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0neSe7en
883关注3k被关注9夸夸
编程话题优秀贡献者
🦉se7en.hedwig.pub
♥️ @雨山子皿
Telegram: All Is Well https://t.me/se7enw
置顶
0neSe7en
5月前
维护了一个Telegram,发一些平时看到的好东西。没有特定主题
t.me
83
0neSe7en
5天前
DALL·E接收了很多历史照片作为训练集。从历史照片中提取了很多特征,比如90年代的中国、90年代的美国等等。
用它是不是可以生成一些过去的回忆?

与DALL·E同行,回到虚构的九十年代 | 机核 GCORES

00
0neSe7en
6天前
.
00:04
01
0neSe7en
6天前
“合欢”
00
0neSe7en
6天前
最近买了DJI MIC,和@雨山子皿 出门时一起戴着,把走过的街道、说得话都录下来,感觉真好。
01
0neSe7en
9天前
为什么普信男/女是贬义词啊,都那么普通了还不能自信吗?总比普男普女好吧,起码是自信的。
你知道想要自信有多难吗?
330
0neSe7en
9天前

kyth: 一些想说的话 我是一个产品经理,我也想过这个声明也许可以有别的更清晰简单的方式,但还是想用这种方式说出我想说的话。很抱歉这篇回应来得这么慢,写这样的文字我很不擅长。 以下部分可能会有些枯燥,但我想借此机会争取把我们为什么做小宇宙、小宇宙的一些推荐机制是如何发展到今天的、我们希望小宇宙怎么变得更好,跟关心我们的朋友讲清楚。 小宇宙App立项的初心是服务好播客听众和播客创作者,让播客能被更多人听到、被更多人喜欢,让更多的主播和听众可以找到彼此,也让更多志趣相投的人可以通过播客建立起连接。 小宇宙2020年初刚上线时,中文播客的内容和用户数据还不多,暂时还不具备做出比较有水准的个性化推荐的条件,中心化的产品设计是根据当时的内容生态作出的创业选择,当时也是一种被大多数人认为过时的冒险。一些我们在运营、设计、开发上的用心让一部分用户选择了我们,很幸运,也很感激。 我们当时觉得(至今仍然这么觉得),播客的特点决定了,它可能是一种相对比较难用千人千面的方式来分发的内容形态。声音给人的共振是比短视频和图文更长、更难以马上抓到“特征”、更难批量复制、更难“猜你喜欢”的;播客是太微妙和私密的介质。我们觉得在平台刚起步时,更中心化的推荐机制也许是更能让播客能被更多人接受的路径,因为尝试一集播客的成本太高了。但除了已有的每日编辑推荐外,需要更多办法。 “排行榜”是在这种背景下诞生的,它的初心是为了让更多播客、更多丰富的内容可以被看到,但这也为今天的争议埋下了伏笔。很多朋友关心为什么排行榜的具体算法不公开。算法规则和因子随时会变化和迭代,公开出来的规则很快就会变成刻舟求剑,所以内容平台的推荐、榜单机制是无法做到完全透明的。但这些情况,在“最热榜”这个名字下都引起了更大的误解,我们非常抱歉,我们会考虑如何改进。 我们低估了排行榜功能的这些特性可能引起的争议,我们还低估了在一个蓬勃发展的年轻的内容类型里,这些功能会引起什么样的生态变化。我们的思考、我们的倾听,都做得远远不够,我们一向自诩用心的产品设计让创作者焦虑和疑惑,也让我们感到难受。这些沮丧是每天都在发生的,在此,我向主播们致歉,也由衷感激那些给我们耐心和信心的创作者,谢谢你们陪伴小宇宙进步。 小宇宙创业至今两年半以来,对创作者和听众的态度,见证小宇宙成长的朋友们心里也许会有自己的答案。播客在小宇宙诞生之前已经存在了十多年了,热爱播客的伙伴们一直守护着心中的播客生态,而能够有机会做一些事情服务播客创作者和爱好播客的人,我们是幸运的。我们会努力争取不辜负这样的信任。 最后几句话可能有点私人,但我还是想讲一讲。 我很珍惜人与人之间的真实交流、情感表达和陌生人之间的信任,这是我喜欢播客的初心,也是我们做小宇宙的初心之一。小宇宙一直鼓励多样化的声音,这是我在很多场合都持续表达过的。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们还有太多没有跟上的服务能力,我们也会学习如何更清晰、更及时地与大家沟通我们的想法。 但我对这篇文字能消除误解很悲观,我也不奢望分歧能消减多少。去年我在一篇文章中探讨过为什么社交网络让我们越来越不开心,当时聊到目前的社交产品架构几乎是无助于缓解任何争端,放大的是每个人的定见和现实生活中已经存在的矛盾,几乎没有什么沟通是能够解决问题的。我们对这次争议也不会再作更多正式的公开回应。 其实这也是最早为什么我们觉得播客也许是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因为至少能听完一期播客的人,也许至少有足够的耐心和善意,去聆听另一个人、另一群人的声音。我们一直是这么想的,我也希望我们团队未来的工作,能坚定地维护这样的东西。

00
0neSe7en
11天前
上条动态介绍了撤销的历史。大家对于"撤销"功能已经习以为常,难以想象什么App没有撤销功能。但其实这个功能却困扰了很多人很多年。

实现一个撤销功能并不难,但如何能够"正确"的实现,正确的实现用户的期望才是难点。

比如 OBS Studio这个知名软件,2018年就在日程表上,但直到去年才加入了撤销/重做功能 obsproject.com

This is on the agenda. Fortunately, it's not a "difficult" feature to write, it's actually pretty simple, but the implementation is what's delicate, and requires a fair amount of experience to get right.

Liveblocks 也专门写了一篇文章介绍如何在多人协作的环境下实现undo/redo功能 liveblocks.io

这篇文章 ( maxliani.wordpress.com ) 提到撤销就像建筑中的管道,尤其像下水管和排水管。它会穿过建筑的地基,遍布建筑,在浇灌水泥之前就需要安排好。
也就意味着,如果开发过程中就时刻想着"撤销"这个功能,那么会很简单,也会很自然。
但如果等到项目完成后才开始加入撤销,那就会极其有侵入性,甚至需要重新设计。
107
0neSe7en
13天前
小区里小广场贴的照片
00
0neSe7en
14天前
没想到第一个屏蔽词是这个...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