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dd.leopold
381关注2k被关注14夸夸
📚ZJU 17本/21硕在读
🅹即刻 2020运营实习
🪶be patient be humble
dd.leopold
2天前
半夜,边重温乐夏2,边看《苦妓回忆录》。
00
dd.leopold
4天前
frustrating life, frustrated lives.
40
dd.leopold
5天前
#make jike fun again
第n次大声疾呼动态分类归档功能
00
dd.leopold
5天前
分享一下arc浏览器的邀请码:
arc.net

体验了一下,感觉自己应该是用不到这款次世代的浏览器了。

先说一下体验了以后觉得也就那样的优点:
1.确实挺好看的,但也仅限于好看,标签页有点浮空的感觉见仁见智;
2.左滑进入library查看下载和桌面文件夹这个确实巧妙,但打开文件还是要回到finder二次跳转;
3.特定网页能够pinned也挺好,不过这是Safari都有的功能,arc就是把网页icon做大了一些;
4.little arc确实给了比较轻的搜索体验,但可有可无。

再说说缺点:
1.把书签和tab放一起了,对于书签有很多且有层级的人来说很不友好;
2.居然把扩展按钮放在浏览器右边隐藏起来,这让需要点按zotero connector的用户怎么活;
3.互联网用户确实有很多开着好多标签页,但其实是不需要用archived tab这个功能来解决的,正经人谁工作不会定期保持桌面的clean,这也是保证自己organized的自然过程。

说到底,现在的浏览器也没有那么糟糕。自从从Chrome迁移到Edge以后,发现edge虽然丑,但是vertical tabs、collections已经很好地弥补了Chrome的一些问题了,够用够用。

ps:没用过vertical tabs功能的一定要下载edge或者arc体验一下:标签页这种东西就应该是纵排而不是横排的。
40
dd.leopold
5天前
语雀是唯一一个把mac端软件做得跟win端一样卡(不流畅、不轻巧)的app,很像外包给三流公司开发的政府app。
我不明白他们的产品经理是真的感知不到自己的app完全不属于那种“做好自己份内的事”的app吗?
1.定位是文档和知识库,结果抄flomo做了个莫名其妙的“小记”功能,还要往里面塞待办,你在家里的仓库放冰箱贴吗?
2.一个知识库文档,到现在都没有「定位到上次编辑位置」的功能,一篇几万字的课程笔记每次都要翻到最低下或者用目录来locate,你阿里人是不写>1w字的长文档的吗?

你愿意为什么样的工具付费?

10
dd.leopold
5天前
这学期在上赵老师的方法论课程,读这篇2020年发表的文章感受多有不同,更多是感知到他思想和观点的形成过程。
比如在2020年,他关注到「中国官员喜欢做“加法”,具有将出于特殊情况(比如一次疫情、某个高级领导的意见等)的临时安排逐步发展成为正式制度的倾向」,这一经验观察与他在这学期方法论课程上的观点具有内在的一致性——他从结构/机制的视角分析中国行政体制的“末梢重”现象以及由此产生的诸多ad-hoc的机制。
和2020年的文章一样,他的结构/机制解释的现实落脚点也放在了学术的原创性上,只不过更接近原理,这种由经验上升到原理、由一般到抽象的思考过程,在这篇“过时的”文章里得到了回溯式的体现。

赵鼎新 | 新冠疫情与中国改革

10
dd.leopold
6天前
进一步的,我还想分享我在整个大学期间观察到的“片面”的抑郁症案例特征。

在大学里,我做过很多学生工作,从社团组织负责人这样的同辈角色,到兼职辅导员、学长组、副指导员这样的师长角色,我接触了很多抑郁症同学。在我的”片面“(第二次强调)观察里,很多抑郁症朋友是出生在教师、知识分子或公职人员家庭的独生女性(我想这应该不会被视为是一种性别歧视吧?)。

这个群体的特征是:她们的儿童生活总体比较平坦,因而没有在幼年形成抵抗动荡生活的坚韧的性格。而这种教师家庭的子女往往要面临激烈的学业竞争,有些其实是在天资并不聪慧的前提下依靠家庭文化资本进入较高水平的名牌中学和大学里。

抑郁症一般很少会在她们初中时候就出现,而往往会在她们无法在高中过于激烈的竞争环境或是大学过于多元的竞争体系里保持前列水平的时候出现。即使不是因为学业竞争的原因,家庭的变故(父母离异、感情破裂或至亲逝世)或者恋爱的不顺(碰到渣男),也会突然耗竭掉她们的内心力量,因为这是她们在考试之外不擅长、不习惯处理的问题。

在我的大学里,出现抑郁症的女性分布在两个极端:一个极端是容貌姣好、家庭经济不错且自身成绩突出的,但这种女生很难在长期的、过度的竞争和他者的评价中维持一个比较坚韧的内心力量,一般会因为某种情感关系而患上抑郁;另一个极端是容貌一般、表现一般且家庭环境一般的女性,这种女生往往作为县城中学的少数学业竞争优绩者而考上精英大学,却遇到极大的全方位落差,同样没有一个更加坚韧的力量去弥补和反超这种本质上是家庭文化资本带来的与同龄人的差距。

