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App内打开
携隐Melody
12关注5k被关注16夸夸
携隐Melody
1天前
我最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不喜欢在卧室睡觉,喜欢在客厅睡沙发了。

☀️ 地理学家Jay Appleton曾经提出一个理论,叫「视野-庇护」理论。这个理论指出,人类喜欢混合环境,更具体地说,喜欢视野和庇护的一个平衡点。

我们喜欢视野,是因为广阔的视野能告诉我们哪里有食物、水源,或捕猎者正在远处向我们逼近。放到房子上,就是喜欢视野好,窗景佳的房子。我们也喜欢庇护,因为洞穴这样的地方能让我们躲避敌人和坏天气,在面对威胁的时候我们就增加了生存机会。

当有过多视野的时候,我们就会天然地想要寻求庇护;当有过多庇护的时候,我们又会因为缺少视野而感到恐慌(不知道这是不是幽闭恐惧症的根源)。

根据这个原理,最有成效的空间,都必然在视野和庇护之间达到了一种平衡。

这个理论回答了我很多长久以来的疑惑。

比如开车在草原上驰骋真的很开心,觉得视野开阔,非常舒坦。但从车里出来奔了一阵,就会觉得想要找个帐篷钻一钻,不想被无边无际的草原吞没。再比如,我很喜欢毯子从头裹到脚露双眼睛的安全感,但我对有同样包裹感的洞穴酒店却提不起兴趣。

原来我想要的是视野+庇护,两者混合的平衡啊!

怪不得我不喜欢睡卧室,喜欢睡客厅。因为房子本身提供了庇护感,此时需要视野的搭配,才能达到舒服的平衡。我客厅的视野极佳,但卧室就被隔壁楼挡住了大部分视野。虽然睡觉的时候是拉起窗帘的,按理说,窗外啥景都无所谓,但我就是觉得心理上有压迫感。

☀️ 还有一个理论叫「大教堂效应」,说的也是我们对环境的敏感程度。

大教堂效应指出,天花板越高,人们对问题的要点就越关注,对细节就越不在意。反过来,天花板越低,就对细节越关注,对要点就没那么在意。

这其实也呼应了视野-庇护理论。在视野模式中,我们关注的是所见之中最重要的信息,比如食物水源或威胁,而不是细节信息,比如草有多高,树有几棵。在庇护模式中,我们感到在洞穴中的安全,会集中注意力去考虑细节的东西。

怪不得在老家,我跑到屋顶秋千上去晃着的时候,就特别容易冒出很多创新的点子,做长远的规划。我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就好像没那么多创意和「高瞻远瞩」了。反过来,在阳台我就不太能专注写播客的细节文稿,在房间反而文思泉涌。

所以要提高执行力,最好在客厅支顶帐篷,钻进去效率最高🤭。想要增加创意,开拓思维呢,就最好去附近的公园走一走啦。
722
携隐Melody
6天前
怎么解决嫉妒的问题呢?

养成两种思维习惯。

☀️ 第一种思维习惯是:everything has a price。

只要你觉得他人的得到,背后自然有其代价,你就不会觉得资源分配有那么不平均。

比如美人是天然占据了很多资源,但美人也有很多负担。尤其是美女,H谣、骚扰、低估能力都是从小伴随的。如果美女不幸出生在教育程度不高,父母也没什么爱的能力,或重男轻女的家庭,那美反而是一种诅咒,一种不幸。

富也一样,富豪付出的代价也很大,富二代抑郁的几率也很高。权力更是附带着共情力被腐蚀,再体会不到真正的爱和被爱的幸福的高风险。

而且,得到的多,渴望就会水涨船高,渴望被满足的几率就会下降。

从幸福快乐的角度来说,这些人还真不一定就比普通人强。

这么想,你就会觉得,资源分配至少不是你乍看上去那么不均,起码嫉妒心会平息一些。

☀️ 第二个思维习惯是:every price has a reward。

这英文文法是不太对啊,就为了跟第一条对应一下🤭:每一个代价,都不是白花的,它必然有相应的回报。

我可能在赚钱这一维度上不够能打,哎,但是我做的事情绝大部分都是我自己喜欢的,这多金贵是吧。

或:我原生家庭很不幸福,我遭了很多罪,哎,但是我从这些磨练中提高了情商,获得了普通人没有的技能和眼界。

你要是只看到别人得到的资源,没有看到对方的代价,那就是蜡烛两头烧,一边在资源上被比下去,一边又觉得对方得到这一切如此轻易,那可不容易激发嫉妒情绪吗?反过来,看到对方的代价,再看到自己的资源,心理就容易平衡得多了。

