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旧金山 “误闯” 了一个 GV 拍摄现场

www.vice.cn   1年前 2017-12-21 11:14:54

我是没想到自己有天会 “偶然” 闯入一个毛片拍摄现场的,甚至有份参与 “演出”。

其实我这次的旧金山之行是有正经事儿的:参加 Frameline 旧金山同志影展。2013年6月,应对方邀请,我前往加州放映我的作品《彩虹伴我心》。这部关于中国同志出柜以及家庭接纳的纪录片,跟色情八竿子打不着。在享受加州阳光之际,招待我的房东跟我提起来,他在一个毛片公司的邮件组里收到招募 “公众”(public)的通知,他去不成,问我要不要去:“现场有免费的酒水和 Pizza。”

我并不是完全被酒水和 Pizza 吸引的 —— 这个 “public” 到底是啥功用,我还真有点困惑。想起国内的综艺节目,我想莫非这种角色类似《我是歌手》节目里偶尔被拍到哭天抢地的听众?我又扫了一眼邮件里列出演员们的照片,脑补了一下面对几个壮汉的演出我该做出啥表情来。但后来发生的一切证明我这种想法简直天真…...

起起伏伏的旧金山看起来像是天气晴好的香港,路过唐人街的公交车都会用广东话报站,但这是个更加多元的社群,也是荷尔蒙分泌旺盛的一片天地。邻座的一位白人肌肉男同我一起下车,我的 Gaydar 滴滴响起,果不其然我们一路走到邮件所列的地址,一个色情录像店。我开始跟他攀谈起来,“你知道我们要做什么吗?” “你以前参与过吗?” 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谨慎,他的回答都很简练而神秘,无意多聊。

“可是一般拍摄地点不应该在摄影棚里么?” 我在国内录过一次智力竞猜的节目,记得当时我们先在城里汇合,然后被拉去了郊区的摄影棚,参赛选手之间也是讳莫如深。对,就是这种气氛!

image
图片作者提供

“不是的,拍摄就在这里!” 公交车肌肉男终于说出了一句带着有效信息的话。此时工作人员也开始招呼我们,要求大家出示有效证件,拍照画押签字...…几页冗长的 “演出须知” 我读也没读就签了。紧接着导演带着摄制组的大队人马驾到,导演还是一位亚裔。他看见我不禁怔住了上下打量一番:“哟,今儿还有一亚洲小伙。” 我环顾四周才意识到自己的独特性。

“你身材怎么样?脱了给我看看!” 

“不要”,我后退一步。

我想如果我当时脱了,会不会命运有所转折?因为等到我把跟导演的合影发出去之后才知道他就是赫赫有名的 Van Darkholme —— 在白人霸占的男同色情片市场,越南裔的他打拼出一条血路。之所以说血路,是因为他擅长攻坚,主导性爱,在虐恋风格的同类影片中成为旗帜性的人物,更是在多年的演员生涯之后转行导演,可谓美国 GV 界的传奇人物。

image
导演在说戏 图片来自作者

所以今天拍摄的主题也非同寻常。这家公司 kink.com 素来以重口味的同、异性成人影片著名,旗下更有多个副牌,例如 Butt Machine Boys 是与机器做爱的男孩,Naked Kombat 是裸体摔跤,输的一队要听候发落,TS Seduction 则是喜好女跨男跨性别演员的特定市场。这天拍摄的影片是 Bound in Public 系列,顾名思义针对的是公共场所和捆绑的双重嗜好。可是在加州,公共场合的性爱并不真正合法,每年 “佛尔森大街”(Folsom Street)的集会群趴都是在打法律的擦边球,加州的同志浴室都要以 “会员制” 的名义谋取合法身份…...这个 “public” 要去哪里找呢?

此时恍然大悟,“public” 就是我呀!导演开始来给我们说戏,虽然没有剧本,但剧情简单易懂:我们的0号因为在录像店里偷了一个震动棒被店员抓到,作为惩罚他被现场十几个猛男轮奸!所以这个轮奸的假象就需要我们现场群众的配合。0号 Silas O'Hara 比照片上娇小很多,导演把他叫过来跟大家解释,他什么部位比较敏感,大家可以多玩玩,又有什么部位是他不太喜欢的…...现场除了五六位职业演员,其余都是像我一样招募而来的。其中有的人身材、老二都与专业模特不相上下,但也有来打酱油的,可是像我这样不明真相的群众大概只有一个。

“你好!我看过你很多片子!真的很喜欢!” 一位群演上前跟 Silas 打招呼。这一句话背后不知隐藏了多少卫生纸。

导演喊开机,我们要假装在录像店里随意地浏览商品,店员抓到小偷之后把他牵过来任由我们处置,有人在操小偷的时候,我们要配合大喊助威。无需用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教学理论,比起《我是歌手》的观众,我们是毫不逊色的。

而这些群众里就有几位非常出众的角色。那位先前跟 Silas 刚打过招呼的大哥,对自己的偶像可真是不吝劳力。他不仅器大活好,而且流量充沛。他给我看了他的 tumblr,有他自己创作的在美国各个名胜古迹射精的 gif,科罗拉大峡谷、拉什莫尔山…...更少不了本地的金门大桥。我问他有没有朋友看到他出镜而惊讶万分(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也在思考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情况),他说刚开始确实有朋友不习惯,但后来大家越来越为他感到骄傲。是噢,人家住在旧金山。他表示男朋友也很支持他呢!

