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YiqinFu
2年前
The School of Life 有一篇特别好的文章,从历史角度讲所谓工作和家庭的平衡:

1)工作这边,我们是历史上最忙、嫉妒心最重的一代。

1.1)忙:资本主义大幅提高生产效率,我们正享受远好于从前的物质生活。但我们除了是消费者也是生产者,“高效市场”意味着我们每个人都要工作到最后一刻。

John Stuart Mill 当时在东印度公司做高管,收入是英国平均水平 20 倍,但他一周只工作 20 小时,下午写自己的文章。(伦敦的相对房价也没有现在这么贵。)

如果我们看 21 世纪的数据,教育、收入越高的人工作时间反而越长。通信技术的进步也让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在线:电话、邮件、智能手机…

1.2)嫉妒心:18 世纪前,人们只知道自己小圈子的生活状态——一个英国农村人不太可能知道伦敦最新的时尚、最新的富豪。但 18 世纪出现了杂志,人们开始知道最幸运的那群人拥有什么,于是我们的嫉妒就停不下来了。

资本主义让我们每个人都有了企图心,但最有钱、最漂亮的人只有几个,所以绝大多数人一定会失望。

2)家庭这边,我们是最相信浪漫的一代,认为伴侣之间、父母孩子之间要有深刻的情感交流。而因为性别角色转变、社会生产力提高,我们又是家务矛盾最重的一代。

2.1)“伴侣之间要有情感交流”是很新的概念,18 世纪浪漫主义出现之前并不是社会主流。浪漫主义思想家(例如歌德)描绘了我们现在认为的浪漫场景——两人要经常交流,互相都知道对方下一句要说什么…

但问题是歌德没有工作,很多浪漫主义思想家都是贵族,和我们现在的生活处境完全不同。我们的工作时间比以前更长,留给家人的时间和精力更少;我们的工作内容比以前更细分,家人几乎不可能理解。

父母和孩子的关系也是。1950 年后才流行父母花大量时间照顾孩子,所以我们遇到的困难从历史角度看是全新的。

2.2)性别角色也是历史上前所未有。原先丈夫工作、妻子做家事。更早的时候,一个普通家庭都会请两三个人在家里帮忙。但后来社会生产力提高,去别人家里帮忙变成了效率很低的工作,所以没有人再做。

现在,我们不论男女都有做家事的义务,但我们的工作、我们对浪漫的想象又没有给予家务很高的价值,所以家务的矛盾就出现了。



这篇文章的中心思想,是我们几乎不可能既拥有传统意义上成功的职业发展,又拥有传统意义上美满的家庭生活。对于这样的欠缺,我们可以感到失望,但千万不要怪罪自己,因为工作和家庭的冲突发生在资本主义和浪漫主义两股力量的历史背景下,不是你我个人可以解决的。

这篇文章的结论并不“正面积极”,但我看了反而很宽心。每个历史年代都有它的特点吧。如果早生几百年,需要担心的可能就是饿死、病死街头,从来不知道以前或者外面的世界发生了什么。现在这个年代我们基本温饱不愁、知识手边获取,需要面对的新矛盾就是工作和家庭。
9154

来自圈子

圈子图片

优质长文分享会

100万+人已经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