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楼烧烧
860关注2k被关注39夸夸
骚不能停🔞
两只猫
暹罗叫丁满,蓝胖子叫彭彭🐱
头像来自☛@叶不归
“云霏霏而承宇”
“夜皎皎兮既明”
置顶
楼烧烧
2年前
我也想试着写给女儿一点什么。可是将来我父亲的角色当的好不好,我也不知道,她也尚不会表达和评判。
只是想,在我身上发生过的,曾加诸于我身上的不快与烦恼,不能让她也体会到。
像所有孩子一样,她也会像一把时间的尺子,记录光阴的迅速。
我希望她什么呢?
说不清道不明,毕竟爸爸我才刚到社会上走一遭。
我只希望她快乐。
想她有喜欢的玩具的时候我会毫不犹豫的买下来(现在其实在想这样会不会把她惯坏)
想带她去游乐园,
想给她和她妈妈变着花样的做饭吃,
想在她人生中每一次家长会,每一次重要的时刻都在,
想把我童年从未得到的在她的童年填满。
任由她像春草一样肆意生长,
我也想她是自由的。
至于爱情,它是世界上最甜蜜的美酒,又是最苦涩的苦果。它变化多端,却无比有吸引力。
在保护好自己的前提下,我会支持她,但是追男孩子的个中细节,就让她和她妈妈商讨吧。
毕竟父亲都不像门口聚堆的大妈一样叽叽喳喳,我也不能例外,这叫高冷。
嗨,其实我还是想知道细节的,老子种了这么久的小白菜说拱就拱那我不要面子的吗!
其实,爱情嘛,像我和她妈妈一样就好啦。
以上,是给女儿的,如果不幸是个男孩……就当他是个意外吧。
316
楼烧烧
2天前
看看天
20
楼烧烧
4天前
西塘野摄
10
楼烧烧
6天前
中元节是不是能碰到城主?
31
楼烧烧
6天前
00
楼烧烧
7天前
求一个嘉善上海周边的即(酒)友群
30
楼烧烧
11天前
立秋不端饺子碗,
80
楼烧烧
11天前
瞎写了点
10
楼烧烧
13天前
这是我一部分书,剩余的部分,粗分之下有三块:比如专业书籍,因为工作随时要用到,几乎把那张橡木大书桌占据了半壁;另有一些,在无人使用的次卧的地上,高高层垒,密林杂集;还有一些词典类或者杂志又或厚厚书壳的版本(有段时间很爱出这样的,书签一般是一根红线)则打包整理,放进纸箱,在我老家旧房子里安居。
读一辈子能读多少本?今天就想到这个问题了,有不少读书人都问过这个问题,不过他们自己的结论我不记得了,我想假如我寿终八十(不算妄想吧),大概能堪堪破万?
或许这个估计过分乐观些,毕竟还得算上重读,我也承认,很多书未重读,就不算读过。
我从小学三年级开始正式阅读,不算上之前那些我在上面会乱涂乱记的绘本,我想可以从三年级开始算起。当然当时有很多字不认识,于是我能略过就略过,略不过就瞎猜字音(贻患无穷,我到今天仍是别字大师),再不行,翻字典咯。
就这样开始,读《资治通鉴》,《史记》 ,《三国演义》,《朱子家训》——它们的确在外公的柜子上摆在一起,旁边还放着纸包的柿饼,我每次费劲地把它们挪移下地,总会顺一块柿饼奖励自己。
镇上干部们的图书馆换了新书,淘汰下来的旧书,因为负责处理的人是我爸妈的朋友,他就做主送给了我。真谢谢他,虽然那些书实在老得够呛,定价都是几毛几分起,并且案首语还警告读者,必须要批判性“吸收”,警惕毒草,警惕资本主义。
那些是《牛氓》,《红字》 ,《巴黎圣母院》,《双城记》,《人间喜剧》……
对了,你们知道《汤姆叔叔的小屋》还有个名字叫《黑奴吁天录》么?
