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宋一松
10月前
刚看到这条微博,因为涉及到我的日常工作领域稍微展开说下。

我两年前在预测内容推荐技术的下一阶段发展方向时就讲到过增强学习。现在在很多细分场景也早就开始应用,比如说在消息推送上以用户的长期活跃而不是短期打开率作为优化指标。但我并不认为这个能解决社交网络的环境问题。增强学习的好处是解决了短期反馈和长期活跃之前的换算问题,把两万名算法工程师和他们的实习生们从一部分痛苦的调参工作中解放出来,也让分发策略从长期上达到更高的价值创造。但一个更加追求用户长期活跃的社交平台就会是环境更健康的么?我对此深表怀疑。

人们常常会把社交网络环境的恶化归结于两个原因,一个是个性化的算法推荐带来的回音室效应让人们更加极端化,一个是公司针对短期的趋利性所带来的恶劣后果。我很可以理解这两种情绪。但事实上这两种论述都把问题简单化了。前者很容易找到那些没什么算法但环境依然糟糕的平台来作为反例。至于后者,虽然现在互联网巨头在大家心中已经变成面目可憎的存在,但基于股权集中在创始人手里的现实,这些平台可能是最会把目光放长远的公司了。非要说的话只能怪资本主义的原罪。

我认为网络环境的恶化是内生性的。正如我在之前关于TikTok的文章里说的那样:“软件和互联网确实是在吞噬世界。但这种吞噬是魔人布欧式的。软件和互联网在吞噬世界的同时,也变成了世界本身,揭示了世界本来的面目。有美丽的,也有丑恶的”。

我们曾经赞美互联网的美好,是因为它带来了内容的极大丰富。这个描述放到现在依然成立。不同的是,在这些极大丰富的内容里,有那么一部分正对着你人性上的弱点或者虎视眈眈或者垂涎欲滴。虽然经历了几千万年的进化,但当面对现代世界的复杂性时,人类的大脑依然没有准备好。

这也是为什么作为从业者我不认为算法在技术上的迭代式改进能解决这个问题。微软的Windows系统曾饱受病毒和木马困扰,公司也大力投入在病毒扫描和监控上。但真正让人们使用上安全软件的,还是要等到苹果在iOS系统上的沙盒模式。这是一种在产品结构底层的重新设计。社交网络也需要这种程度的改变才能扭转现在的局面。只不过这个改变到底是什么,以及会不会出现,就是真正的问题了。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