即使不是为了解决嫉妒,从大面上来说,这两条也是有利于提升情绪健康的思维习惯哪。
918
携隐Melody
7天前
为什么人会嫉妒?

嫉妒其实是一种生存恐惧下的战斗心理。在《手机大脑》那一期,讲到过5-羟色胺(血清素)这个东西。它是一种神经递质,当血清素水平低时,快乐信号就会变得短暂而不频繁,最终可能引发抑郁和焦虑。

血清素跟人对自己社会地位的自我认知紧密相关。猴群中的首领,血清素水平,比地位低下的猴子要高出2倍。这就是为什么社交媒体的快乐值总体来说是负数 它让你跟全世界的网民竞争社会地位,从颜值、财富、学历、生活条件到人生经历的丰富度,多维度全面展开竞争。总有人从某个维度上,社会地位比你高,而且差距非常大。

于是你就一直感觉到自己的地位在下降。这种生存威胁就会让你对使你感到地位下降的人产生敌对情绪,TA如果下去了,自己起码会往上一个位置。

这种敌意就是嫉妒。



既然嫉妒是一种生存威胁下的反应,就说明,它只发生在你自己认定的「对比圈」内。

比如有个私信说,比自己后进公司的新人获得了销售业绩,自己就特别不是滋味,很嫉妒,但资历深的前辈获得销售业绩,自己就没这种情绪。

这说明你的「对比圈」内有新人,但没有自身前辈。换句话说,前辈已经脱出了你的圈子,你觉得他挣得了跃升的资格,你对此感到完全ok。就好比在一个部落里,你只会跟和自己同龄人竞争,很少会挑长老或酋长去竞争一样。

同理,身边的美人特别容易引发嫉妒,尤其是曾经的同学、同事、朋友。而我们很少会去嫉妒明星,因为明星不在我们的圈层。他们是遥远的。

但互联网不同,网上的人,尤其通过一些刻意营造,看起来就是跟我们一样的普通人,在同一个圈层,就是我们的竞争对手。如果他们是比我们更美更强更富有的,我们就会感到自己是圈层底部。但由于他们营造的形象跟我们差距太远,我们又很难嫉妒。

这就卡在自我厌弃、抑郁、焦虑这些难受的点上了。



我觉得「德不配位」其实是一回事。

就是一种「你跟我是一个圈层,你不配拥有比我更多的资源」的本能反应。

但由于「德不配位」这四个字的意思就是这种资源分配不均已经得到了大众的认可,我们觉得大众都跟我们站一边,就不再需要嫉妒,只会采取行动,去惩罚「德不配位」的资源夺取行为。

同样的,新进获得成功的人,比较容易招人忌恨,被人使绊子,也是因为刚脱离一个圈层,但圈层还没有接受这种地位的变化,仍然有一种你跟我同等地位不配拥有那么多资源的本能反应。

所以,要想更安全地度过这段时间,要么就要藏拙到差距足够大,要么就要在突然出名之后,迅速做好被人针对的心理准备。
49
携隐Melody
9天前
在权力腐蚀人的微博下,我发现对「共情」,普遍存在两个误解。

☀️ 第一个误解是共情让人容易受情绪影响,不能坚定心志,无法做事决断,不利于成功。

其实正相反。一个人,只有对自己的情绪,有非常强的管理能力,才能去敏锐感知和理解他人的情感。就好像一个显微镜,自己必须非常稳,才能仔细观察被观察的对象。情商同理,一个情商高的人,必然伴随着高理商 理性管理自我的能力 否则就不可能做出高情商的行为。

