胡作非为阿嚏
1月前
像个空中城堡~
00
胡作非为阿嚏
1月前
哇哦夏日特调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