从教育的视角来看,我会认为我们的教育体制让太多人把太多的精力花在了学业竞争上,而使得他们没有足够的精力、时间和内心力量来处理其他维度的问题,这种失衡日积月累,最终表现为内心的抑郁。这种抑郁还表现在,越是患了抑郁症的大学生,越是想要在学业竞争中维持优胜地位,因为这是她们为数不多得以维持自身存在的支撑点。

也应该谈一谈患上抑郁症的男生,但我遇到的不多。他们的家庭出身跟上面差不多,更多是父母关系不好,而自己无法解决家庭关系矛盾,而就体现出来的其他特征来看,也跟上文中的女性是差不多的。

从这个角度看,给自己充足的闲暇时间,进而建构多元的自我身份认同,而不是把自己禁锢在单一的学业评价体系里,可能是这个群体自我调整的重要路径。
50
dd.leopold
6天前
朋友封校前后遇到了极大的睡眠障碍,医生给开了安眠药。前几天吃还挺有效,像是被人打晕了之后昏睡不醒,这几天又没有效果了。btw,她的抑郁指数还很高,但自己觉得只是性格使然,医生也赞同这一点。于是她就陷入了不吃药睡不着、吃药还是没有用的困境。

我虽然没有得过抑郁症,但身边抑郁的朋友却一直不少,自己在今年上半年刚分手的时候也真心觉得精神状态非常不正常。在频频处理关于心理状态的问题时,想问问朋友们以下的想法是否正确:

当前流行的主流观点是如果得了抑郁症或其他精神疾病就要及时治疗,特别是接受药物治疗等其他手段。我原来也很赞成这一点,但现在越来越觉得这一点不对。

相反,我觉得抵抗非正常精神状态(比如情绪波动明显或者失眠)的【第一阶段】不应该是吃药,而应该是用自己来调整自己的生活和作息状态。

以我的失眠为例,我总结自己失眠一般有三个原因:

一是白天活干少了,这里是指需要动脑的活(做数学题的那种动脑感觉)。我会觉得特别是我们这一代的小孩,在十几年的学校教育之后已经很难接受某一段时间大脑完全放空而不动脑思考的生活了。所以我失眠的时期往往是白天玩了很多手机或无所事事的时候,而我的对策就是白天给自己干一些需要动脑子而不是机械操作的活儿,同时迅速减少玩手机的时间。

二是一段时间内的运动量不够。如果说第一种失眠的原因在于脑子不够累,第二种原因就是身体不够累。特别是对处在青年时期的人而言,我的身体如果不通过足够的体育锻炼来释放精力,就会在需要休息的时候格外亢奋。对此我的对策就是做有氧运动,一定是出汗的运动。

三是内心的某些需求没有得到满足,比如和他人的情感连接或者性欲。很难说这些需求是纯粹心理还是生理的。我的对策也很简单,就是去尽可能满足这些需求。

由上面失眠的例子,我是想说,抑郁症或者其他精神疾病如果不是某种被选定的人群的特权疾病,那也意味着每个普通人都有非正常精神状态的时候,只是严重程度是否抵达病理状态。

面对这种病理状态,首先要做的事情是用自己来调整自我状态,接受自己在有一段时间就是睡不好或者有一些精神状态不好的这一事实,从内心里去找抵抗和修正这种状态的积极性和能动性。在我身上,这种积极性和能动性直接被我感受为一种胸腔里的激情、自我肯定和信心——这也是我很少在患病群体身上感受到的东西。

在此基础上,我不是反对药物治疗,而是觉得应该重新反思我们对药物的态度:大部分陷入精神疾病的朋友们,往往会对药品等外物治疗手段产生依赖而不是对自己调整自己有信心,进而逐渐丧失自我的能动性,也就出现了怎么吃药都好不了、还得一直吃药的问题。

我的支撑点在于:不同于前现代社会中所有人的生活都是routine的并且有足够的闲暇时间来调整自我,在现代社会,我们在几乎没有任何训练的情况下过度地耗竭自身的内心力量来适应快节奏的生活(比如适应快速交通带来的时空转换、频繁且过度地与他人的弱关系连接)以及自身欲望的虚拟满足(比如买一个简单的日用品却要面对大量的sku)。在这种前提下,在我们有一段时间的过度劳累之后,内心力量(体现为积极的能动性)的耗竭就会让我们和熟悉的生活节奏脱轨,这种脱轨就会反过来形成一种非正常的精神状态。
151
dd.leopold
8天前
每天领盒饭的时候就觉得很难过,感觉自己像是在坐牢。

看到熟悉的楼长穿好防护服变成陌生人,以及拿着盒饭一个人走回寝室的时候,难过的感觉格外明显。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