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App内打开
派派Zoe
488关注4k被关注16夸夸
📜 Night:文字创作|野生摄影师
📊 Day:商业分析师|创投 PM
📝 公号:商业内观
派派Zoe
7天前
写了一首小破诗——纪念在景德镇第一次做陶瓷。
《手握宇宙雏形》
10
派派Zoe
8天前
逛集市的时候,在一个不起眼的摊位看到有趣
的作品——艺术家把她的「梦」做成了「杯
垫」。

这位小小艺术家大概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看我被她的摊位吸引,也没有和我主动对话,只是用很纯真的眼神一直看着我。

我问:这些都是你的梦吗?
她说:是的。

我问:你相信这些梦会成真吗?
她说:不知道。

我说:嗯,我把你的梦带回家,那这几个梦就
不只属于你了,拂晓前的那场梦就会变成现
实。

于是,我的行李里多出了两个杯垫。
————
心里没有对那位小小艺术家说出来的话是:我
希望你拂晓前的那场梦(图一),是发生在民国那两位天才的「晓梦」里。而另一个梦(图二),就去《深海》里,帮助参宿找到南河吧~
00
派派Zoe
9天前
分享一个「非小红书版」的景德镇。

旅行中听到滴滴司机说景德镇成为网红城市后确实给当地带来了经济,但是它也成为了一个拿着四线城市的工资,却负担着一线城市消费的城市,于是很多困难户的生活变得更艰苦了。

我在景德镇中渡口附近的御窑景巷见证了这一幕。

「御窑景巷」也有辉煌的时间,如今已经破败不堪,还有很多老年人居住在危楼耸立的房子里,生活条件非常拮据。

和住在那里的老人聊天后才了解到,之前景德镇没火的时候,还能因为那里临近珠江(本地人来的多),他们用自家院落门口的地段能做点小生意,但现在因为大量的游客和本地人都去了陶溪川、三宝村、御窑博物馆、陶瓷厂等这些网红地段,所以这边渐渐开始没落了。

​这些照片是从三十多张照片里挑出来的,他们真实的居住环境其实是更破败不堪的,有些老人连自来水都舍不得用,不得已去河边洗衣服,卖芝麻酥的店一个下午的成交量才两三单。

图五里,那位老人在穿越小巷的时候,我看到她路过了世界时钟,它们的时间各不相同。

祝福景德镇的旅游业飞速崛起时,各个地段的时间,有朝一日也可以同步起来。
165
派派Zoe
9天前
为你倾倒,岁月相依。
00
派派Zoe
9天前
光撒在路人身上,不管是黄的绿的蓝的,都是粉色的。
00
派派Zoe
9天前
爱是永远倾斜着的伞~☔
21
派派Zoe
11天前
想把每个路人拍成电影。
00
派派Zoe
11天前
在泥巴市找了一家本帮菜,和店老板说,我们不吃辣。
​店老板说:好的,没问题~
​然后(如图)🤣🤣
店老板看我们辣的满头汗,说:我真的没放辣~

此刻,我的双手颤抖 小心翼翼的避开了所有的辣椒………🤣🤣😭江西菜名不虚传…
10
派派Zoe
19天前
公司今天请了颂钵冥想的老师,和心理学专家来给员工做心灵之旅的全天体验。

中午我报名的这节「房树人绘画课」的老师是宛平南路600号(上海精神卫生中心)的一位医师。

在「房树人」这堂课里,我画了一个「树屋」。这幅画在我起笔前,完全不知道自己会如何下笔,但是画完后却又无比确定。

最开始让我有些失望的是,老师在做课堂点评时似乎是故意避开了点评我的内容,只用了「天马行空」这四个字。

​下课后,其他学生都走了,她单独和我说,她看出了我画的是一个「镜像世界」,她说,你画的是「真相」。问我能不能把我的这幅画送给她。

接着,越过了心理学的条条框框,越过了那一刻真诚到透明的心灵,越过了当下是一个公开空间可能会存在的不安全感,她对我说了一句「你的灵性很高」。我听到这句话时,抬头看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神纯粹而充满光亮。

​在寥寥五分钟的交谈后,她的右手轻微触碰着我的胳膊,眼里有些复杂的情绪,先提到了:「走上这条路很辛苦的。」

我没有问她这里的「路」是什么路,但电光火石间,意识在回应着:我知道,这是一条少有人走的路。

我的意识还没有从大脑飘落,便听到了她补充说到:这是一条少有人走的路。

停顿了一会儿,她眼眸中又满含期待的对我说,「但是往后会越来越好的。」

​她不知道我是谁,我也不知道她的名字。

她的下一堂课开始了,我们匆忙的告别。

但我知道,那一刻,我被彻底的「看见」了。

毫无保留。
51
派派Zoe
1月前
#记录工作时走神的一刻

最近很分裂的从一堆项目堆砌的赛博报告中凿出了一个窄门,这个窄门叫「文学」。

我非常清晰的感受到体内涌现出了一个新的人格正在蓬勃生长,它的能量是如此的陌生和强大,以至于我的文笔在变,叙事在变,恐惧在变,情感在变,羁绊在变。

我的肉体生活在 2024 年,但是内心栖息在 1911 年到 1960 年之间。诡谲的晚清,幽深的民国,迷狂的三姓,我就像是一个丢了地图的孩子,走在张爱玲、萧红、白先勇和路遥的梦里。这个梦境还在继续延伸,未来还会有史铁生、王安忆、郁达夫、沈从文。

这些人从不同的方向迎面走来,他们对那个孩子说:「所有的路,都是回家的路。你不要着急,要用心体会」。

我说,「我好高兴,我就像一个奔波了一生的人,终于可以回家了!」

接着,我突然意识到,正在说出这句话的人是《德米安》里的辛克莱,不是我。我赶紧捂住夏娃夫人的嘴巴,阻止她说出来后面的话。

转头对辛克莱说到,「往前走,别回头。」
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