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App年轻人的同好社区
下载
GYAML
1年前
#播客笔记 ∅ No.60
《无限游戏》的作者哲学家Dr. James Carse 作客 A bit of optimism。不幸的是,Dr. James Carse 已经在 2020 年 9 月去世了。【我听到这期播客已经是 2021 年了。】

《无限游戏》介绍了两个概念有限游戏和无限游戏。有限游戏是由早进场玩家定死了规则的游戏。所以,它总存在开始、中段和结局,以及如果存在胜利一方,那就有必然的输家。
无限游戏是随时允许玩家参与并允许入场玩家改变规则的游戏。玩无限游戏需要你(客体)渗透整个游戏。而达到这个目的,你需要尽可能停留在游戏中。

人生是一个无限游戏,不过非常多business leader 显然并不清楚他们在玩什么游戏。他们常常在人生游戏中论输赢成败。就像你不可能在两个人的婚姻中做 NO.1。没有 career winner,也没有 winning business。

他们总在高谈阔论如何 beaten竞争对手,如何成为 the best and the NO.1。这些判断的来源是他们同意的共识、指标、目标或时间表。他们在用有限游戏的思维玩无限游戏。

问题在于,这种游戏方式会让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倒退、创新的停滞、合作的停滞。

James 提到他写这本书是基于他认为的真实。世界上有很多人对世界是什么、如何运作都有其一套理论,他也不例外。

播客主理人 Simon 问 “他是怎么想出这个概念?

James 回:他的童年充满了运动性竞争。他爸爸是专业拳击手员。所以他的家庭生活虽不能说充满暴力,但满是活力、竞争。他某程度上对此感到舒适。上到大学后,他发现自己无法斩断这种竞争性的思维。
直到他迈进学术,发觉自己非常契合学术世界。
有天,他和十几个不同学系的 faculty 坐在一起谈谈起 game theory。好一会,他才意识到他们在讨论游戏的赢/输,如何最小化/最大化游戏的失与得。
那一瞬间,他灵感乍现:因为如果他们不在 palying a game,他们绝不会谈论 loss and win。
他把这个想法整理后就发了 paper。

其中,Simon 把这个 idea 分享给他姐姐。不久后, Simon姐姐的儿子输了一场足球比赛。她没有提供任何标准的父母的建议。诸如你下次怎么踢才能赢、谁来踢、指导才能赢。他姐姐只和他说了一句话:不紧要,今天是你的 behind day,你很快迎来你的 head day。

所以孩子认识到他的 loss 是暂时的。【人生是一个无限游戏,它本身没有输赢。事情发展可以 going right or wrong,但没有 winer or loser。】

【无限准备只为了不再惊吓】
军队是一个有限游戏,它的日常训练的目的是最小化边缘风险出现时的惊吓感。因为有所准备,所以可以沉着应对。(we are planing to not to be surprised)
而 creativity 是与「沉着应对」线的平行线,我们不能一边做所有准备都为了放弃surprise,而又想从这条线发展出让人 surprised 的 creativity。

【killing ourselves not the planet】
James 提到,无限游戏角度中的环境问题。虽然人们总是说全球变暖会毁灭地球,但无限游戏中,地球会找到它的出路。(相对地球几十亿年的历史,人类历史过于短暂。)我们其实在杀死自己, pandemic 就是其中一种温和version 的环境variation。有限游戏中,我们的死亡就是游戏的终结。

无限游戏中,有无你都会继续运行下去。

【信仰】
James 提到 truth 是知识之外的东西,它是洞察的演化,是你不需要claim to相信它的东西。 它植入你的大脑。

信仰的另一面是看法(opinion)。 大部分讲述信仰的人,更多的是谈论自己的看法。
“这是我看待世界的方式。你有反对意见吗?”James 对这类说法没意见。但大部分人讲到他们相信的「一个人、一件是一场 movement、一个观点」,James 所看到的是「他们思考的开关已经关闭。」一些严肃信仰者,特别是 under system 的人,他们的 信仰们 其实是system 的一部分。
而 critical thinker 会质疑 system 本身,而不是质疑那个基于system 的 信仰。因此,你会开始查看所有指引你至某个信仰的假设。 不过 James 认为「相信」这个词是负面的,因此他反对 religion,它代表了思考的停止。「思考」一停,「好奇」也一并停止活动。亚里士多德说“哲学源自好奇。
Religion是好奇的终结者。

James 提到无限游戏中,所有事情都是不相关不连续的,这注定了事情的不确定性。人们一焦虑,唯一不想要的是不确定性,就容易把自己困在原来的信仰,这让他们感到片刻舒适。

无限游戏的理论并不是关于左(派)右(派),不是 religious 或 irreligious,不是非此处必彼处,不是细小或庞大。
人类既神奇又矛盾的地方是在不确定中渴求确定性,在不可解释的事实中寻找一种解答。

播客host Simon还提到亚里士多德是being human 的范本。 He was living and seeing by himself,然后保持沉思的习惯。因为世界多得是你从没见过听过的事情。

PS:希望大家,特别是女性,今天都快乐。

PS的 ps: 可能听错,不是全部,有兴趣可以去听。这里提供种子,希望你选择让它发芽🌱。

小宇宙没有,所以overcast.fm+bvZQl8AXw
314

来自圈子

圈子图片

一起听播客

83618人已经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