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App内打开
大梦一场的董二蛋
339关注33被关注0夸夸
没什么好的,书读得还不多
大梦一场的董二蛋
24天前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00
大梦一场的董二蛋
26天前
Amethyst,有着神秘的空灵透明感,同时又庄重高雅,喜欢紫水晶的这种气质。
00
大梦一场的董二蛋
3月前

炮爷: 早上起来,看到一位朋友的私信。好巧不巧的是,正好昨晚半夜冲澡的时候,回顾了下自己的过往履历,就认真回答了下,发在了今天的公众号推文中了,再说几点思考。 ​ ​1.我觉得核心在于,你有没有独立面向市场赚钱的能力,如果没有,你或许只能给老板打工,养活自己,这是最稳妥的方式,没啥风险,除了失业。 ​ ​2.找不到职场打工的意义,这不是个别人的问题,我想,这应该是大部分人的问题,如果你在职场待过的话,应该深有体会。很多人都不喜欢在职场打工,也都蠢蠢欲动,但问题在于离开了职场,就要饿死,赚不到钱养活自己。 ​ ​3.我喜欢自由,不喜欢为别人打工时的太多束缚,所以选择了自己单干,为自己打工,目前活得还行,还没饿死。 ​ ​4.自由是有代价的,也意味着我放弃了继续走职场精英这条路线的可能。实际上不在职场之后,我目前的作息不是很规律,也没啥周末的概念。 过往我在大公司待过,也在行业知名的独角兽待过,也在初创团队踩过坑。离开职场前最后一份工作年薪40+,最后一份offer是一家大公司,年包在50左右。 ​ ​5.我选择离开职场,不是因为找不到工作的意义,而是因为找到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同时评估过后,我觉得自己在职场中一道走到黑,也没有年入百万的可能。 再者,相信自己的能力,自己单干,至少也能比在职场打工活得更自由,更滋润,我觉得这个才是离开的底气。

00
大梦一场的董二蛋
3月前

Joey乔伊: 当我们说起杭州的“电商基因”和“直播氛围”,我们具体在说些什么?分享一些信息和案例。 1. 人才密度 这是聊到杭州电商基因被提及最多的一个词。 来看看人才密度的具象化。 “浙江省商务厅的监测数据显示,目前杭州已有综合类和垂直类头部直播平台32家、近5万主播,直播相关企业注册量超5000家,数量列全国第一,带动就业超100万人。这相当于在杭州,每244个人里就有一个是主播;每12个人里,就有一个从事直播相关行业。” 我在杭州哪里吃个饭,都能听到隔壁桌在聊电商。 人才密度高意味着至少以下3件事情:招聘难度低、信息流速快、利益互通多。 举个例子,杭州达人直播电商团队的典型工作节奏一般是:中午前零零散散陆陆续续来上班,下午做直播准备工作,晚上开播,到凌晨1点左右下播。 下播之后,运营和招商团队再叫上品牌方,一起吃个烧烤喝个啤酒,一边复盘一边就把下一场的选品和机制给敲定了。 这种场面,在北京和上海是很少能看见的。 我在上海北京见了多的是朝10晚7的团队,一到晚上除了主播和场控其他人全下班了,其他事明天早上再说。 对于直播电商行业,很多数据都是即时反馈瞬息万变的,多变意味着需要高信息流速,否则在竞争中就容易失去优势。 2.供应链和上下游优势 先说供应链。各行业的电商产业聚集优势我就不提了,有点老生常谈。 举个特殊一点的例子,大家看明星达人直播肯定对9.9元的福利品很熟悉,在杭州我知道的就有好几家在专门做9.9福利品供应链生意。通过大规模的批量发货,极大压缩快递成本和供应链成本,一单9.9用顺丰发货且给达人佣金,还能有利润。 这种生意在北京上海有吗?我没见过。 再说上下游。 品牌方、达人、DP、MCN四个直播电商生态位凑一桌打麻将在杭州也属于家常便饭了。对于任何一个角色来说,在杭州都有至少几十个合作伙伴可选择。 且同样涉及到信息流速,这种合作对沟通的频率和深度要求都很高,跨城市合作天然有痛点。 3.人力和租金成本 直播电商作为一个劳动密集+密集劳动行业,对人力成本天然敏感;同时涉及到大量直播和短视频拍摄场地,对租金成本也一样重视。 人力成本上,除了好的操盘手(稀缺人才,到哪都贵)北上杭都差不多薪资以外,基础水平的运营、招商、主播等岗位,杭州的人力成本基本要比北京和上海低10%-20%左右。(但是今年好像没那么确定了,23年听到太多杭州CEO跟我叫苦不迭,招人成本骤升) 租金成本上,这个还是相对稳定的,杭州类似地段的同面积办公室租金基本是北京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左右。 以上。 直播电商失去了杭州,就像西方失去了耶路撒冷。 P.S. 引号部分数据引用自互联网白话的公众号文章《5万主播在杭州》

00
大梦一场的董二蛋
1年前
江江做的和果子
00
大梦一场的董二蛋
2年前
00
大梦一场的董二蛋
2年前

E01 孟岩对话南添:走进真实世界,成为渺小而无畏的自己

无人知晓

10
大梦一场的董二蛋
2年前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