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An_Hannah
142关注17被关注1夸夸
🎋做学习工具/知识管理的B端产品
💡杂食 | 兼听 | 内省
🌍好奇心带来小鱼干
An_Hannah
2月前

siliconluo.eth: 最近的感悟(credit 2 Jarvis 和 做0xCreator DAO的一些体感 1. 很多人擅长做长期战略规划,也擅长做短期的执行。但是最宝贵的是良好正确的中期规划能力。这个决定了你的落地能力 2. 好的中期规划的意义不在于真的一定要完成中期的指标。相反,中期规划的意义在于,让你有机会梳理清楚复杂的可以预测的大概的节奏。如果只靠感觉,你要么只能宏观感性看到大战略,要么只能靠感性做短期的执行。这个时候有准备的基于具体,甚至有点dirty逻辑的思考和梳理,是很重要的。 3. 中期规划并非一定要执行到位,相反,中期规划更多是个地图和警报器。如果你没有成功执行中期规划,这是一个警报。他会告诉你:要么是你的战略有问题,要么是你的执行力有问题,要么是你的之前的一些关键认知和判断有问题 4. 没有中期规划的问题(1):很多时候在局部短期执行的时候,可能意识不到问题的发生。比如做了很多具体的事情,要过很长时间才意识到整体有问题。可能就来不及了,但是中期规划可以让你提前有机会感知到可能有节点上就已经出了问题。(无论是战略还是执行力) 5. 很多时候,一件事情最终没有按照中期计划完成,有可能是执行力问题,有可能是战略本身的问题。如果没有一个中期规划作为一个地图,你可能分不清是哪个问题。但是有这个地图的话,你可以分清是执行不给力不努力,还是本身战略判断就有问题。 6. 一个有趣的衍生:大部分时候,公司的CEO,或者领导集体的首要职责并非是思考战略,或者做具体执行,而是把控好中期规划,并依据中期规划与实际执行的对比,来辨析是战略还是执行问题,再去对应纠正。 7. 这个过程里面,其实判断中期规划地图爆出的警报背后原因的过程中,也会受到判断人自己位置bias的影响。如果是做执行的人来判断中期规划的未达成的背后原因,可能会更容易归因为方案或则战略有误;而如果是做战略的人来判断,则更有偏好认为是执行的人不给力。 8. 因此Leader大部分的时候的首要职责,是尽可能在中间的位置,去依照中期规划辨析问题。要么是靠leader自己的跳出视角看问题的能力,要么就是把战略的计划也拉进其他人参与共同做。这样可以让自己在比较中间的位置。 9. 总结1)中期规划不一定要真的完全实现,它更多是个地图和报警器,用于问题出现后及时察觉,并辨析是执行问题还是战略问题。 2)短期问题靠感觉即可,长期问题靠宏观感觉+大逻辑也即可。但是中期的执行,则需要系统的思考构建地图并时刻作为参考 3)Leader平时的首要职责应当是构建这样一个地图且进行问题警报和后续战略/执行归因。并让自己处在一个正确的中间位置从而没有bias的归因

00
An_Hannah
2月前
@AlphaChat.ai 仿生人会梦到电子羊吗?
20
An_Hannah
2月前
【提问】对于协作的引擎/算法部门,从业务产品视角来看,有哪些业务优化的指标可以提?

例如对搜索类引擎,经常用准确率/召回率指标,但在一些年度规划里,想提诸如用户满意度的指标时,会被技术侧负责人质疑指标过于主观不够量化😂,大家有木有一些好用常用的指标~可以一起探讨~
30
An_Hannah
2月前
"两个基本"
00
An_Hannah
3月前
站在桥上等人,目睹云一点一点爬过山头
00
An_Hannah
3月前
很棒的文章,看后启发满满。觉得要从"功能叠加的死亡螺旋"里找到突破点,得有足够快的模式能积累"议价能力",应用开发已经到了深入行业的深水区,2B软件要能在行业应用里和服务的客户就软件应用模式"平等对话",得有长时间的贴身打磨应用实践才有底气拒绝客户或项目方不合理的开发诉求

中国的软件公司为什么做不出产品?

00
An_Hannah
4月前
典型且共性,脑海瞬间浮现大量案例😂

汗青: 没想到引起了一些讨论,尤其是用研从业的朋友们。我的看法并不是认为用研没用,而是对研究结果应该以具体的态度去审视。聊几个我在一线观察到的现象:1⃣️做研究的动机就不单纯,比如只是为了给老板的想法找证据(相信我,大有人在)2⃣️缺乏环境的支撑,给你两到三周的时间,没有大量行业和数据团队支撑下,做个启发式评估,不是扯淡是什么,神仙也做不出来。3⃣️人的能力问题,这个不细聊了,最大的问题不是专业度,而是不了解业务,后者比前者在企业里重要的多得多得多。4⃣️话语权。无法回答一个简单问题:业务团队凭啥听你一个不产生收入的职能部门生产的报告?很多人会觉得应该尊重专业、尊重分工。但你如果在国内大厂工作个5年以上,大概会会心一笑。有太多具体且现实的问题不是靠讲理论能搞定的。我对外企环境没那么熟,只在10年前待过一个垂死ebay,没好到哪去。也许大洋彼岸的用研生存环境更好?不知道。5⃣️「理论和研究」的客观有效性本来就存在争议。塔勒布和大量谈论概率的书籍都提出过这个问题。我没能力去说他们的观点一定对,也不支持用过于偏激的方式来谈问题,但是如何证明研究团队的成果在业务领域的实践价值,确实是国内行业的大问题。在如今的估值回归大背景下,不贡献直接收入的研究型团队都面临这个巨大的课题。(如果我们的研究报告总是指出一些局部的易用性改进,价值就很难有提升)。🐈‍⬛又说多了,中年人就是絮叨。

00
An_Hannah
5月前
新启程,再向前💐
20
An_Hannah
6月前
"火烧云"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