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dd.leopold
441关注1k被关注13夸夸
📚ZJU 17本/21硕在读
🅹即刻 2020运营实习
dd.leopold
4天前
一些川藏线留存下来的记忆
170
dd.leopold
8天前
五岁的时候我在奶奶家打碎了一个玻璃杯,小小的我直接用手去捡那些玻璃渣,碎片刺进了我的右手掌,留下了到现在还很醒目的疤痕;所以我从小对易碎的东西都很小心翼翼,也很少打破什么东西。
但昨天晚上我还是打破了一个易碎的杯子,杯子掉在地上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就好像它不是玻璃杯而是塑料杯一样;我于是又伸手去捡它,结果碎片还是扎了我满手。
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80
dd.leopold
8天前
近距离看南迦巴瓦峰的时候,可能是因为疫情被困在这个小山村的原因,又或者别的事情的困扰,连日照金山也没有那么让人觉得惊艳了。
但在雨季的西藏,能连续两天看到这座被称为“羞女峰”的真实模样,已经很幸运了,分享这份好运吧。
60
dd.leopold
9天前
这种认识未免悲观,读者或许无法感同身受:但只要愿意沉下心来翻翻书、翻翻论文,就会发现自己的所思所想真的已经被前人挖干掏尽,那些没被说掉的,不是新颖的(novel)的东西,而只是纯粹受到时代技术限制和时间限制没有被挖出来;也怪不得苏格拉底说人的认识是一种恢复,同时他说自己的死亡是去天神那里继续研究哲学去了,因为这是一种超脱作为人存在的一种路径。我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抵达之前在《斐多》里看到的苏格拉底的境界。由此,即使是如动态里的呈现的反思,也不会带来丝毫的解脱,因为难过的是:这样一条动态,要么得不到充分曝光;如果得到充分的曝光,下面可能的评论回复,我已经预想到了;其他可能的回复,我不是没有能力预想,而只是没有时间预想;这样的表达公开以后,又会影响到读者的评价和行为,我也没有时间预想了。

dd.leopold: 8月6号晚上,我在拉萨文成公主公开剧场的广场前:广场上人声鼎沸、游人如织、商贩摩肩,一个街头歌手抱着吉他占据了最佳的中心位置,众人在他身边围成一圈。歌声、欢呼声、说话声、叫卖声,皱着眉头的脸、快速移动的脸、晒得红黑的脸、戴着口罩的脸,所谓浮世,大抵就是如此画面。 正是在这目光所及都动态变化着的热闹瞬间,我却感到最大的安静和荒芜: 俗世浮沉又嘈杂,愚笨的人乐在其中,我因没有办法超脱这场舞台剧而同样显得愚笨。 世上最大的监狱,不是物理上的,而是精神上的:或许有前人站在这个地方,也发出这样的喟叹;进一步的,我曾经的各种想法,也不过是他人所思所想的逻辑推理或者形式变种的必然结果。 整个人类在此刻我的眼里仿佛一个超级大脑,我就活在那里面,微不足道:我知道我的所思所想,都超不过古往今来人们的所想了,我承认我是这个思维监狱里的囚徒;我承认就好像有一个思维的质子封锁一样,让我即使站在世界的海拔巅峰区域也没办法突破思想的极限。 我承认21世纪的人和柏拉图时代的人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多了2000年让我们意识到我们在思想上什么突破也没干成。那些后世的璀璨的思想,不过是以古老的命题为基础进行不断地修正和推理罢了。如果轴心时代的那几位思想家活得够久,今天的思想长河也会在他们漫长的生命中一步步得到印证。思想之楼越搭越高,然而没有人能另起高楼,或者干脆不盖楼,我们能做的就是重复和按图索骥的演化。 思考的范畴是监狱的高墙,我们看到什么、生活什么、遭遇什么就思考什么;思考的能力则是镣铐,我们无法长久思考、无法始终连续思考、我们的思考存在着致命的局限;思考的范畴让我们无法超越,思考的能力让我们行动不便。 时间,既是我们生命存在的跨度,也是我们被处以牢狱的刑期:当我们沉思时,我们在这监狱中得到片刻高墙内放风的时间;当我们停止沉思时,我们就回到黑暗的小房间中。 这就是这个时代思考者的局面,我们的局面。

