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App内打开
月亮先生Mr-Moon
20关注139被关注0夸夸
旅行作家,独立摄影师,纪录片导演。
微博:@月亮先生Mr-Moon
wechat:月亮先生的旅人歌
月亮先生Mr-Moon
3年前
有思念的人啊。
00
月亮先生Mr-Moon
3年前
芒种
00
月亮先生Mr-Moon
3年前
绿植白噪音|料理山乌龟

订购的爬藤架今天才送到,所以决定料理料理已经疯长了几天的山乌龟。剪掉的藤蔓可以暂时插瓶,其他的,就等夏天爬满了。
02:59
00
月亮先生Mr-Moon
3年前
武夷山,不知春斋。
00
月亮先生Mr-Moon
4年前
只要一上云南,就是我的碳水自由时段。
00
月亮先生Mr-Moon
4年前
第一次来到这片桂林和阳朔之间的这片空旷林地的时候,那时更为人熟知的名字还是“愚自乐园”,一座纯粹的,安静的,大到无法想象的雕塑公园。上百件来自世界各地的青年艺术家的作品全部陈列在几座山峰之间,是在全国都难得一见的大手笔。那时候Club Med刚刚进驻,它的主要任务是将孤立的、高冷的雕塑公园进行重塑,让它们变得亲近和温柔起来。
所以有了这座大概是最具艺术气质的Club Med度假村。由于空间广大,平地又在几座典型的喀斯特山峰之间迂回,所以度假村的容积率惊人,即使在满房的状态,依然感觉到安静和舒适。主打家庭度假的1号楼Countyard与主打艺术和设计的HOMA仿佛两个独立的“村落”,又都与度假村的社交中心,集合了餐厅、酒吧和室内活动空间的Atelier保持着进退得宜的距离。即使每天晚饭后,Clubmed经久不衰的G.O Party换上最时兴的舞曲的时候,也可以只是在HOMA安静远观。
空间也让更多的户外运动成为可能。父母当然更关注送到儿童俱乐部的孩子们能否安全并且尽可能丰富地体验户外活动。但其实成人可以体验的项目更有吸引力。攀岩自不必说(在度假村就有自己的户外攀岩中心,还可以提前在室内进行攀岩课程),在各个Club Med里都是明星项目的“空中飞人”(分为室外室内)也是人气很高。因为气候的温和,以及村内动线的合理设计,很多的运动项目更倾向于在草坪、森林以及湖边举行。我在的几天,lululemon的几位运动大使安排的课程,80%都安排在了户外。
如果你不是典型的家庭游客,其实更推荐住HOMA,每个房间都是不同设计师的作品,只是房间数量少,并不容易订到,但确实度假村里艺术气质的另一块精华。连带着一旁的水疗中心,也是在空间里极尽颠覆,仿佛群山中藏着个设计馆一样。酒店最安静和惬意的户外空间,其实也在这里。除了需要乘坐越野车穿越山间到度假村的溶洞里探寻地下深泉的体验之外,这里恐怕是最遗世独立的空间了。
10
月亮先生Mr-Moon
4年前
说来也是出人意料,在中国目前最像朗廷的朗廷酒店,着落在四下里都崭新得发亮的深圳。

也许是因为一切都是崭新的,所以兼收并蓄并没有多少阻碍,也没有流于表面。尽管建筑崭新,但内里的布局和陈设,几乎将伦敦朗廷的神韵精准地移了过来。

2012年第一次来的时候,深圳东海朗廷刚刚启幕。整座城市还少有纯正的英伦风情。标志性的粉红主色调,迅速成为当年话题的英伦下午茶(司康饼获得的美誉几乎顶破了天),中国第一辆粉红色英伦出租车----是正经“服役”的英伦轿车,不仅仅接送预订了豪华下午茶套餐的客人,至今偶尔还可以长驱宝安机场接送客人。还有必要提一下我最喜欢的伦敦俱乐部式的Duke‘s,时至今日依然坚持只在晚上营业的脾气让我“耿耿于怀”,主要是因为,从中午到傍晚,阳光由白转橙,由淡转浓地拂过厚重的皮质沙发的光影实在太美了。

在深圳东海朗廷开业的那一年,伦敦朗廷正在谨慎而又积极地向自己的客人介绍自己最新的升级和改造计划。对于朗廷百年以来的熟客来说,对任何一次更新都情绪复杂,他们怕所谓的“与时俱进”让朗廷不再是他们熟悉的那个“家外之家”。朗廷始终要“是朗廷”,这很重要,固执的老客人甚至在预订客房的时候,都要详细地写明,自己喜欢住在老楼,虽然客房的面积上相较于后来收购整修的新楼来说没有什么优势,但依然觉得舒服,觉得那才是朗廷。