那些会被他人情绪或境遇轻易影响,自己反而情绪泛滥的人,并不是「共情能力太强」,而是太容易自我感动,管理自己情绪的能力太弱。共情力的一个很重要的组成部分,是给他人提供支持的能力。如果你无法提供支持,叫啥「共」情呢?就是你伤心你的,她伤心她的呗。很可能对方还要反过来管理你的情绪🙄。

共情力就是建立在保持清晰情绪界限、不被情绪吞没的基础上的。它要求其实很高,要求一个人能在敏锐地感受和理解他人情感的同时,自己的情绪管理得也非常好,有界限,有不轻易耗竭的长期主义,有提供有效回应和支持的能力。

所以,共情不阻碍成功,也不会让人显得特别软弱,影响重要决断。相反,共情是在拥有这些能力的基础上,增加了情绪敏锐度,和相应的提供帮助支持的能力。这是帮助领导力的。

在高管的自传中,我最喜欢的就是迪士尼CEO Bob Iger写的《一生的旅程》。他就是一个共情力很强的领导,但他同时在做出tough decisions的时候非常决断,共情根本没有阻碍他成为非常成功的CEO,在很多时候,甚至是帮助他拿到关键位置、关键deals的根本原因。

☀️ 第二个误解是人需要共情来洞察人心,领导需要洞察人心,这跟当权者失去共情能力矛盾。

洞察人心可不一定需要共情。相反,共情是在洞察人心的基础上,防止操纵人心的一道闸门。有了共情,就不会去利用这些人性弱点,操纵他人,甚至因为不会这么做,就不太会从拿捏他人的角度去做观察。

在《我们为什么会受骗》那一期播客里,我们正好讲过黑暗三角人格:自恋、反社会、马基雅维利主义。马基雅维利主义的人就天生拥有骗子天份。他们缺乏共情,但善于隐藏,喜欢操纵他人实现个人利益。缺乏共情正是他们善于隐藏和操控的原因 他们根本不关心他人感受,所以能不受愧疚感影响地伪装自己,利用他人。

很多骗局被揭穿后,大众会感到极度震惊,心想骗子是怎么能恬不知耻地去骗对自己很好的老人的养老钱,重病人的治病钱。你们看,这就是没有同理心,没有共情力的人,才能如此冷漠而高水平地行骗啊。

总之,共情不是什么软弱的表现,也不是要付出被他人情绪吞没的代价,更不是用来操纵人心的工具。共情是一个对能力要求很高的技能,也是防止人类疯狂可怕一面的安全闸门。没了共情,就像没了痛觉,听上去让人自由,实际让人短命。
210
携隐Melody
13天前
本周推荐一本《好情绪养成手册》。

我看完才发现这本书的英文原名居然叫《A Manual for Being Human》,这不就是人类使用说明书嘛🤣。跟《纵横四海》撞主题了哈哈哈。

跟《纵横四海》的分类不同,这本书的第一部分是从心理学角度,把人的成长分为好几个阶段,详细说明每个阶段可能发生的问题,这样来做说明的。也可以理解为,是一个养成系指南。第二部分,是针对已经形成的问题,提供解决方案。

我很喜欢这本书,虽然很多人读到前面可能会觉得有点无聊 它写的很细。但正因为它写得细,它才更实用。我看过很多心理学的书,大多数在阐述问题形成原理的时候,还是集中在原生家庭。也有很多书提到,原生家庭是广义的,包括影响很大的老师、亲属等。但还是很少有书,能尽量细致地囊括有可能伤害到我们的所有因素。

缺少完整的影响因素,会让人在对自己问题的追根溯源上,看不清全貌,看不到一些容易被忽略的影响,从而陷入困扰,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样,或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其实有很大的问题。

比如,一个人出生在经济宽裕的家庭,父母事业成功但也非常爱自己,从小上私立学校,长大想出国出国,想继续读书就读书,想工作就挑自己喜欢的工作不用计较薪水,这么顺的成长环境,而且有爱,除了可能傻白甜之外,应该没有太大问题吧?