在学校里我也看叶圣陶,张天翼,郑渊洁,杨红樱《笑猫日记》是我读得关于杨红樱最后一个系列,郑渊洁长大之后,我还是会想翻起。
到了中学,网文的时代来了:《诛仙》 ,《兽血沸腾》,《张三丰异界游》,《神墓》
后面我找到了比网文更刺激的东西,就是侦探小说。江户川乱步,雷蒙德钱德勒,阿加莎,柯南道……
曾几何时,我迷侦探小说迷到昏天黑地,读得体乏神虚,坚持跑了一个冬天的步,身体才好起来。
在课堂上,自从蒋子龙的《蛇神》被没收掉之后,我学聪明,开始读薄杂志。
《读者》和《格言》,我开始期期必买。再几年后,我开始学相声写相声,发现《读者》上常出现的一个作者,居然和资深相声论坛的一个老大哥是一个人,字的缘分,真是妙不可言。
还有些记忆,想起来可笑可贵:
被同学催着还书,一夜之间读完了叶广苓的《全家福》,刚刚天光亮起的时候,正好也翻到了最后一页。
读太宰治,给我同寝室一个忧郁的美男子同学背诵《人间失格》段落,最后我们拥抱哭泣。
如果你后来买《人间失格》,发现推荐语上有鲁迅和高尔基,不要怀疑你的记忆错乱,这两位大佬的确未对此书发表过简评,此处滥觞乃我十几岁时的网络书评,被改头换脸按在了这两位身上。想起来,真是罪过罪过。
抽了一支烟,我发现又可以扯一扯了,我想多写一点,下次有人找我推荐书,我就把这些内容甩给他,任君自取。
谈狐说鬼,姑妄言之的书,我也喜欢的。《子不语》,《阅微草堂笔记》 ,《幽明录》 ,《酉阳杂俎》
写《鬼吹灯》而得大名的张牧野,更是他出一本,我买一本了。
扯淡也是蛮好玩的事,试胆大会垂钓水鬼,钓虾被外星人抓走,发现自己爸爸融化在万能药水里,无限生长的阳具,我迷九把刀迷得要死。
杀时间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蔡澜和李碧华加上亦舒,号称香港新天地出版社三大台柱子,我读他的书,读了上百本,因为有很多内容重复组合重复出,但一看到,就忍不住读。可能对于吃喝玩乐,声色犬马我太不通了,忍不住要跟这样的高手学习学习。
刘震云的小说,我也是出一本买一本的,看到至今,仍觉得让他得了茅盾文学奖的《一句顶一万句》最好。
更有些书,我爱到能读完他的全集。像老舍呀,王小波,汪曾祺,他们都是真正的幽默,而不是自以为之的肉麻当有趣。
有时候,喜欢,但一直没试图读完过,孙犁的《耕堂劫后十种》就属于。
木心呢,是喜欢着,喜欢着,突然有一天就看不下去了,读完他的一辑以后,这种念头就冒了上来。
村上春树也是到后面就读不下去了。
从一开始不太喜欢,到读到痴迷。门罗和石黑一雄都是吧,那都是过了几年,才体会到平淡如水中,有千万种潮海升平。
马尔克斯是从头爱到尾了,卡佛也是——因为先读了卡佛,就没那么喜欢耶茨。
有时,是另外一种样子。正是读了福克纳,才能爱麦卡勒斯和奥康纳。
我对博尔赫斯简直像追星,他的每段话我都想记下来——这样看起来,读书人的心智水平也不比追星族要高明多少。
肯定还有遗漏的吧,可再往后下去,这岂不是成了报菜名?
但我还是宁愿念个开头,我想请你如果哪天真的想看看书,卡尔维诺,福楼拜,纳博科夫,契诃夫,都是川菜馆子里面的宫保鸡丁,鱼香肉丝,绝对不会出错的选择。
啊,我真幸福。
50
楼烧烧
14天前
“我若是喜欢什么,心里就再容不下别的,永远都会记着。一千遍,一万遍,多少年都不会变。”
30
楼烧烧
15天前
自创了一个超好吃的汤底!
西红柿画个十字刀热水烫过去皮,然后切成小块捣碎,在里面加入糖(略多一点),耗油,十三香,还有一点盐,再来一勺朝鲜辣酱,小葱的葱白葱叶分开,大葱的葱白一段,切碎。两个鸡蛋打散,羊肉,虾滑准备。准备工作完成。
起锅烧猪油,大小葱葱白爆锅(这样会有两种互补的葱香味),下刚才的西红柿底料炒香,放羊肉,炒变色了之后加水煮开,下虾滑和面,最后快出锅的时候倒鸡蛋搅成蛋花出国。
快去试!真的超好吃!
另:太香了吃得太着急所以忘了拍图,下次一定.jpg。
有我微信的人不要评论我早上翻车的煎饺!🤡
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