伦敦朗廷与客人之间的磨合旷日持久,而且酒店始终积极主动。平心而论,朗廷已经是伦敦西区定海神针一般的存在。百年来,朗廷一直是西区最重要的社交中心之一。为数不多的几次翻新和大修,都进行了详细的讨论和计划,一旦决定了就推进得坚定不移。朗廷是下了决心要做每一代人的朗廷的,精神内核像传家宝式地传承,表象上依然要能翩跹变化,“有限”迎合时下审美。何况伦敦本身策动着全球朗廷的新一轮更新,其他的酒店都会跟随着相继更新。

虽然只不过八年时间(深圳东海朗廷刚刚度过自己的8岁生日),又身处极为年轻的远东市场,深圳朗廷的更新计划依然展开得慎之又慎。客房几乎完全保留了酒店初开时的陈列和设计,得益于当年不计成本,花下重金定制的英式家具,经过仔细的保养,依然牢牢地定住风格和时间。而房间依然保持着新鲜状态的秘诀,在于对地毯、窗帘等等高频次的替换和更新,尽管客人大部分无法察觉,但这对于维持室内的气韵至关重要。甚至连床头上那几幅William Morris式的素描画儿,都会因为稍微褪色而及时更换。

公区最重要的更新从“行政酒廊”朗廷会开始。朗廷使用最久的粉色开始大踏步后退,成为细节上的点睛之笔,大片明亮的淡黄、深蓝占据主视觉,一方面极大扩张了朗廷会本身的空间感,一方面又能调和与室外现代都市之间强烈的对比感。尤其是黄昏日落时分,整片面向前海的落地玻璃中气象万千,反而是远距离观望前海的最佳位置。

有大手笔改造的,也有原有格局的生长和延伸。这明显先是挑着熟客的心思,需要从Duke‘s的正门进入,穿过整个空间,推开连接露台的门,才能找到地方。逸谷Perch是酒店为年轻人准备的部分。有别于唐阁的丰饶锦绣和Duke’s自身的郑重典雅,Perch明显更轻松,更随意,而且更不拘一格。其实若不是户外邻近那些新到扎眼的摩天楼,这里其实挺像藏在伦敦西区深处的新酒吧,有最新的鸡尾酒和最时髦但压得低低的电子乐。
01
月亮先生Mr-Moon
4年前
丽江的雨天,重新唤醒身体

醉氧48小时,渐渐恢复和清醒。
丽江的雨季已过,但大雨仍未停歇。
面前的玉龙雪山和白沙古镇,全都没在厚重的水汽和低沉的云朵里。
唤醒身体,唤醒身体。
01:03
20
月亮先生Mr-Moon
4年前
外滩悦榕庄所在的这个地块,实在是有些特别。面前隔着黄浦江直接望向浦东陆家嘴的建筑群,背后则是愈见繁华的北外滩。可是只要一转入公平路,城市喧嚣,车水马龙都被推得很远。这几年北外滩日渐拥挤和繁华,这一个小区域就像悬浮在城市上空的一个气泡,离都市很近,但依然保有自己的节奏。

悦榕庄的存在,牢牢地压住一种基调:即使在大都市的最核心区,也必然要坚持和保留度假村式的超脱和闲适。除了位于楼顶,可以无遮拦近望浦东、外滩和黄浦江大转弯TOP有较为浓重的色彩之外,大部分的空间都刻意扩张,色调淡远,大量的自然光,原生石材和绿植的配搭,意在稳住舒缓的观感和避世的氛围。一直引以为傲的悦榕SPA,另辟独立的入口和隐秘的通道,一路葱茏,直到以节气命名的理疗室内,几乎可以迅速地将人拉入原初悦榕庄在东南亚营造的秘境空间之中。

最好的视角几乎都留在了客房。有熟悉的老客人,宁愿更早预订或者排队,也要住进带有“悦心池”的客房,长方形的恒温按摩池紧挨着敞阔的落地窗,正对着浦东城景,从日出东方到华灯初上,像极了一个缓慢沉稳的长镜头。泰式长榻分在两头,早餐、下午茶、阅读、小憩等等,几乎都可以着落在这里。
00
月亮先生Mr-Moon
4年前
厦门,五缘湾,七尚。

越在一个成熟而且繁盛的旅行地,建造一座酒店的初衷,种种预设和思路,以及推进之中样样的变动和落实,才变得极有参考价值,并且极为有趣。
即使从全国范围来讲,也难有几个城市能够望厦门之项背:兼具山、海、岛的风貌,闽南传统和南洋文化的交织,现代文创与民宿产业的发源地之一,并且依然维持着惊人的更新能力。

在这样的城市里造一座酒店,七尚其实本可以不必这么“大费周章“的,做好居停的本分,与在地社区的略微呼应,其他的交给城市本身就好。目的地与酒店,极像“人保活,活保人”的相声,躺在厦门腹地,本身就如同一个摇篮一样。

