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西昻翔
523关注7k被关注6夸夸
互联网话题优秀贡献者
养了只小柴叫 Yoga
还有个公号 Yourseeker
关注海外创投、互联网
不时发些和狗子的日常
西昻翔
13天前
#新的一年准备多读读历史

关注历史的重点,不在于某些事件的具体细节,因为它们总是随机的,从不重复;重点是那些在不同时代、世代和社会中反复出现的类似结局和行为。

人们在 100 年前应对贪婪和恐惧的方式,与他们现在、甚至是 100 年后的方式相同。你对历史上的行为观察得越多,就越能意识到它在人类行为中的根深蒂固,这让你更有信心它会成为我们未来的一部分。

这也是为什么我对 James Baldwin 的一句话深以为然:“你认为你的痛苦和心碎是从来没有人经历过的,直到后来你读了足够多。历史让我明白,恰恰是那些最折磨我的事把我和所有现在活着的、曾经活着的人联系在一起。艺术家同时也是一种情感的历史学家。”
107
西昻翔
1月前
元旦期间在家看了一部蛮有历史感的老纪录片——Future Quest,1994 PBS 出的,年龄居然比我还稍大。

这个节目最初吸引我的点,在于它请到了从科学家、创业者、作家到喜剧演员等样本含量丰富、涉猎范围又宽广的嘉宾阵容,站在他们那个当下去尝试理解(和预测)未来互联网到底会给人类社会带来什么变化。

要知道,那可是 1990 年代初期,Netscape 1.0 和互联网刚刚露出蓬勃发展的苗头的时候。从后视镜的眼光看,我们当然可以确信未来所有的拼图都已经集齐,就看大家怎么拼了。但至少在那个节点,绝大部分人完全没意识到这一点。

那时候,下载一张 jpeg 需要几分钟时间,网民彼此交流主要靠 BBS 文本框。即便发达如北美,大家也不得不依赖 Prodigy、AOL CompuServe 提供的原始粗糙的拨号上网服务。1994 年,全球大概 6000 万台 PC,普通用户刚刚突破 500 万。

用户体验不行,渗透率上不去,这也就难怪,纪录片里采访的所有嘉宾给出的未来预测(即便其中有的人已经相当乐观),几乎全军覆没。

但后来的事就很突然。短短两三年间,一波接一波才华横溢的人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并直接促成了后来以 eBay、雅虎和亚马逊等公司为代表的第一波互联网浪潮。

节目快结束我才意识到,于我而言,对那个年代本身的好奇已经不太重要,能做到不时地抽离出当下,从新的视角重新去理解真正的技术爆炸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真正的不确定性时刻到底意味着什么,其实是一种更奇妙的观看体验。某种程度来说,这有点像时间旅行。
612
西昻翔
2月前
在小区排队核酸,半个小时的工夫,一边陪同前位姐姐学习关于亲密关系和心理学的播客节目,一边听后位大哥忘我地从江南小调哼到内蒙风情。

推荐大家以后做核酸别戴口罩了,戴降噪耳机🙂
80
西昻翔
3月前
终于又到世界杯,每次我选阿根廷🇦🇷作为主队的原因都十分单纯🥹不只是为了看他们的进球和对抗,更期待的是等着朋友圈齐刷刷地分享那首歌----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

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

Sarah Brightman

66
西昻翔
3月前
看到一个评论说,Elon买了twitter之后,只是在解决几乎只有他才会遇到的问题🥲
91
西昻翔
4月前
近期看过最好的一篇文章来自五年前,是关于 Second Life 的。

暂且跳过作者中间部分的种种真实用户案例以及开发者自己的经历、vision和数年间心态变化,浅译一下最后几段——

“有人认为 Second Life 的玩家大多是逃避现实者,但他们自己并不这样认为。问题不在于 Second Life 是否涉及逃避主义。更重要的是,逃避现实生活的冲动是普遍存在的,几乎不值得诋毁。

现实生活中有太多时候都会让人产生放弃它的冲动,只是实现方式不同——可能是通过白日梦,或艺术,或音乐,或毒品,或性,或智能手机。

这些形式的‘逃避’并不真正意味着逃离生活本身。它们只是它的症状之一——爱本就包含冲突,亲密本就包含距离,信仰本就包含怀疑。”

被完全戳中。

原文链接——www.theatlantic.com
109
西昻翔
6月前
性别对立的根本原因还是主流性别的可选项太少。不信你看,九型(甚至十六型)人格之间就从未爆发过什么争端。
67
西昻翔
7月前
有时候刮出“谢谢”两个字就够了,非要继续刮“惠顾”就不礼貌了🥲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