41
dd.leopold
9天前
8月6号晚上,我在拉萨文成公主公开剧场的广场前:广场上人声鼎沸、游人如织、商贩摩肩,一个街头歌手抱着吉他占据了最佳的中心位置,众人在他身边围成一圈。歌声、欢呼声、说话声、叫卖声,皱着眉头的脸、快速移动的脸、晒得红黑的脸、戴着口罩的脸,所谓浮世,大抵就是如此画面。
正是在这目光所及都动态变化着的热闹瞬间,我却感到最大的安静和荒芜:
俗世浮沉又嘈杂,愚笨的人乐在其中,我因没有办法超脱这场舞台剧而同样显得愚笨。

世上最大的监狱,不是物理上的,而是精神上的:或许有前人站在这个地方,也发出这样的喟叹;进一步的,我曾经的各种想法,也不过是他人所思所想的逻辑推理或者形式变种的必然结果。
整个人类在此刻我的眼里仿佛一个超级大脑,我就活在那里面,微不足道:我知道我的所思所想,都超不过古往今来人们的所想了,我承认我是这个思维监狱里的囚徒;我承认就好像有一个思维的质子封锁一样,让我即使站在世界的海拔巅峰区域也没办法突破思想的极限。
我承认21世纪的人和柏拉图时代的人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多了2000年让我们意识到我们在思想上什么突破也没干成。那些后世的璀璨的思想,不过是以古老的命题为基础进行不断地修正和推理罢了。如果轴心时代的那几位思想家活得够久,今天的思想长河也会在他们漫长的生命中一步步得到印证。思想之楼越搭越高,然而没有人能另起高楼,或者干脆不盖楼,我们能做的就是重复和按图索骥的演化。

思考的范畴是监狱的高墙,我们看到什么、生活什么、遭遇什么就思考什么;思考的能力则是镣铐,我们无法长久思考、无法始终连续思考、我们的思考存在着致命的局限;思考的范畴让我们无法超越,思考的能力让我们行动不便。
时间,既是我们生命存在的跨度,也是我们被处以牢狱的刑期:当我们沉思时,我们在这监狱中得到片刻高墙内放风的时间;当我们停止沉思时,我们就回到黑暗的小房间中。
这就是这个时代思考者的局面,我们的局面。
82
dd.leopold
9天前
守得云开见南迦巴瓦!
100
dd.leopold
10天前
大部分人的生活像一团乱麻,行程说改就改,目的地和出发地之间的筹备也往往一塌糊涂,没有规划、没有秩序、没有总结、也没有反思;脑子像一间凌乱的出租屋,聊天的时候碎片化的、零散的、道听途说的知识堆在一起,思维没有结构、没有体系、也没有联动。
生活是不停地重复,一件小事要反复辗转好几遍、一句话要反复发三条同样意思的微信语音来说明、一个决定要在已经有共识的情况下反复确认好几遍。
每个细节都在重复,于是有些时刻就有了似曾相识的熟悉感,因为这时彷徨的自己正是那时徘徊的自己。

人们当然会说,生活一团乱麻是因为我想随心所欲,过无拘无束地生活;知识没有体系是因为我有自由意志,能不受束缚地思考;更干脆一点,我就想稀里糊涂度日。
是啊是啊,反话都可以正说的;但是再琢磨一下,二者的边界在哪里呢?
边界或许在是否能清楚地反思自己的这种状态吧。

/大部分人包括我自己。
31
dd.leopold
10天前
一家小书店和小家小画展。
30
dd.leopold
11天前
见到你最荒芜和最狼狈的样子了,米堆冰川。
10
dd.leopold
11天前
d的进藏day5:
白天在国道上堵成狗
晚上在高原上蹦野迪
深夜苦读文献改paper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