但是这个人有很严重的无法说不的心理问题,严重到被这些无法说不的无理要求吞没,严重影响工作的质量和效率。跟她提出很多遍,她也无法改变,只会随着时间的累积,越陷越深,问题越滚越大。一开始我觉得非常疑惑,这个很明显是CPTSD了,但是什么造成的呢?父母很爱她啊。再追问下去,发现她遭遇过校园霸凌。也不是身体上的霸凌,也没有特别严重,就是排挤欺负。

无独有偶,我接触到的另一个朋友,也遭遇过校园霸凌。她的情况跟前一位相反,父母各自有一些问题,所以她的自我疗愈重点也是放在原生家庭。但随着接触日深,我越来越发觉,其实她的很多行为模式,尤其是防御反应,是被校园霸凌的经历触发的。

在《好情绪养成手册》中,就会特别列出,进入学校之后的阶段,需要主意的心理创伤因素,其中就包括了校园霸凌。也就是说,这本说明书,是告诉我们:幼儿在家里可能遭遇什么,到了上小学了,进入学校了,可能遭遇什么;到了青少年时期,荷尔蒙变化了,可能遭遇什么,等等。

除了校园霸凌,社会风气也是一个很容易被忽略的创伤因素。比如,如果在十几岁少女时期,接触到的风气是对容貌极度推崇,就容易引发容貌焦虑,在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心中留下创伤(总之成年前心理真的很容易创伤)。追星要是追的不健康,要是陷入粉圈那种颜值即正义,忽略一切其他的气氛,就很容易造成这样的创伤。自媒体平台大量制造轻易的成功,也会造成焦虑,也是创伤。

这就是我特别喜欢这本书的原因:创伤并不只来自原生家庭。不同年龄阶段,可能造成创伤的主要影响力是不同的。这本书能带着我们回顾父母、亲戚(是的这本书特别提到了亲属的影响)、学校、老师、同学、社会等各方可能造成的影响,就比单从原生家庭找原因,要全面细致多了。

找完原因,知道是什么经历造成自己今天的创伤后,后半本书则提供了各种全面的疗愈方法,真真是按照说明书的要求写的😅。

这本书不但适用于觉得自己有心理创伤的人,也适合不觉得自己有大问题的人,因为人长大真的很不容易,过程中总有磕磕碰碰,即使没有留下严重的伤口,也会擦伤、撞青、留下疤痕。通过这本书,理解原来这些都可能或多或少伤害过自己,都影响了今天自己的行为模式,真的很有帮助。

推荐大家都读一读哦~
834
携隐Melody
15天前
在最近一期纵横四海播客节目《驱动力》里,讲到内驱力背后的第一个根本需求是安全感。

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这个需求对自己各种人生决定的影响有多大,或者说,在多大的程度上推动自己做出了实际上并不符合自己长期利益的决定。

比如,这么多人考公考研,都是经过了理性分析,认为衡量得失后,这就是最适合自己的路吗?

我觉得大部分人都不是。大部分人都是因为太缺安全感,因而追求了一个当下看来能提供巨大安全感但要付出巨大代价的选项。就好比人在饥饿的时候,会特别想要吃垃圾食品,渴望那种一口下去热量爆炸的感觉,已经没有办法考虑从长期来看的身体健康。

但我们明明是可以避免这种饥饿推动的不健康饮食的。

这涉及到两个了解,一是了解自己在什么时候会饿,二是了解如何及时化解这种饥饿。

放在安全感上来说,就是第一,充分了解自己现在正处在安全感匮乏的状态中,了解是什么导致了这种匮乏,这种了解本身就可以化解一部分焦虑。第二,采取更长期主义的方法,来减缓这种匮乏。

是什么造成了我们的不安全感呢?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但这里有两个因素非常容易被人忽略:

第一个是大环境带来的不安全感,这指的不仅仅是你具体找工作遇到的困难程度这种大环境,而是更抽象的、整个更高层次的大环境是不可预测的、动荡的、并不乐观的。这种环境滋生了相互争抢有限资源的紧张感。

