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zacfire
1k关注2k被关注2夸夸
在做播客项目-播客先声
关注创作者经济
wx zacchen1314
置顶
zacfire
2年前
刚建立了一个付费的知识星球,给播客爱好者

内容上可能播客行业、播客制作、认识主播和行业相关人士

如果你想做播客,了解播客行业发展,欢迎加入
45
zacfire
7天前
终于有一件开心的小事了
10
zacfire
8天前
我的困惑是,当习惯了正念之后,每次做正念都能做更长的时间,这是为什么呢?

王建硕: 节后会有一群老朋友去天台山开启正念之旅。我无法和大家同行,在这里分享我对于正念(Mindfullness)这件事情的理解,希望能够对大家有所帮助。 首先,正念不是打坐,盘腿,观呼吸等等这些。这些都是方法,就如同跑步,俯卧撑是获取健康的方法,但不是健康本身。正如锻炼的方法帮助人身体健康一样,正念的这些方法帮助人更清醒地觉知。 十年前有一天,我忽然意识到,在自己的思想背后还有一个看这个这思想的觉知。用理工科的方式描述,就是意识到在手机的一个个 App 的后面,还有一个操作系统的存在。虽然任何时候都有一个App 在前台,操作系统无法控制哪个 App 弹出来(这是由系统之外的指头,或者移动基站发来的信号触发的),但是操作系统永远在后面运行,并且觉知着前端的 App 的运行状态。我们却常常把在前台的那个 App 误认为操作系统的全部。当我意识到自己是那个操作系统,而不是一个个被动打开的 App 的时候,我对自己的认知升级一大步。 比如看电影的时候,看电影这个 App 就占据了我们这台手机的大多数注意力。这个时候,最讨厌的就是有人忽然把影院的灯打开。我们一下就「醒」了。无论是言情片,还是恐怖片,在看到影院的明晃晃的座椅以后,情绪一下就荡然无存。在自己忽然从电影的情节这个 App 里面「出来」,却还没有立刻进入「愤怒」这个 App 之间的一瞬间,我们有机会感知到那个「操作系统」的存在。 我们常常被看到的情节吸进去,却忘记拿其实只是我们观察到的一个故事而已。我们是坐在影院的那个人,而不是我们「陷进去」的情节。 意识到脑子里面所有的意识,身体上面的所有觉知,眼睛看到的图像,耳朵听到的声音不是我们自己,而是一个自动运行的系统,而真正的自己反而是知道这一切发生的那个没有界面,没有输出的那个如如不动的东西,就是我们保持正念的目的。 前不久,我在大理的洱海边散步的时候,想到如果用「他」代替「我」来描述内心的活动,用「他看到了树」代替「我看到了树」,用「他有点烦躁」来代替「我有点烦躁」,就从内心的起心动念分离出了「被观察者」和「观察者」。那个观察者,不能用「他」来描述的那个东西,就是我们的「觉」。 盘起腿来,正襟危坐,观呼吸,或者觉知身体,其实都是各种不同的方法,帮助我们去熟悉那种可以观察自己的觉知。当我们熟悉了这种觉知的存在,并且稳定的在生活中把「它」和我们的思想分离出来,就能在喧闹的世界,和我们的反应之间,拉出了一个广阔的空间。就如同开着灯看电影,不会陷进去一样,通过觉知自己的思想,当看到自己的在烦恼的时候,只需要很温柔的看着自己的烦恼,烦恼自然会变化、消散。

