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米同学Emi
12月前
🪦米米带你看装置🪦

时隔很久更新这个系列,因为今天他走了,上学期间对我影响最大的艺术家之一,Christian Boltanski。他为那么多生命做了纪念碑,今天他回归死亡,他为自己造好碑了吗?

自20世纪60年代起,受到列维-斯特劳斯 (Claude Lévi-Strauss)和斯泽曼(Harald Szeemann)等人影响,波坦斯基开始发展他的“个人神话学”,处理历史、记忆、死亡的主题,模糊真相与虚构之间的界限。

“他是过去五十年中的重要人物之一。”蓬皮杜艺术中心馆长 Bernard Blistène 这样说道,他是最早为 波坦斯基策划个展的人之一。在他看来,当多数艺术家认为观念艺术止于抽象时,波坦斯基为其注入了丰富的情感,且作品随时间推移愈显深邃。

因为他,我第一次认识到什么是个人历史的文献展。他利用博物馆学的知识,展示匿名所有者的遗物清单。在波坦斯基的作品中,物体(照片、衣服、铃铛、花……)拥有巨大的沉默的力量,它让缺席的主体发声,并邀请观者沉思。

如果你有去看过西岸美术馆“时间的形态”展览,可能会有印象,里面有一座略显诡异的装置(图一),那就是他的作品的缩简版。几年前我在巴黎大皇和上海PSA分别看过他的大型个展(图二与图三),数不清的废旧衣物堆积成一座小山,巨大的起重机钩爪,一遍遍地抓起衣物又抛下。那些无人认领的衣物,实际上属于每一个人,时尚和色彩的差异在此微不足道。人类的痕迹是如此可笑地相似,没有谁能幸免于终会消亡的命运以及茫茫的未知。艺术在他这里犹如宗教,荒诞、脆弱却静穆如谜。

RIP.🕯
33

来自圈子

圈子图片

一起聊艺术

188648人已经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