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妙的很
125关注24被关注0夸夸
Little girl blue.
妙的很
15天前
一条线大概要拍个456遍才有流畅度吧)🫠
00:43
00
妙的很
12月前

老年得鸭: 之前我在公众号上分享,说自己最近拥有了一个职场上可以一起吃饭的小群体,我们甚至还以此为圆心成立了两个职场闲聊群,一个用于微信吐槽,一个用于抖音分享帅哥视频。那时我还沉浸在刚刚置身于集体的快乐之中,六个人的聚餐,六个人的话题,六个人才可以消耗完的山姆大包装虾片和39元的烤鸡。你知道独居惯了的人常常会因为找不到人分享而错过很多快乐,我想起自己一两年前购入的switch游戏机,因为唯一感兴趣的游戏需要双人协作,而被我搁置在家许久,直到上上周末一次集体聚会才得以拿出来使用。那时的我半夜和朋友们窝在沙发上快乐地敲动着游戏键盘,由于笑声太大而被楼下的邻居上门投诉。我们打开了最近网络上非常火爆的氛围灯,跟着音乐跳舞,我带上了三瓶白葡萄酒,每个人的脸上都闪烁着一种醉酒后的朦胧和放松。当时的我甚至想着,人类如果一直能过集体生活,也许爱情就不会被吹捧地如此之高了,友情也是一种极其美妙的情感不是吗。我觉得自己像是身处美剧《老友记》中的场景,一切景色都是温暖的。友情里,没有猜测,没有占有,没有谁必须要归属于谁的束缚,我们共同享有又彼此独立。当时的我万万没有想到仅仅相隔两周我已经感到如此的疲惫和无聊,尤其是经历了今天中午聚餐我全程的沉默之后,我的大脑敏锐地意识到,也许这样的关系不会存在太久了。像一段感情开始地轰轰烈烈最终又归于平淡无聊一样,我和这个六人集体开始出现裂痕和隔阂。我开始意识到人和人的不同是如此的顽固像一道屏障横亘在彼此面前,我不想再听那么多无关的男女八卦和抖音网红消息,我不想在做美甲和买衣服这种事情上花费太多精力和时间,我甚至开始厌恶起使用流行语的自己,家人们咱们就是一整个把麻辣烫吃完的大动作,天啊,听听这像是什么话,为什么我们一遍一遍重复又笑得前仰后合。我开始怀疑起集体的作用是否就是到最后把每个人变得庸俗和无聊,就像每一部烂俗电视剧里的情节,一些脑袋空空的人每天靠炫耀和八卦来填满自己的生活。可是我抬头看了看眼前这些年轻的面孔,他们神采飞扬的快乐是真真切切的。人们聚集在一起不就是为了逃避独处时内心翻涌的孤独吗,如果我对这样的话题不满意那么我又在期待什么呢?和那些看上去更为深沉的人聊工作吗?互联网现状吗?最新风口和行业趋势吗?怎样才能赚到钱实现阶层跃升吗?那不也是我一直厌恶和无法融入的吗?为什么现在又开始对年轻的朋友挑剔和不满?我想起那天八卦时,朋友对我说过的那句评价。其实你只关心自己吧。也许他说的没错,我所谓的孤独,本质是一直想要周围的人跟随自己的品味和话题所找的修饰吧。其实一直以来狭隘的人是我而朋友们早就已经看穿了这一点但依然包容地和我相处吧,我想起那次一个同事把《百年孤独》错读成了《百年独孤》而遭到我的白眼和嘲笑,甚至在之后几个月的时间里,我还时不时把这件事拿出来作为谈资和嘲讽他人的话题,这样的我又有什么可挑剔他人的呢?

00
妙的很
1年前
妙的很
1年前
你我都是孤独的宇航员,个人的终极浪漫,或许便是与自我的友好相处。
00
妙的很
1年前
买了🏓️盲盒 期待一下
00
妙的很
1年前
黑白海浪消亡史
00
妙的很
1年前

