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马也Maye
140关注114被关注2夸夸
我们所言的漂浮感始终存在
当面对空洞的时候
看看风中的柳
看看升起的月
一切又都鲜活起来
置顶
马也Maye
1年前
坐在公交上,看夕阳西下,仿佛又回到我们初识的那个下午,看着夕阳,不知道后来会怎样。
新的变化即将发生,那些过往就像是楼下的植物一样,被全部推到,翻进泥土,明明今年春天还看过那簇桃花。
下了车,天边是厚重的云,夕阳收起光,天边有几抹残色。我送你上车,随后坐上单车,站在十字路口,看着路旁的骡子,不曾出现在生活中的骡子。一些都像是电影场景那样,有些不真实,仿佛今天过去,日子就落了幕。

你说,“只要你想,我就会在”。
这是一个誓言,我愿意相信,这是在充满变化的世界中,那点不会变的东西。
00
马也Maye
1月前
看了《黑神话悟空》实机演示后心痒手也痒,于是去打了一个半小时怪猎。
出了四次任务,被百龙深渊雷神龙按在地上摩擦,每次都三猫结束。
打完擦了擦手柄上的汗,嗯,手不痒了心也不痒了。
00
马也Maye
2月前
这条斑马鱼因为咬其他鱼被我单独放进了缸里,前天晚上还给它拍了照。
今天早上看忽然失踪了,水面上起了厚厚的油膜。
我寻思是跳缸了,但是找遍附近都没有,上网查了一下,有可能被吸进过滤器了。我看着过滤器和缸里的油膜陷入了沉思,我打开了过滤器,在海绵上翻找,果然看到了一个蓝色的...碎片🥲
20
马也Maye
4月前
舞蹈作为个人的表达,有着多种可能性
舞者的表达和观众的理解之间,又会因为个体差异有着一些主观的偏差。

我感觉到的是一种震撼,一种“我的情绪被看到”的感觉,是一种日常的情绪被压抑许久,最终释放出来的疯狂,自由,宛如末世的迪斯科。一瞬间没有太多语言能形容此刻的感受,最近通关的游戏《极乐迪斯科》给了我一种参考。是在大环境的压抑和一种弥漫开的焦虑和绝望中,渺小的个人用身体做出的反抗。

「舞蹈影像」我不是高级动物 Where is the happiness?_哔哩哔哩_bilibili

00
马也Maye
4月前
毕业已经两年了,校园生活已经成为一段开始逐渐淡忘的记忆。我在疫情之中唐突毕业,因为考研落榜,不得不为了留在北京、远离家庭而投入找工作的洪流中。后来我勉勉强强找到一份工作,跌跌撞撞又凑合地一路走来,两年时光飞逝。
放在人生阶段上,两年也不算什么,至少这两年的工作给了我足够的经济支持,不谈欲望,也能让我暂时活下来。但生活之余,总是有什么东西会在梦里返回,像是梦魇。可能是他人和自我对于“我”的预期吧。
今天家里打来电话,慰问了一下我最近的情况。随着聊天进程往后推进,父亲问了一个问题:“你放弃考研了吗?”,我没有回答,随着一阵沉默后的“大概”,父亲用近乎哀求的醉酒后的语气说:“试一下吧?”
心情又开始复杂了,研究生对他们来说大概是一个社会通行证,一个就业门槛或者一个别的什么东西,总之就是很重要。但对我而言,它好像不是这么回事,或者说,我对它没有概念。我们所说的考研,甚至可能是两回事。

说到考研,我在大学期间曾浑浑噩噩地加入了考研大部队,后来成为了炮灰中的一员。一开始也不知道选择什么方向,但确实不喜欢本专业,于是跨考了工业设计。这段备考的过程现在看来感觉就像是一直在梦里,没有什么规划,没有什么预期,就好像是把自己扔在了水里,然后说,“往终点游过去!”
明明是跨考,反倒是把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通用课上。没有怎么去复习需要复习的专业课,甚至没怎么去练习手绘。中间因为周围的同学找到工作而焦虑,后来又因为他人表白进入了恋情,终止复习。直到考研那天,想着既然报了名,还是参加全程吧,于是临时抱佛脚走上了考场。

分数线出来,显然,没考上。分数没上一区线,刚好过二区线但可选学校很少,于是放弃。

回想那段时间,最可怕的就是弄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浑浑噩噩加入考研大军而焦虑的感觉。那种感觉成为了生活中的隐痛,直至今日。以至于当今天听到父亲提到考研时,那种外界强加的压力和焦虑,又如山一般压过来。
我害怕了,我就是害怕考研,我不想再次经历那种漫长的准备,那种漫无目的地自我消耗。在我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的时候,考研的马拉松对我来说只是消耗。
我不害怕考试的那两天,印象里那两天我反倒是毫无压力,考试过程中反倒是挺沉浸挺享受。我害怕备考的过程,初试备战,复试备战,以及几千人竞争几个名额的那种紧张氛围。

但是害怕之余还是有一种渴望,我想回到校园,想回到那种有时间和精力学习新事物的状态,想回到那种有人愿意和我讨论金钱外的事物的环境中。哪怕那种生活对现在的我来说也算是一种“逃避”,大他者审视下的“逃避”。

最近公司开始疯狂裁员,涨薪无望,做的事情越来越多,让我感觉快乐的事情占比越来越少。总想着缩头躲起来,但人还是得面对所谓的现实。不选择也是一种选择。

至少现在考研和离职,总得选一样了
00
马也Maye
6月前
终于感受到了任天堂设备游戏联机的快乐
30
马也Maye
6月前
人们总是希望能给这个世界留下点什么
但大多数情况下
那些想要留下的东西随着时间很快就不见踪影
就像说出一句话
话说完,声音就散进风里

记一次播客录制意外:想要录一期谈论死亡的单口,话说完了,发现麦克风不在手机,而在一个劣质蓝牙音响上。点击播放,只有细微的,仿佛穿越时间的失真人声。
10
马也Maye
7月前
今晚接到了一个不熟的表哥打来的电话,开口就是,“兄弟,最近怎么样?”
当时心里的第一感觉是“谁是你兄弟,我和你很熟吗?”,细细一想,从亲缘关系来说,我还真是他兄弟。
00
马也Maye
7月前
婚姻和生育,对于一部分人而言,只是苦难的延续。一想到这点就感觉好痛苦,甚至连自己“是否愿意诞生到这个世界上”的看法都开始动摇。一想到自己可能只是某种不幸的产物或者奇奇怪怪的寄托,就感觉有些烦躁和崩溃。
30
马也Maye
7月前
马也Maye
8月前
昨天的大雪覆盖了路面,今晚,北京城内外的道路在晚上呈现出了不一样的状态。本想要在雪地中向着地铁站奔跑,最终却因为揣着爱和担心,坐上了回家的车。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