第二个是社交媒体营造的病态的放大的比较。这种比较的放大一方面来自比较范围的扩大:全球网民都参与了这场比较,而不是我们本能中所熟悉的那种150人部落(其中跟自己年龄相仿、同性别的比较者只有50人),所以总有人比自己美、比自己有钱、比自己时间自由。另一方面来自流量法则:越是营造轻易成功,越容易抓人眼球(因为这是现实生活中极少见的戏剧性案例),也就越会被算法选中推送到更多人眼前,直到似乎所有平台都充斥着这种轻易成功的人生。

这两个因素对人的影响比很多人想象的大。你以为你的不安全感只来自于工作难找,实际上你的不安全感已经很深了,就好比你以为你没有那么饿,只是有一点饿,实际上你已经饿疯了。

饥饿度越高,你的决策就越短视,越冲动。

那怎么用更长期主义、更健康的方式来缓解这个饥饿度呢?

要有意识地用各种小剂量的进食,来缓解长时间得不到大剂量满足的这种饥饿。在任务管理上,要增加规划,因为规划可以减少不确定性和突发事件的影响;在日常生活中,要增加跟家人朋友的线下真实互动,花时间维护关系,这样可以增加社交支持网络带来的安全感;在工作中,要不断经过一些不那么愉快的训练,培养自己的可迁移技能(比如多输出,保持写日记等,都是增加自己的表达能力,情绪敏锐度等);最后,还可以用正念练习,来增加当下感,这种当下感也能提高安全感。

这个过程一定要耐心,记住这些都是小剂量的改变,所以它们的效果要一段时间才会显现,而不是当下立见。但小剂量型改变往往都是可长期持续的,不像大剂量是凭运气,不可持续的。所以长期来说,还是小剂量们胜出哦。

改变自己的安全感水平,你就不会因为无意识的匮乏,推动自己进入其实并不健康的亲密关系(只为有个人在身边感到安全),或追求其实长期来说会让自己压抑和抑郁的工作,而是进入一种更有底气的蛰伏,静待机会。

EP43《驱动力》:为什么随着年岁增长,我们越来越麻木了

纵横四海

412
携隐Melody
17天前
我已经吐槽过好几次现在自媒体喜欢宣传轻易的成功这事儿有多有毒了。

宣传轻易的成功,会让人觉得大多数事儿都很简单,大多数人都比我优秀,就我成一件「简单」的事儿都那么费劲,那一定是我特别差。其实还有另外一种解读,那就是我这么正常的有能力的人都不行,那那些自媒体说的故事一定是假的。

怎么区分这种健康的自信,和膨胀的自大呢?

通过观察真实生活细节。

比如,我妈是一个非常有生活能力,学习能力也很强的人,她和我舅年轻的时候甚至自制过小提琴。她养花也不错,多肉尤其养得好。我经常问她为什么不养A花,为什么不养B花,它们都很好看。她会说A花容易生虫,B花每逢夏天就晒死,养不活。

我的意思是,我妈能力绝对强。她养不活这些花,是因为她不想花这么多时间养护。那反过来说,不想花那么多时间打理花花草草的普通人,就不太可能养出自媒体上的那些美丽花园。

所以如果我刷自媒体只看得到美丽的花园,产生了一种花园很容易搞的错觉,我就会问自己:我妈这么厉害的人(是的我对我妈有滤镜,我妈真什么都会)都做不到,博主们为什么能做到?只能是因为他们专门做这个的对吧?

专业人士分享专业知识、经验、洞见,当然很好。但全职种花,跟全职博主,是有区别的,前者通常会亮出全职身份,因为这是专业的保证;后者通常会淡化全职身份,因为要营造一种普通人的生活感。

我们要识别的是后一种。

你的现实生活经验越多,你越容易识别后一种。不仅仅包括具体的真假,比如前面说的种花的例子,也包括一种抽象的成功的概率。如果你在生活中,切实感受过「持续」种出漂亮的花是多么不容易,「持续」种出菜是多么不容易(我妈出去玩两天,回来菜就被虫啃光了😂),「持续」养好宠物是多么不容易(猫是很好养,但富贵生病时也超级折腾,还费钱),你就会有一种最简单的事要持续做成都非常不容易的生活智慧。