00
zacfire
8天前
很少听到这个人群的故事,一个快满40岁互联网人的分享

他突然开始失眠,然后不自主的哭泣,之后开始看医生,失眠是一件无法控制的事情,对他来说很痛苦。当然,他最后抑郁了。而这一切背后的根本原因,他归结于父亲的离世

ps:即刻竟然不支持网易云的链接解析
00
zacfire
10天前
为谈话找场景,在场景里谈话
10
zacfire
18天前

傅丰元: 开了一年多的虚拟线上咖啡馆后,我和 @大憨儿 又开了一个虚拟的营地。 盲鸟营地:给大人的 gap year 盲鸟营地是一个让工作过一段时间的大人度过一段闲暇的学习和创作计划,每期六周,线上举行。 你将在此与一群创作者、自学者和冒险者一起休息、迷失和重建。 盲鸟营地由鲍勃、大憨和灵感买家俱乐部发起,目前已开放第一期和第二期报名。 01 想要休息一阵,可以去哪待着? 首先是来自大憨和鲍勃的两封信: Hi,我是大憨。 这个故事从和鲍勃的一次对话开始。 2021 年初我冒出辞职休息一段时间的念头,困扰于工作的无意义感,想要停下来休整并寻找新的刺激。但「停下来」,并不轻松。从公司退出,失去固定的外部接口,失去身份标签,失去稳定的节奏,自由像是一种不可承受之重。 gap year 开始后,我找鲍勃聊天:「想要停下来,可是不知道要做什么呀?」我尝试过整理自己的灵感笔记本找答案,他回复:「你对一些东西感兴趣,想要做点什么。但是回到更根本的,你还是要找到你要解决的问题,那个问题你是否也受困于它呢?」 国内的竞争环境是不允许你退出的。你要往下走,要退出竞争,过自己的生活,你得面对巨大的道德压力。如俱乐部小劳说:「国内所有的职业选择一定是偏风险厌恶的,就大家有份工都不错了,你就应该保证自己的履历不要断,就得一直连着,不然你就不是一个职业有素的社会人。」 另一方面,个体缺少环境支撑也是大家不敢「停下来」的原因,大部分人宁愿「逃避自由」,依附强大的系统也不愿独自面对个人的微不足道和无能为力感。 可是我确实需要休息一会儿。工作几年后,自己到了一个阶段,需要迷失一阵,探索不熟悉的领域,再进入下一轮新的自我实验。这个感觉像是「第二次成人」:开始不去做所谓对的东西,而是认识自己,承认自己的需求。问题是,去哪里可以找一个安全接纳自己探索的环境? 那天聊到最后,我和鲍勃说:大家都不开心,受困于这样的一种状态,我们能做一些什么改变? -大憨 -- Hi,我是丰元 aka 鲍勃。 我现在坐在盲鸟营地的高点。一眼望去,营地里有三顶不同主题的帐篷:存放大伙儿信件的「收发室帐篷」、引导人抽离的「迷失帐篷」和贴满了营员自我介绍的「起始帐篷」;有六个工作间,里面堆满了营员各自创作计划、资料和交流笔记;还有路牌、留言、海报等活动痕迹。 两周前,这里还是一片空地。 不过,这个盲鸟营地是虚拟的。也因为是虚拟,才让来自上海、北京、广东江门、香港不同城市的人得以聚在一起,在自家的客厅和卧室开始一段 gap 之旅。 在虚拟的营地之前,我还做了一个虚拟的线上咖啡馆。开张一年多,咖啡馆聚集了几百位创作者,其中有业余做播客的商学院研究员,有一直实践远程办公的独立开发者,也有过了一年「做二休五」生活后又回归打工状态的设计师……我们算不上「自由职业者」(很多是下班后做点业余爱好),也称不上「数字游民」(不少人都表示「不擅长出门」),大家的共同点是都在「做点自己的事情」。 线上咖啡馆里的创作者之一,在纽约念书的 yitao 有天来北京找我吃饭(是的,我们还是有线下交互的),一起吃饭的还有刚辞职一阵儿的编辑朋友。席间 yitao 聊起了他准备升大二,但是和学校申请了一年的 gap year。这一年,他去了墨西哥给村民建房子,回成都度过了一个炎热和无聊的夏天,在北京的一家互联网公司实习用户调研等等……饭后送别 yitao,他补充说他可能还会申请一年的 gap year,还想试试游戏和 web3。随后他像一束光一般,消失在北京的黑夜里,留下我和仍在纠结下份工作的朋友,以及满地的大人的惆怅。 我们这样的「大人」,在学生阶段错过了 gap year,毕业后按照自己的专业找了一份「对口」工作。工作几年后,即使辞职,也因社会压力和被工作改造出的惯性,很难停下太久。 当然也有一些特例。譬如一些辞职后来线上咖啡馆探索新生活的创作者,大憨就是其中之一。又譬如大憨为了解决自己的困惑,去采访的那些朋友。 这群大人的转变像是「第二次成人」。伴随这次成长的,往往是让自己放慢脚步,开始自学一样新的东西,探索一些新的领域,「做点自己的事情」。 即使最后没有更换领域和专业方向,也没有从主流生活里「逃离」,但他们的工作和生活方式,他们与周遭环境的关系发生了转变。经过一阵抽离、探索和试错之后,他们对自己要什么,能要到什么,都有了更清楚认识。 