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西瓜大虾呢
137关注41被关注0夸夸
逃离朋友圈
梦想是摄影师📸/幸福的铲屎官🐈
西瓜大虾呢
2年前
星夜祈盼💫🦔
20
西瓜大虾呢
2年前
不记得是18年还是19年在杭州酒球会见到的仁科
倒带回去我会大声喊一句:仁科我爱你
20
西瓜大虾呢
2年前
记第一次BAR bar小聚🥃
00
西瓜大虾呢
2年前
治肠胃炎花了两千大洋
天冷了 喵星人也要保暖
00
西瓜大虾呢
2年前
下班出门逛一圈 做作摆拍✌️
40
西瓜大虾呢
2年前
10
西瓜大虾呢
2年前
国庆赶着人流去了趟重庆
没想到人玩丢了 只剩照片了
110
西瓜大虾呢
2年前

Ab今天掉头发了么部分陈升: 为什么评价音乐的好坏不能仅从「悦耳动听」这样单一的角度入手。这就像爱情,非二元,是一言难尽的议题。 首先音乐的种类在这个世界上本就不可胜数,悦耳动听是一种驯化后的沉迷。 怎么讲?大量的现代音乐依然遵循十二平均律,这是一种人为规定的律制。 就是说,曾经有一天,有那么一个人,突然敲定了标准音,说我们就以振动频率为440Hz的主音A来计算,再将其带入一种新发明的定律公式得出其他可用音,以后大家都用这些有限音程来创作音乐。悦不悦耳不好说,本来的目的只是为了统一创作制式,避免差异化,一言蔽之,就是为了图个方便。 所以一个方便于作曲者和演奏者之间的限定语料,久而久之,就成为了大众对音乐认知的全部原料。 然而很多人所不知道的是,世界上还有很多非十二平均律的音乐。比如印度音乐,就采用了一种叫做二十二不平均律的律制进行创作,凡是能看到这里的人很难会将印度音乐认作「悦耳动听」,可是印度人自己怎样会认为呢?不好说,但可以看见他们确实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中。 同样的道理在我国也是如此。如果你曾经去过新疆,有幸听到一些纯正的民族音乐,不是那些融合了中原文化的再创作音乐,你会感到陌生,这种陌生感甚至会让你怀疑它到底算不算人为的噪音。可当你看见少数民族随着他们自己的音乐载歌载舞,自然而真诚,你又会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审美出了问题。 所以我说,悦耳动听是一种驯化后的沉迷。 另一方面,音乐创作本身有大量通用的技法。简单来说,某些音同时出现,由于频率的相关性,使得他们相互和谐;而另一些音同时出现,则听上去不那么和谐。于是和谐的音大多被用来描绘光鲜亮丽温暖宜人的听觉幻象,而不怎么和谐的音就被用来塑造局促不安忧伤隐晦的情绪。 这样的创作与收听年复一年地在人们双耳之间循环,自然形成了一种条件反射。就像我们端视画作,看到亮色就感到明快,看见冷色便感到寡淡。 事实上现代的作曲家和乐手们都掌握着大量的「情绪创作范式」。而这些创作范式就好像饭菜的调味料,他们觉得某道菜不够咸,就多加些盐,他们觉得某首曲子需要传达忧伤,就安插进小三度音程。这些调控情绪的技法和范式数不胜数,无论你想听什么,专业演奏者都能创作并传达出你所期待的感情。 而这也是为什么独立音乐群体总看不上流行音乐的原因,或者说,是看不上流水线音乐、口水歌曲的原因。这些口水音乐的本质是一种操控情绪的流通商品,就好像平庸或变质的食材,裹了一层面衣下锅油炸,再撒上一堆调味品,你依然觉得它好吃,却不可否认是一种「廉价」的美味。而这种廉价,就是我们常谈审美中的「低档」,映射到二元世界就是「好坏」中的「坏」。 当然上面说的这些还没涉及到音乐的节奏、演奏的技法、千里挑一的音色等等,每个话题展开来都会是极为复杂的篇章。 除了节奏之外,影响音乐品质更重要的因素叫做律动。律动就像一层胶水,它控制着声场的强弱与声音的延展。怎么形容呢,就好比小时候你妈对你说:「你再说一遍?」。这句话写在这里,没什么感情,但临场之中,咬字、发音、断句、音量的起伏都融合在一起,共同传达着你妈想要揍你的情绪,这就是律动的作用。 相较起律动,更为强烈的表现则在于音乐如何被演奏出来,这便是现场的魅力。回到上一段的例子,这就好比你妈在问责你的时候,你也同时观察着她想要揍你的微表情和小动作,这是戏剧的张力。 由此可见,如果说音乐的本质是情绪的延展,那么仅从「是否悦耳」来评判一个音乐作品的好坏实在说不过去。我认为好的音乐就像诗句,它不需要章法,但必须传达出某种感情。这种感情不仅可以是光伟岸矫情忧伤的常见病例,也可以是暴戾的、极端的、古灵精怪、刁钻偏执、自我放逐的精神疾病。 为什么很多人喜欢爵士乐,因为爵士乐总是会用一些即兴技法将情绪的极端起伏表达地淋漓尽致。这些技法通常是一反常态的,是相对于正统而言错误的、有瑕疵的、破坏力惊人的,但只有通过这样的方式,爵士乐才能在歇斯底里的尽兴和从容不迫的淡雅之间传达出它独有的游刃有余。 同样地,我们再回到开篇,说世界上存在不可胜数的音乐类型。这其中大部分类型对于某一特定的听众来说,确实是难以理解的。比如Grunge、Djent metal、Experimental rock等等,它们其中有些音乐的特色本就专注在对传统音乐的破坏之上,但正是因为有人能听懂这份破坏所传达出的情绪,这些风格才得以存续。你无法否定一种具有生命力的音乐形式,不能说因为听不懂,所以就认定某种音乐属于客观上的「坏」音乐,这太独裁了,会挨揍,只能说是主观上「不喜欢」。 从这个角度来看,五条人敢在决赛的舞台上玩实验音乐,敢在这个场合下行刺听众的双耳,这种不入俗的勇气已经通过他醉话般的嘶吼传达到我们认可者的心里。我认为五条人的《地球仪》是好音乐,另一方面在于它的歌词,这部分我就不细说了。总之人们对于音乐好坏的评判标准错综复杂,远没有「动听」或「不动听」那么简单。我们爱五条人的表演,爱的是五条人表演中的整体感,爱的是他们的人、他们的态度、他们的话语、表情、每一个看似不经意又可能有所寓意的设计,我们也爱自己这种揣摩的过程。而影响我们这些情绪的,这一切的载体,就是它们的音乐。我们既然喜爱这一切,近乎万象,怎么能单纯地基于旋律是否悦耳而对它们的音乐作一票否决呢? 艺术以各种媒介为载体,它本身并没什么流通意义,它的价值在于人们从中如何体会感受、品味咂摸出自己所期的感情,哪怕是一种误读的情绪。就好比流水、森木,本不具有灵性,却天成一种美感,可以自然地由人从中品味出世俗的隐喻。因此你惯常以造物主的视角论断艺术的好坏,就是在向世界展露你觉察的局限。

00
西瓜大虾呢
2年前
🥂
00
西瓜大虾呢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