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官宣不友善的沉睡小吾郎
您的简介已被即刻清空🤷‍♂️
关注的人229关注的人4
官宣不友善的沉睡小吾郎
2天前
导演在台上讲着,我在台下紧张着,紧张着到底要不要麻烦过道另一边的女士将对谈录像发我一份儿,然而我不认识她。主动加人微信尤其异性会不会油腻?

这是场很真的谈话,我还是想留下只言片语,挣扎再三决定麻烦她了。我身上有笔,打算写下邮箱方便她什么时候传给我,可惜没带书写纸张。作为替代,我在手机记事本上打了出来,可以给她拍照片也可以念给她记下,就这么干。

“你好,打扰,我留意到刚刚你拍了导演谈话的内容,能传我一份吗?这是我的邮箱。”

活动结束我走上前去这么跟她说的。

“可以的,你加我微信,我传给你,不多,很快。”

最后视频拿到了,还是没逃的了最后加个微信。
00
官宣不友善的沉睡小吾郎
3天前
《矮婆》★★★★☆ 广州纪录片研究展示中心放映,观看过程中关于奶奶的去世我是有过同步想象的。映后对谈了解到奶奶不想拖累孩子,吃安眠药没的,当然最后成片已经见不到这段。我把它当纪录片来看,导演说现实比剧情片残酷的多。就在他们村儿,留守老人连夜跋涉到远处投塘,之所以舍近求远,是怕在自家门前池塘出事吓到孩子。多好的孩子,多好的女孩儿,他们还想要更多,但配吗?
10
官宣不友善的沉睡小吾郎
3天前
又双叒被加餐了。轮到我的号码取餐,工作人员连着端出两个餐盘出来说:“这两份都是你的。”

我担心没听清楚连着两次向她确认:“都是我的吗?”

得到确认后我将食物分次端到距离收银台最近的座位坐下。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我只花了 21.7 元点了份咖喱套餐,怎么会多出一大碗牛肉饭,难不成我又漏看订单折叠部分啦?之前发生过。

眼下最愁的是多出的一份怎么解决,我不可能吃的下。同时,我打开手机把订单仔细看了遍,毫无疑问,他们又多给了。

周六在商场的一家山西餐厅吃饭,出单后我发现商家免费升级了我原有订单。还好赶在上餐前我向商家说明情况,及时止住,否则我要么撑的难受,要么浪费。

我端着没动的牛肉饭到前台给她看订单告诉她多给了,她说可能系统出错,牛肉饭退了回去。

就在一个多小时前,肯德基下午茶,点好的奶茶售完,工作人员要给我升级到大杯的另一种。
“不用了,还是中杯。”我说。
我准备离开前台去找座位,她又建议了一次:
“给你升成大杯”
“真的不用,大杯我喝不完”,我跟她解释。
10
官宣不友善的沉睡小吾郎
3天前
以阿姨的年纪能如此自如在白话(粤语)普通话间切换,已属不易。

“只要有地铁多远都不怕”,阿姨住所距离档口路途辗转,但丝毫没有放在心上。赶完我这件活儿,附近吃个晚饭她就收档回家。“附近这么多吃的”,阿姨说。

短袖袖口改短加缩窄,一件 10 元。我算是比较事儿的,挑选任何物件儿已比常人费心费力,比如短袖,好不容易迎回来,衣身、袖口总要动剪。好看倒在其次,袖口稍长摇摆碰到皮肤我就很不舒服。

由于接下来还有电影要赶,我也在附近匆匆吃过,十来块一餐的烧腊饭居然味道尚可,也是,以广州餐饮行业竞争之激烈,老城区里的嘴可不是那么容易糊弄。
00
官宣不友善的沉睡小吾郎
3天前
交流环节已经接近尾声,这是与纪录片《一切都会有的》同样真诚的对谈,虽然问题并不是面对面直接被送到蒋能杰导演那里,而要事先提交经过转述,硬要找出什么益处,提高效率算一个?

当听到导演关于愤怒的回答时,我鼓起掌来并觉得应该拍下一张照片留念。其实关注导演和他的作品许久了,自从他也成为这座城市的一部分。印象中较早要追溯到中大教室放映。

我不确定自己的转述是否曲解了导演的本意,如有,责任完全不在导演。保持愤怒是对自己与周遭世界相处的一种回应、反馈,某种程度上是不妥协、不过早成为自己讨厌的那个人的坚守,还是一种观察世界、生活的视角。当然,作为纪录片创作者它更是自发的内在驱动。保持愤怒并不意味个体的自然人易怒甚至暴躁,失去善良、真诚、悲悯的精神内核,相反愤怒可能还会强化、正面引导上述品质。

一座城市,因为有了形形色色的人才生机勃勃,包括导演包括浩哥、“帅哥”。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