你会意识到,事情都是不容易的,只是做多了娴熟之后,我们适应了这种不容易。以及,每个人都只有时间精力,做好很少数的几件事。有了这种基本盘的生活经验,再看自媒体上铺天盖地地这也轻易成功,那也轻易成功,就不会上当受骗了。
727
携隐Melody
20天前
本周推荐一本《心理医生的故事盒子》。

我超喜欢这本书。它真的很好读,内容就是一个个的寓言故事。但同时它又非常发人深省。

用生活化又有趣的故事,四两拨千斤地在很短的篇幅内,一下子讲清楚深刻的人生哲理,这就是寓言故事的魅力。在读这本书的时候,我才想起我学到的大多数基础的人生哲理,似乎都是在小时候的这些寓言故事中自然而然地继承而来。

这些故事在我们中文环境中,大多已经成为了成语,比如愚公移山、掩耳盗铃、买椟还珠、亡羊补牢。也有一些不是成语的,也都很简洁,比如寒号鸟、农夫与蛇、东郭先生与狼、司马光砸缸。还有一些是系列故事,比如阿凡提的故事。

长大后,我好像就再也没读过类似题材的小故事了。我也好像就再没学会过什么新的人生哲理。

但我觉得经过了许许多多的生活磨砺后,真的很有必要,重新通过寓言故事,洗刷一下我们对人生哲理、宇宙规律的认知 这正是我读这本书的感受。

我印象很深的一个故事,是作者自己原创的《被锁住的大象》。

马戏团里的小象,从小就被栓在一根粗粗的桩子上。小象一开始的时候,拼命挣扎,想从这跟桩子上逃脱,但它做了很多的尝试,把自己折腾得遍体鳞伤,仍然挣不开这跟桩子。于是,从某一天起,小象安静了,它不再做徒劳的尝试。

慢慢得,小象长大了。它变成了一头非常有力量的青壮年大象,它现在可以轻易地把桩子从地上拔出来,让自己自由了。但是,大象却从来没有这么做过。

在心理学上,这种外人看来明明能轻易逃离,自己却陷入深深无助的表现真的太普遍了。我总是试图跟人解释:原生家庭造成的心理问题,本质上是一种小时候很有效的自保方式,但长大后它不再适用。你要意识到自己长大了,小时候无法面对的,无法处理的,无法逃离的,现在都变了。你需要自己付出努力,去修改现在已经严重困扰你的、过时的自我保护机制。

但这么多解释不如这个短短的小故事讲得清楚。

也许大象还是没长到能撼动桩子的地步,也许已经长成了。最好的方式就是,每隔一段时间,就去试试看拔这个桩子,摇动它,坚持下去,也许突然有一天,它就被你拔出来了呢?

另一个我很喜欢的故事是《奶油里的青蛙》。

有两只青蛙掉进了一罐奶油里。奶油很软很滑,无处着力,所以任由青蛙怎么蹬腿,它们都无法跳出罐子去。其中一只青蛙,在瞪了很久之后,决定放弃。它说:我们绝不可能逃脱了,与其把生命最后的时间花在无望的努力上,还不如就此安息。

另一只青蛙却不肯放弃,它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努力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它一直坚持蹬啊,蹬啊,突然,它脚下的奶油凝固成了黄油(不停搅动奶油,奶油就会凝固),它再一蹬,就轻松跳出了罐子。而那只放弃的青蛙,已经淹死在奶油里了。

我读完在心中大声哇了一下。我曾经鼓励过很多人,在看不到希望的时候,也要坚持,因为你不知道问题的解决方案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出现,你预料不到结局。这就是leap of faith的意义,你要有信仰(对我来说这个信仰就是爱),这个信仰会让你在看不到着陆可能的时候,仍然纵身一跃,这个信仰会让你有即使会死,也要die trying的决心。

放在心理学上,我曾经跟不敢去爱的朋友讲过,你缺的就是对要去爱的盲目信任,也就是信仰。当你不敢去爱的时候,你就不可能感受到去爱的那种感受,得到去爱的回报。而因为没有回报(也就是能安全接住你的着陆点),你又不容易跳。这就是个死结。你必须先行动,才能打开这个死结。这就是fake it unitl make it的原理,就是行为疗法。

是不是都是非常厉害的故事!真的很推荐大家去读。
1238
携隐Melody
22天前
很多人问我怎么寻找自己的北极星。答案是四个字:格物致知。

意思就是,你需要不断自问自答,探究你自己的问题。

探究的方向有两个:1️⃣ 你在恐惧什么?2️⃣ 你潜意识在遵从的规则是什么?