鸠摩小虾米: 最近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我觉得,我的每一次表达,无法避免,一定是片面的、充满偏见的、狭隘的。 身边即世界的逻辑,我们大家都知道。 但是我们真的又理解么? 我每次都要打一个很大的问号。 如果真正理解这句话,我们就不会再为他人的不同、恶毒、偏执和狭隘而生气。 我开始反思我自己。 中国的本科率是4%,研究生率不到1%,211高校全国不过区区100所,985高校更少。我一路读书,身边同龄的朋友,非211毕业的,我们都觉得学校名字没听过,三本院校已经是学历最低的“学渣”了。 我身边的同事,基本都出过国,而且不止一个国家,30%的同事现在都正分布不同的国家。然而全中国,拥有护照的人口不多1亿多,十几亿的人没有护照。 2020年,中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万多块钱,还远不到我俩一个月的收入。3万,这还是人均的数字,还要知道这个数字里,有很多很多人,远远在这个数字之下。 这里可能有人会说我在凡尔赛,真的没任何凡尔赛的必要。 我向来很讨厌凡尔赛这个形容,「描述真实生活」跟「凡尔赛」是两个概念。我认为我现在的生活,大部分都是出生地、运气、选择、行业、时代的综合作用罢了。 身边即世界,我身边好多好多人都过得比我好。 然而,这让我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 我的环境决定了一件事情:我看的世界不可能是真实的世界。 我已经成为了小比例的这部分人,于是,相对应的,看到的世界也是小比例的世界。 虽然我现在没有能力去定义「真实」这两个字。 但是,我看到的世界,跟真实的世界,是绝对充满着巨大的偏差的。 这就不可避免的导致了我这些充满着偏见和狭隘的表达。 于是这也更坚定了我想法:放弃理解任何人,尤其是互联网上。 真的,理解不了的,不可能的。 怎么可能实现呢。 我反正对一切事物都充满着悲观的情绪。互联网再发达,发展再快,最多只能让大家彼此看到罢了。 就这样而已,没别的了。 我也关注了很多我喜欢的博主。 他们总在忧国忧民。 我之前也是。我有很少一段时间,都处在不理解、不明白、不满意、不同意的阶段。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啊!」是我最经常发出的疑问。 我总在听他们说,互联网环境越变越糟糕,社会在“开*倒车”。 我也一样,我对我不理解的观点,充满着居高临下的鄙视和蔑视。 我不由自主地用“low”和“垃圾”等词汇,站在最高点轻蔑地笑着。 我总觉得:你现在还不懂,你懂个JB,你赶紧去多学习学习,提高提高理解能力,你会理解的。 后来我越来越发现,是我错了。 放弃沟通。 我甚至觉得沟通都是浪费时间了。 对彼此都是时间和精力的大幅度的消耗。 这个世界,我们一个个人,就像生活在完全一样的地方。 互联网,让我们在线上遇到了。 就像我生活在海边,他生活在山里,我说:“你看,大海真的好漂亮。” 他说:“世界上没有大海,你个傻逼你在说什么。” 就像我生活在30楼,他生活在3楼。我说:“你看,窗外的云层好厚,他说云你MB,窗外明明全是树叶。” 然后你们为世界的大海和山林,为云层和树叶大吵300回合。 最后互骂傻逼,回家睡去。你理解不了他,他理解不了你。 唯独没有care的,就是世界本人。 世界只能看着你们吵吵,心想:“好了,别吵了,你们都是要死的。” 即刻也算是我的信息茧房之一了。互联网上,除了即刻多人,还有哪个平台能特么读这么多字。 超过140个字以上,就不值得被看了。 很正常。 能看下去的你,才是世界上那个最小最小的角落的人。 我们不过在小角落里面互相认识了一下罢了。 有什么好看的,看不下去的,才是大部分人。 我不知道,我判断不了。 我不过是在猜测,正常的社会,或者说,在更大的社会范围里,这种140个字以上的东西,不被接受,才是更应该出现的一种结果。 没什么不能理解的地方。 就是有这么多人不喜欢杨笠。怎么定义「正常」的社会啊。 凭什么「正常」的社会要喜欢杨笠啊? 社会答应了么?社会care么?社会它真的无所谓啊。 是我们私以为,片面又偏执的,定义出了一个「正常」的社会。 有这么多人在网络发出莫名其妙的言论,有这么多人让你或义愤填膺、或头疼不已。 这些情绪,都是为自己的最无端的消耗。 你在想:“你为什么不能善良点呢?” 他在想:“我特么的善良了之后我的晚饭你来解决么?” 谁都没错,谁错了啊? 唯一错的是特么的互联网啊,让彼此相遇了。 我乱七八糟写了这么多东西,我早就跟自己说了: 就算现在没有,以后一定有人会不理解你。 不理解你,就会讨厌你、会骂你、会攻击你、会想尽方法让你不舒服。 要接受。这是不可避免的结果,是必然事件。 去,走到更大的社会单位里去。 看到一切,但是放弃理解一切。 明确我自己表达是为了什么。 我的表达,初衷本就是为了梳理脑子里零零乱乱的想法,本就是为了表达本身而表达。 千万不要尝试理解,没有用。 因为,我的这些表达,本身就是片面和狭隘的啊。

00
妙的很
1年前

史秀雄Steve: 我觉得年轻的时候真应该多看看那些优秀的长者们的故事,才能对自己的未来有完整和自由的想象。今晚上一口气看了两个长片,一个是《掬水月在手:叶嘉莹先生的诗词一生》,一个是十三邀钱理群那一期,看完了真觉得人生的宽广度太大了,太多可能性了。想想看,今天互联网一代的眼界和对生命的想象力的上限就是由一些普遍不超过40岁,甚至不超过30岁的博主、up主,大v,营销号编辑之类的人决定的,真是令人遗憾。 再说大一点,生命的剧本已经普遍沦落到一种非常平庸的城市中产style中,上大学,找好工作,结婚生孩子,把孩子养大然后希望他们重复你的人生,自己再混混时间度过晚年。我并不是说这种方式本身不道德,我只是觉得年轻一代就算想尽办法摆脱了不够完美的家庭和教育带来的影响,却会在独立自由后构想自己人生蓝图时继续遭遇到信息的贫乏、审美的单一和算法的围困。 看完这两个片子,心里是既兴奋又悲哀的。兴奋的是大师们的人生给了我太多启发,钱理群先生那句“脚踏大地,仰望星空”从我中学时代起就是座右铭,悲哀的是大环境似乎并不那么在意我们每个年轻人是否能拥有宽广的生命,能否在这人间走一趟的过程中创造一些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 总之,一些感慨吧,上面提到的片子鼓励大家都去看看,看完想到了什么,也可以写点什么。在暂时做不了什么的时候,至少作为一个有自省和自觉的人对自己做一些记录,也算是一种属于自己的体验。

00
妙的很
1年前
在数字堆 亦进亦趋 越奋力堆 梦境幻虚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