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安全出口老段
60关注48被关注0夸夸
🎙️播客:安全出口FM
一个很有趣的、坚持讲垃圾话的电台
安全出口老段
1天前
希望多一些这样的思考 对听众 对主播 也对平台

石痴小伙k君: #播客观察 之批评的自由 好久没写播客观察了,没想到再一次写会是这样的契机。 早上我听了一期新的播客,是展开讲讲的最新一期,听了之后,我有一些不同的意见,首先在小宇宙的评论区发了,后面觉得不好,又发在了我的个人即刻账号上面。 果然,小宇宙上的评论不久即收到了主播的回复,言辞非常激烈。于是我把小宇宙的评论删了,保留了自己即刻上面的动态,但即刻上面的动态仍然引起了一些展开讲讲的朋友们的不满,于是我只好不吐不快,写了这篇播客观察。 1,什么是全民性 在古早的时候,如果一个人想要论证全民性,他会去找一些数据,比如说这部电视剧或者综艺,它的播放量是多少,上了多少个热搜,引发的相关话题的阅读量是多少个亿。但是现在,当一个人想要说明一件事的时候,他只会说这是我的地盘,听我的就好啦。 我不喜欢这种蛮横的态度,但显然它非常有效,因为一旦你说出来之后,双方就没有再继续进行沟通的必要了,它是一种沟通的终止符。 2,内容的群岛化 蜻蜓曾做了个播客客户端,“群岛”,虽然客户端做不下去,但名字并没有取错,播客内容变成一个个孤岛。 前几天我还看到一期播客的名字叫“女性社群真暖”,再早之前,随机波动早已把目标受众定在了一线城市的年轻女性,展开讲讲的粉丝群当然也很暖。 曾经,我们讨论播客如何出圈,但现在,当你指望一个播客会有公共性的时候,其主播可能并没有这个打算,甚至主动选择不被公众找到。 3,主播与听众是否能互相理解 展开讲讲是我挺喜欢的节目,但也不妨碍部分不喜欢它,对不对?90%喜欢,还是对应有10%不喜欢啊。 当我发完即刻的动态后,kyth劝我,多一点理解,是我不够理解他人吗。 事实上,我在不同场合看到过不同主播,吐槽听众对他们进行了一些不太正面的评论,前几天李厚辰还连发三期节目来讨论听众对他评论的无法理解之处。通常善意的粉丝会安慰他,别在意不同意见,但当听众表达不满时,却被要求更多理解。 为什么要听众单向地理解主播呢?不是该说互相理解嘛。 4,批评家的困境与我写播客观察的初心 通常,观察者们或者说评论者们会以批评者的形象出现,不然你能想象一个评论者,所有文章都在说好话吗? 我曾取名管窥播客,写播客观察,自称播客行业观察者,于是经常以批评者的形象出现。 据说批评者们经常陷入一个困境,当他与行业里面的人有更深度的关系之后,碍于情面,就无法再做比较尖锐的批评。 其实我的观察算很温和的了,但仍不免碰到这个问题。 现在想想,当时会来写播客观察,不就是想以第三方的视角观察行业,不被人情束缚嘛。既然初心如此,又何惧流言呢。 以后我会争取多写观察,谢谢大家。

00
安全出口老段
1天前
去年大火的哈维尔事件 现在怎么样了?
00
安全出口老段
1天前
绿河杀手(下)终于上线
做这个案件是曾经我们在泰德邦迪案件中提到了他 有听众就评论了说 :“你们能不能讲讲绿河杀手?”
负责案件的主播雨哥就马上就开始筹备了
没想到这么快就跟听众见面了 欢迎大家收听 这两个案件
00
安全出口老段
1天前
过冬必备
00
安全出口老段
1天前
又把自己耳朵旁边挠破了
00
安全出口老段
2天前
绿河杀手(下)欢迎大家收听

vol.50 因“戴绿帽”引发的世纪惨案,美国第一杀人魔绿河杀手(下)

安全出口FM

00
安全出口老段
2天前
00
安全出口老段
3天前
你身边有干货饥饿症患者吗?
20
安全出口老段
3天前
春节期间不断更 预告下:
1、原生家庭之聊聊咱爸妈怎么看待我们做电台这件事
2、相亲、团建、家庭聚会趣事
3、新的一年 我竟然赤巨资报名了一个灵修班
00
安全出口老段
4天前
谢谢粉丝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