这些人让我们看到「大人的 gap year」的可能。 那么,如果有人愿意停下休息,我们是不是可以为他们建造一个度过一段闲暇的地方?我和大憨就想先从提供一次为期六周的 gap weeks 开始,弥补中国大人们缺失的 gap year。 也就有了盲鸟营地。 -丰元 02 盲鸟营地:给大人的 gap year 盲鸟营地目前在施工中。如前面描述那样,正在一点点地建起。 这是一个让工作过一段时间的大人度过一段闲暇的学习和创作计划,每期六周,线上举行。起名为「营地」,是因为我们把这段休息之旅定义为一段探索旅程,你将在一个严格的、支持性的和友好的环境中,走出日常的寺庙,去后山开始一段旅程,做一些逼近你能力的项目。 你将在此与一群创作者、自习者和冒险者一起休息、迷失和重建。 盲鸟营地是一次自我教育之旅,这里没有老师或课程,这意味着你要自己决定学什么,怎么学,和谁一起学。同时,盲鸟营地是社区驱动的,你从同伴而不是老师那里学习。与他人分享你的好奇心、兴趣和挣扎,庆祝彼此的成功,在挣扎时相互支持,并从支持中受益。 盲鸟营地是一次指向创作的旅行。诸多获取快乐的方式中,只有「做点自己的事情」才能提供最持久的快乐。做一些逼近自己能力的项目,主动寻求一些疲惫感,体会建造带来的快乐。暂时找不到创作项目?没关系,先来迷失一阵,会有的。你需要准备的是一点决心。 我们将为这次旅程提供沿途的基础建设,包括「秩序」、「迷失」和「对话」。 秩序:从每日仪式里获得节奏 「鸟志」书写是盲鸟营地的每日仪式。 每晚大家围在营地「篝火」前,一起记录今天的徒步日志,逼近自己的智力和体力的上限,走一段令身心疲惫但兴奋的冒险之旅,唯有记录下来,才能给时间和空间赋形,这个过程可以被称为「肉身归档」。 每日「鸟志」书写,既是创造一个自我观察的时间,也是一个营地同伴互相支撑和给予反馈的时刻。六周限定的的徒步记录,会结集成一部营友共同撰写的分布式探索日记。 迷失:寻找陌生的小径 「迷失练习卡片」是营地为工作过一段时间的大人提供的学习冒险工具。 从一个固定的姿势解放出来,从强目的和效率导向中解放出来,突如其来的自由也许会不知所措。如何寻找新鲜的刺激?尝试新事物,探索不熟悉的领域,冒险,试验。 你可以写信给鲍勃或大憨抽卡,独自尝试一条陌生的小径,也可以邀请营地同伴共走一段路。卡片包括三部分:行走(walking)、约会(dating)和独处(retreat)。 对话:对话是送给彼此的礼物 在盲鸟营地,倾听、对话、互相支持和给予反馈是同路人送给彼此的礼物。 我们鼓励不同背景的营友在一起创作、一起学习、一起玩耍中交换彼此的视角和观点。 你可以在这里发起「主题帐篷」,还可以试试:找大憨来「对话练习」;找鲍勃来一轮「office hour」;邀请一名 camper,聊 30 分钟任何你关心、好奇和困惑的问题。 03 一个同行邀请 我们对同行者的期待是: - 有一点闲暇,具体说是六周的闲暇 - 有一点决心 - 有一点想象力 - 自驱与互助 正式开营前的两个星期,预订了第一期营地的三位营友 Joy、York 和 Sylvie 陆续前提报到,他们主动为营地建设提供了很多建议,并和我们一起动手改造。作为前两期的创始营友,你将会参与营地的基础建设,在盲鸟留下你的痕迹。 04 价格和时间 最后说一说价格,这六周体验的费用是 1499 元,每期接待 3~12 人。如果你感兴趣,请添加鲍勃的微信(bob_fu)沟通(请附言:盲鸟营地)。 - 盲鸟营地:迷失之旅第一期:2022 年 9 月 19 日~10 月 30 日。(9 月 25 日 24:00 截止报名) - 盲鸟营地:迷失之旅第二期:2022 年 10 月 10 日~11 月 20 日。(10 月 9 日 24:00 截止报名) 两期营地会有时间重叠,这是我们的一个小设计。 05 闲暇 学校(school)的词源可追溯到希腊文 skholē,原意是:「闲暇;休息;放松;无为;度过闲暇的地方;学习讨论。」 盲鸟营地想做的正是这样的 skholē,从一段闲暇开始,建造我们自己的学习和创作环境。 我们等你来,一起度过闲暇,一起休息、迷失和重建。 https://mp.weixin.qq.com/s/lssFpR0kYUqZcHhGlKCjMA

00
zacfire
25天前
播客疯人录最近做了用户征集,收集来的一半用户不到18岁

更新了认知
00
zacfire
27天前
mobi格式的书籍已经被kindle抛弃了,该接受epub格式了
20
zacfire
1月前
以前总在想为什么没有做人物采访的视频博主呢?现在才知道还是有人做的,别人已经500万粉丝了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