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某高老师
4关注185被关注1夸夸
播客《津津乐道|科技乱炖|厂长来了》主播
要有趣、理性、建设性
博客 www.someonegao.com
某高老师
2年前
想起来,以前总跟一个很好的朋友讨论创业或者商业机会,我经常跟他说你看谁谁,做自媒体,说的话跟屁一样,但是人家赚了大钱。过一阵子我又说,你看谁谁,屁技术没有,买一套代码搞菠菜棋牌,不声不响,也赚了大钱。还有谁谁,写个网文都写成百万富翁,不就是堆字吗?还有谁谁,卖个 0day 都特么财务自由了。。结果朋友总是用一句话给我堵回来:「你能找得到工作」。是啊,其实大量的看起来搞这些偏门成功的人(不是看不起偏门,只是相对普通生意和找工作),大都是走投无路逼上梁山,且不说这条路边尸骨遍野,即使走到所谓成功的程度,也仍然承受着别人难以想象的压力啊。
00
某高老师
2年前
做内容不能差钱(心理上的),差钱的人总想着做生意,市占率啥的。内容就像艺术,没有对钱的焦虑才能出好东西。

津津乐道朱峰: 为什么要追求“大”,小而美的东西就没有价值么?后流量时代传统意义上的“大”还有意义么?而“创新”又该如何定义呢?

00
某高老师
2年前
那天群友们聊起自己小时候上学的事情,我就想到自己上学的经历。

我小时候大概一二年级时,家距离学校比较远,每天下午四点放学以后本来可以坐公交车,但我从来没有坐过,大多数时间都是走回家去,感觉这个路程非常远。半路上走走玩玩,低头看路拾获了很多奇怪的破烂,例如螺丝,钉子之类的铁器,都保存进一个箱子里;拾到过一个招贴海报,上面都是各式警示标志,例如易燃易爆、带安全帽之类,得到了奇怪的知识启蒙;拾到过一个西瓜,当足球一直踢到家门口后碎掉了,发现竟然是白色的瓤,当做奇遇讲个不停;还曾路遇强权小学生把我的帽子抢走了(那时候出门没有帽子感觉就像现在没有裤子),然后骗我说扔到垃圾箱里了,而我在众目睽睽之下哭着翻垃圾箱找帽子。

这段路简直是我年轻时代的长征路,春夏秋冬的印象都历历在目,通常走到家天已经黑了,那时住在那个山沟沟最里面的房子里(前面几篇微博提到过),摸黑上山,看到温暖的灯光就觉得很心里很安定。

如今感觉那时的父母心好大,一个一年级小学生四点放学走到六七点钟才到家天都黑了,竟然也没有发疯似的出去寻找。当然,如今在地图上丈量一下,那段长征路也才 2.5 公里而已。
00
某高老师
2年前
说到杀猪,那确实是一个难忘的场面,至少对于一个五六岁的的我来说,并不骇人。大概是因为接近春节的缘故,这个类型的杀戮相对于杀鸡之类的小打小闹来说,仪式感更强,热热闹闹仿佛提前过年。

那是个有点暖和的上午,我和一众小崽子们站在土坡上,看着下面的一群人杀猪。北方的农村多是建设在两山夹一沟的地形之上,大多数院落都是在山坡上挖出的一块平地,地势越低便越是富户,杀猪的那人家院子几乎与沟底齐平,算是非常好的地段了,而我们是站在他家院子靠山那一边,大概三四米高处的一排孩子,居高临下。

猪是他们家自养的,平时过来过去就能看到几口白猪围在猪圈里一天天长大,耳朵上剪了口子,似乎有时还有人来用一种重型朋克风的注射器给猪打针。到杀猪这天,几个人不知怎么从猪圈中选出一位候选人,赶到院子中央,院子中央已经围了很多人,做好了各种看不懂的准备工作,大概就是一些盆和一些粗糙的桌凳。更外层大概半个村子的闲人都到了,婉如现在微博上的吃瓜群众。

把猪放倒,腿捆起来,放到一个长条桌凳上,一个桶放到脖子下面,一刀下去,流程第一步就算结束了。伴随着尖叫,我第一次看到带粉色的动脉血,现在回忆起来,当时并不觉得惊悚,反而觉得温暖,就因为热气腾腾。有血,有褪毛用的开水,有开膛破腹后暴露的肚肠,都热气腾腾,就像刚出锅的饺子和馒头,只要带着热气就像过年。