但七尚从规划伊始心思就不止于此。酒店所在的五缘湾,是重整的新地,需要一座分量足够的酒店提气点睛。对于时间安排总是偏紧的旅人来说,酒店也可以不仅仅提供一种与在地的呼应,而是能通过提供持续的,能量密集的体验,从而激发出更多探寻本地的灵感和欲望。即使逗留时间过短,也能留下足够深刻的印象,和足够丰富的互动。所以负责设计的Layan就不可能天马行空,极尽夸张能事,而是要小心谨慎地构造一个“微环境”,隐隐与周遭牵连,但又要保持相对独立的“微循环”。

佛掌双叠式的入口让酒店区域从湾区稍稍跳脱出来。layan借着抬起的地势把所有的心思都装在了巨大的“方盒”之中。方盒并非封闭一体,而是循环演进,并且四处镂空,确保在白天的不同时段,都有大量的自然光可以透进室内。在保证了整体的光亮度与降低能耗的同时,也为室内灯光设计的The Flaming Beacon创造了发挥的空间。白天,光线透过窗户、缝隙等等透进来,仿佛被“吸”入室内,等到夜晚,室内的灯火沿着原路反“呼”出室外,一来一往,建筑就有了自己的“呼吸”,“呼吸“营造了空间自己的氛围和节奏,会让客人暂脱于目的地的日常,身心归拢至度假的状态之上来。

在漫长的酒店筹备期做的海量调研被提取精华,更多的出现在内里的细节和陈设上。现代风格的空间框架更适合舒适的居住体验,而构成丰富的,微妙的,成生态的目的地体验,则有赖于这些转向内里的,与当地传统和旧时光有关的细节映照。

大堂入口的那棵荔枝树移栽自某处萧条的古厝,树龄已有百年,经过一年多的呵护与恢复,已经开始继续挂果,延续当地起新剧就要栽种荔枝祈求平安富足的古老习俗。曾是古厝建造主要材料的绣石,被切成薄片,手工镶贴于墙面之上,恬淡素雅的暗白淡赭的主色调由其而来。在齐肩的高度,有微雕的木制莲花,以及倒悬滴落的水痕分布:一种时间流逝的倒叙阐释。在入口与大堂之间,有传统古厝里的天井,只是更加宏大,作为社交中心的天井庭院也转化为进入酒店后的第一座微型花园。

雕刻有神祇和图腾的垂柱,在酒店入口和中餐厅“XIA”的回廊和包厢前相互呼应。岭南建筑中特有的,添加蔗糖烧制而成的红砖,共有88万余块被手工一块一块地嵌贴在墙面上,可以和垂柱和水磨石一起造成传统岭南宅子的相,也能在全金属的旋转楼梯背后,营造标准的后工业风。在堂食大厅的墙壁上,还可以发现特意还原的“箜斗墙”的痕迹。这也是源自岭南的建筑智慧之一,既可以节省建材,减轻重量,又可造成空气隔层,避湿的同时,还能保证冬暖夏凉的室内微气候。餐厅主打融合闽菜,口味扎实又四方通达,倒也是对了酒店连接古今的脾气。

无论是在走廊,还是在全部面向五缘湾海域的客房之内,如此大面积的夹绢玻璃的运用少之又少。据说设计师曾经反复试验,究竟绢布要夹到几层,才能有足够厚实明显的纹理,泛出纯净的乳白色,保有隐私的同时,又能最大限度地容光透过。试验的结果是绢布加到了12层,不仅成为酒店高层走廊的一部分,甚至成为了客房中的巨型移门。客房格局通透,黄昏的时候,夕阳的暖光几乎是涌进房间里,一路浩浩荡荡铺到浴缸的角落。夹绢移门整片整片地被染成金色,素淡的主色调瞬间就可以张扬金贵起来。

其实可以在一楼多花一些时间的。酒店藏了心思,把几乎所有的公共空间都集中在了这里,以天井为中心,前后左右盘旋而去。大堂被拉长,是层叠递进的会客厅,也是首位齐全的行船客舱,远合当年厦门开埠,近合五缘湾“新”海之相。标志性的长桌贯穿整座大堂,集合前台、茶座、酒吧功能于一身。长桌前是酒店景观最美的地点之一:自然光线经过室外池塘的折射,树影的切割,在透入大堂之时已经迷幻非常。光线的角度越低,迷幻的效果就越盛。等到日头大概与户外长廊的屋檐齐高的时候,极受欢迎的“日落下午茶”还未收摊,融合了现代舞与太极的“入夜仪式”会在大堂上演。室外的池塘、回廊与泳池之间也是自有小径回环勾连,可以随意踱步互不相扰。而位于酒店左翼的长廊白天不甚出奇,到了夜晚灯光亮起之后就光华大盛,映得整个空间像一个水晶盒子。
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