得到答案后,再进一步思考,它们是否合理。



比如拖延,适用第一个问题:你在恐惧什么?

你明知道逃不过去始终是要做的,你也知道做了对自己好,不做会面临一些你不乐见的后果,这些都应该推动你做这件事,但你一直拖延不做,那就说明有比这些动力加在一起都要大的力量在阻碍你。

拥有这么大的力量的通常就是恐惧。

最常见的恐惧是害怕结果。注意,不是单纯害怕失败哦,是害怕结果真的来临。任何确定的结果,都是一种来自现实世界的反馈,是一份近期的自我评估。而很多人并不想要得到任何来自真实世界的反馈,不想要这个自我评估。

所以拖延其实是一种掩盖真实评估的策略:这不是我全部的实力,我只是拖延。

从这个角度来说,越是用实体理论(entity theory)看待自己 觉得智力和能力是需要证明的东西 的人,越容易拖延。对这样的人来说,每一个结果都是一个自我证明,而不断证明自己是很累的,也很有风险,尤其是当过去有过更好的证明时。拖延就是一种取消策略,取消这次证明,这次证明无效,因为没有发挥所有实力嘛。

当你真正明白自己在恐惧什么,你就可以做出选择。选择继续采用实体思维,觉得智力和能力是一种需要证明的东西,你就不太可能改变拖延。选择增量理论(incremental theory)— 觉得智力或能力是一种需要发展的东西 每一次结果就都会帮助你发展,你就不太会拖延。

周边评价对你的影响也会影响拖延程度。比如成绩不太好就会遭遇冷嘲热讽,或无形的社交地位的下降,你害怕面对这种社交压力,你就会拖延(拖延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用的借口)。如果你能理解,真正对你有用的就是自己成长,看谁笑到最后,就不太会拖延了。



类似烦恼自己情绪波动大这样的问题,则适用第二个问题:你在遵从什么规则?

拖延,我们知道是会产生坏的结果,比如浪费了时间,限制了潜力发挥,没有好好去发展自己的智力,错过了机会等等。

但情绪波动大,只是一种客观描述,后面没有跟着什么坏结果。如果真的导致了坏的结果,一般问题就会是这样问的:我脾气暴伤害人、我路怒、我控制不住情绪耽误事儿,怎么办?

如果你没有这些负面结果,那为什么要忧虑所谓的「情绪波动大」呢?

所以这种问题,真正要去格物致知的,是你为什么要遵从「做一个情绪平稳的人」这条规则?它是谁施加给你的?我们依据什么价值观,决定要遵守?如果这跟我的价值观没有冲突,我又为什么觉得自己应该这样做呢?

我接到过很多这类的问题。比如,无法做一个温柔的人怎么办?怎么成为一个外圆内方的人?如何会来事儿?

我的回答都是:为啥要做这样的人呢?静下心来,仔细想想,这条规则是谁教给你的,TA们教你这条规则背后的动机是什么?

是谁让你做一个温柔的人?付出了你大量情绪劳动的代价,获益的是你自己,还是教你的这些人(当我们说教你的人时,指的不一定是具体的人,而是一个抽象群体)?

是谁让你做一个外圆内方的人?付出了知行不合一,天天假装的代价,不能做独特的自己,获益的是你自己,还是输出金句的营销号?

又是谁让你做一个会来事儿的人?如果你只能看见这样的人会成功,而你妥协了,成为了这个群体中的一员,那获益的真的是你自己(你会更快乐吗),还是制定这种规则,在顶层获利的人?



持续问下去,一时找不到答案,就反复在心中琢磨,反复去比对自己的价值观。

这个过程就是擦亮你北极星的过程。

北极星越亮,你的内耗就越少,你的行为模式就越稳定和可持续,就越能真正踏上厚积薄发之路。
1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