猪的内脏很多,白色的青色的,热气腾腾的装了几桶。这一步完成之后,我们这群小崽子们觉得有点无聊,就四散了。
00
某高老师
2年前
继续回忆童年。从县城搬来的时候我大约五岁,租住在一家人的平房里。虽然进城了,但那平房是典型的农村式平房,正中间进门,右面有一个柴禾灶,灶连着里屋的火炕,这是房东家住的。我们住在对面屋,原本的设计,对面屋也应该有个柴禾灶和火炕,两边对称的,但是这间房可能是盖的时候钱不够了,对面就是一件普通的房间。我们全家就这样搬进去了。

住在对门的房东是一个与我父亲年龄相仿的中年人,似乎有点天生的面瘫,说话不清楚,时刻留着口水,他的妻子是个看起来极精明的女子,听邻居八卦说,男人的父亲在城里最大的制药厂工作,也给这个男人找了个制药厂锅炉房的营生,这在80年代还算是个不错的工作,而妻子是农业户口,这才嫁了他,还生了两个女儿,一个比我大,一个比我小。

他们家生活还不错,没一两年就从柴禾灶升级为煤气罐了,而且上来就是电打火的那种。那时候我们普通人家用的煤气灶都是铸铁落地的,四条腿有点像以前的缝纫机,点火的时候要先打开煤气罐的总阀,点燃火柴,靠在灶眼附近,然后轻轻的旋转旋钮,轰一下,就点燃了。这在我小时候和炒鸡蛋一样,算一个专项训练项目。

在这里大概住了可能有三四年时间,期间见识了很多农村生活,杀猪,打井,种玉米,收玉米,出殡土葬,各种流程差不多全搞明白了,也在树下挖过蘑菇,炸过蚂蚱,见过人家丢掉的死婴,每天跑着寻找各式野菜。后来我们和房东两家人因为纷纷怀疑对方偷用自己的调料而吵翻了,就搬走了。
00
某高老师
2年前
小时候有好多生活器具,现在的小朋友们都没见过了。我小时候第一次搬进楼房的时候,那时没什么装修的概念,都是水泥地白墙电灯泡,然后一边过日子一边淘换。今天想到一些小东西,比如灯绳。

那时候家里的电灯开关都是灯绳,开关挂的高高的,作为小孩子的我们肯定是够不到,一根塑料的绳子垂下来,下面有一个塑料的圆锥型小扣,每天傍晚咔哒拉一下,灯亮了,睡觉前咔哒一下,黑了。

那个灯绳用久了就会出一些状况,一种情况是上面磨断了,这就需要解开原来的扣,再系上,这是个高危动作,要先拉电闸,但是后来我练成了不需要拉电闸也能操作的高超技巧,灯绳用久了不断磨断,会越用越短,就用一段绳子接上,这个绳子还不能有弹性,否则开关灯的手感会有变化,也可能导致开关失灵。

还有用久了上面的簧片就会变型,拉一下弹不回去了,还要练就一个本领,就是用手抠住下面的塑料扣,啪的一弹,特别舒爽。
00
某高老师
2年前
看到很多大v各种群嘲铁路部门 Flash 停用那个事故,都说不到点上,水平不行,展开说说吧。

其实这种做传统业务的企业(铁路比传统企业还传统企业),系统都是外部采购的,遇到事情都是找供应商,内部的信息化部门的主要职能并不是搞技术,而是类似产品经理,做一些需求定义还有联系供应商,至于这个出事的系统的供应商,搞不好已经倒闭好久了,要不然也不会轮到信息化部门自己解决问题。Ghost 其实是一个灾难恢复手段,这个动作也没大问题,问问你们自己的公司的各种系统有没有镜像备份?运维删库跑路公司直接关门了,人家至少还有个 Ghost 。。。

这个事里面暴露出的最大问题有几个:
1. 宣传口丧事喜办问题。这种宣传口径有时候是为了掩盖问题或者救人一命。(信息化部门忘了 Flash 过期的事,但是拼了老命抢救回来了,功过相抵,缺一不可)
2. 信息化投入较低。传统行业的 IT 通常是成本中心,每年的业绩目标就一条 —— 降低成本。所以该买的少买,能不买的就不买,能买硬件不买软件,能买软件不买服务,这个系统 IT 就算早知道要过期,但是替换的预算就是不批你能咋的?(要不然供应商也不会倒闭)
3. 自主可控会再次被强调。我猜铁路内部主要检讨的方向是全面替换为自主可控的技术栈,否则哪天人家那边卡脖子,这边高铁挂了,就不好了。
4. 内部 IT 人员意识不行,但主要原因是太便宜了。你们猜新闻里面解决问题的 IT 人员月薪有没有8000?
64
某高老师
2年前
最近拼多多拯救了阿里...
原动态已删除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