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为什么有人会对挠痒痒有性趣?

www.vice.cn   12月前 2018-05-30 10:24:32

“Knismolagnia” 这个发音拗口的名词,描述的是一种小众性癖:挠痒痒。这个词的源头是“Knismesis”,它是心理学家G·斯坦利·霍尔(G.Stanley Hall)和亚瑟·阿林(Arthur Allin)在1897年发明的一个用来形容 “轻轻挠痒痒” 的术语;相对地,当然就还有一个描述 “激烈挠痒痒” 的词,叫“Gargalesis”。小朋友们学会了嘛?下次调情的时候你可以用这些高级的词汇卖弄一下。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性癖?

挠痒痒你肯定不会陌生,只要对某些地区的皮肤作出刺激,痒痒就来了。“痒区” 包括了周身各个地区的皮肤,比如胳肢窝、锁骨、脚、腹部、肋部、膝盖和手肘内部,大腿内侧,等等等等。在性癖的语境里,“挠痒” 可以发生在前戏环节,也可以贯穿始终 —— 甚至不必脱衣服或进行实际的性爱行为。有人靠挠痒痒就能高潮。给别人挠、被别人挠、看别人被挠,都算在挠痒性癖的大范畴之内。

有意思的来了,根据 UrbanDictionary(这网站不算是什么靠谱信息源,不过给这个名词的解释倒还是很准确的),挠痒癖的细分领域 —— 挠胳肢窝,还有个专有名词 “Douhini”,用来与其他胳肢窝性癖(别问我还有其他什么)的代名词 “Maschalagnia” 区别开来。

现代情趣玩家挠痒的方法花样百出,有传统的手抓手挠,也有羽毛、振动器、电流刺激等高级玩法,更 hardcore 的方式还有放置昆虫、蜘蛛、蜗牛等爬虫,总之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不过一般来说,“挠痒痒” 还是说用手啦。

为什么挠痒痒能成为一种性癖?

问得好。《The Fetish Sex Guide》的作者 “Violet Blue” 将 “性癖” 作了定义:“使用某种物品、特殊装扮或特定游戏场景、有特殊意涵,成为参与者的特殊性爱偏好,或是性满足所必须的条件”—— 只要满足这个拗口的要求,科学上讲,就能算作是性癖了。

在前戏调情中,挠痒痒算是比较普遍的玩法,但这其实还不足以上升到性癖的层面,额外加入的性元素才是关键。有人被挠痒痒就会性致盎然,这算是很 “非主流” 的行为了 —— 但话说回来,除了以结婚为目的的传教士体位异性性爱,剩下的所有东西不都是 “非主流” 么?

可是,挠痒痒为什么能刺激性欲呢?

一位女性在 SheKnows 上发帖,讲述了自己尝试挠痒痒性癖的经历,她原本对这个有所抵触,试过之后却喜出望外。“笑能感染人啊,看另一个人哈哈大笑我也很开心。”

挠痒痒和其他的 “感官玩法” 一样,激发性欲的原因就是直接的生理刺激。宽泛地说,各种轻抚身体的动作都能看作是某种形式的 “挠痒”,这种行为可以刺激人体最大的器官:皮肤。

在 BDSM 场景中,控制感以及让被挠氧的人挣扎扭动的快感都会让挠痒人乐在其中,“痒” 也会放大被挠者的无助感。BDSM 挠痒一般还要搭配捆绑、蒙眼等玩法,一方面是为了增强 M 的无助,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安全起见(这一点其实更重要)。换个角度,有些 M,特别是平时不喜欢挠痒的人,他们选择挠痒玩法是因为喜欢由此而产生的 “折磨感”。

挠痒刺激性欲……这种现象普遍嘛?

挠痒跟其他性癖一样,缺少相关科学统计,难以统计玩家数量。即便做性癖方面的调查,出于羞耻、禁忌及保守等原因,受访者也不见得会坦白自己的真实想法。

不过,上网搜索 “挠痒痒 色情” 关键字,就能返回600000个结果,也不少了,基本也能算是一个流派。你搜到的其中一个网站是 OnlyTickling.com,打开后里面就是一张两个内衣女郎互相挠脚掌的图片。还有一个专为嗜此好者准备的约会网站 TickleDates.com,其宣言 “最佳挠痒者约会网站” 名副其实,因为找遍互联网也看不到第二家。另外,OkCupid 也有一个 “喜欢挠痒的单身者” 标签,可以说是很方便了。

2016年,圣丹尼斯电影节上还首映了一部纪录片《Tickled》,讲述了不为人知的 “比谁忍受挠痒痒更久大挑战”…… 额,这可能也算是挠痒色情界的产物吧。

挠痒痒会产生健康风险吗?

这种玩法其实很安全,因为没有液体窒息、永久性疤痕或损伤的风险 —— 顶多会被对方的胳膊肘打脸,所以说肢体固定或者蒙眼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挠痒会让人发笑,这个过程曾经产生过死亡案例(数量极少),不过,据 io9 的文章,这些人或多或少都身患其他疾病。所以,只要是健康人,大笑就不会引发死亡问题。

另一类少见但有可能发生的事,是笑太久会引发昏迷或 “猝倒症”,也就是让发病者无法控制自己的肌肉。还有,假如某人笑得根本停不下来,那他可能是 “痴笑样癫痫” 发作了。

顺便说句题外的,有一次我妈对着一台数码相机左右摆动不得要领,我看着她出洋相哈哈大笑结果用力过猛,把后背肌肉都拉伤了,事后就医又不慎打了过量肌肉松弛剂,结果不但没治好肌肉,反而让我接下来两整天都迷迷糊糊智商直达下限 —— 所以,即使高兴,也悠着点吧。

Translated by: 郑啸天

编辑: 陈子超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阅读更多
打开App阅读原文

来自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