而大哥的最后一射确实技艺非凡,直接越过 Silas头顶打在了玻璃窗上。摄影赶紧抓拍了热乎乎的液体从窗上滑落的镜头,人群中一片哗然,此刻大家都是本色演出,的确是受 jing 了!

经过半下午的拍摄,终于等到了免费的 Pizza。我连吃了四种口味,玛格丽特、意大利香肠、奶酪素食、和罗勒肉丸。帅气的 Silas 身着浴袍吃着午饭一边跟人聊天,我鼓起勇气找他合影,他热情地放下手中 Pizza,大方地解开浴袍,我毫不客气地抓起他鸡鸡了留下猥琐男珍贵的一刻。来自德州的他已经在成人影片行业里多年,拍摄完毕之后还要飞回老家。他对这个行业的酸甜苦辣深有体会,例如现场因为同期录音而关闭空调,很多人拍得大汗淋漓,勃起也出现困难。我跟他八卦说,看到有一个1号在拍摄间隙默默看手机里的异性恋色情片,“原来他是直男噢!” 

Silas 腼腆地笑了一下, “其实我也是直男”,他看我一脸困惑,犹豫了一下说,“嗯……现在呢,算是双性恋吧!”

还是挺难以相信的,我后来翻看了他以往的片子(是的,我在很认真地做研究),他几乎一直做0号。如果这是个不那么让人享受的角色,为了钱,值得么?可是不禁又反思,我们每个人生活中都扮演者太多自己并不喜欢的角色,说自己不喜欢的话,接触自己不喜欢的人,上自己不喜欢的课…...出卖肉体和出卖灵魂,哪一个更可悲?仅就肉体而言,性有那么独特么?我不知道他的菊花松紧,可是身经百战大概他已有充足的身心准备,也许肛门与别的身体部位比起来并没有那么敏感呢?好比十几个人来插我胳肢窝,完事之后给我几千美金…...我想我会干的。

image
脸书上晒了一下自己的 “新工作” 图片作者提供

事实证明前半场的轮奸还只是序曲,午餐过后下半场,捆绑、电击、鞭打,一个都不能少,Silas 以专业精神展示了一个 GV 演员的自我修养。负责捆绑的是演员 Sebastian Keys,除了表演之外,这天他也承担着副导演的工作,在现场兢兢业业地辅佐着导演工作,热得满头大汗。看到主演硬不起来的时候,Sebastian 也不时帮忙抓两下,吃几口。

影片《A 片猛男日记》的英文片名叫 The Fluffer —— 所谓 Fluffer 在片场的功用就是在演员勃起困难的时候帮助他们挑起性趣,保持硬度。这个是一个需要技巧的工种,也被浪漫化地想象成为很多人梦寐以求的职业,而影片中刻画的那个迷恋 A 片演员而惟命是从的痴情 Fluffer,更让这个职业蒙上一层神秘色彩。今天的拍摄并没有安排这样的专职人员。Silas 在经过一番鞭打之后松绑稍作休息,接下来还有重头戏,而此刻他的小弟弟已经软做一摊。他向我这边靠近,依旧有点害羞地问我,“你可以摸我几下吗?” 天哪幸福来得太突然!我这是要成为传说中的 Fluffer 吗?我有点受宠若惊地欣然接受了这个工作。

Silas 趴在铺着毛巾的地面上给自己打气,我开始用手在他的背上抚摸。直到他说可以继续拍摄了,并且一再夸赞了我的手。

拍摄接近尾声,演员的射精镜头需要精准地捕捉到特写。除了双机位的严防死守,还要专门补拍精液射到脸上的特写。此时剧组用了一种类似餐馆里番茄酱的软瓶子,模拟得非常真实。我在剧组用完之后偷偷拿起来捏出来闻了一下,感觉类似于 “大宝” 的一种护肤品。大概还掺了一些液体稀释。

如同大部分重口味色情片一样,演员需要拍摄结束后再做一次采访。我很好奇地翻阅了很多类似影片,演员众口一致地描述他们如何享受这个过程。经过专业人士解读我才发现,这些采访是美国法律要求之下加入的。看似毫无禁忌胡来乱搞的色情行业其实存在着诸多限制,例如前面提到性爱拍摄在公共场合的限制。这种包含捆绑、强奸的影片后面要求有演员采访,是为了告诉公众这并不是真正的强奸,以免误导。

美国社会是复杂的种族、性别、地缘政治的合体,小小的色情片剧组也是政治光影的折射。结束旧金山之行,我在洛杉矶的同志影展刚好看了纪录片《Kink》。这部由腐兰兰 James Franco 制片的作品展现了色情片场的活色生香,野心之作可惜剪辑效果差强人意。不过我惊喜地看到很多熟悉面孔,其中 Van Darkholme 就作为主要角色被拍摄。我在另一篇采访中看过他的自述,作为美国长大的越南难民,Van 和年幼的弟弟常常在学校受到欺负,从那时候开始他就学会了反抗。这直接影响到了他后来擅长在性爱中打骂,而他的施虐对象多是美国白人。这或许会被理解为社会结构中的不公平在床上、影片里得到了逆转或补偿,但真实虐恋中的权力关系远远比我们看到的表象复杂。

image
图片来源

在拍摄之后的几个月到几年之内,我陆陆续续地收到朋友们的问候:“天哪!我在一个毛片里看到你!我没想到你还拍过这种!”

“我没想到你会看这种!”

的确在这个看与被看的过程中,我们和朋友们也经历着 “互相出柜”。我鼓起勇气翻阅了一下 kink.com 的网站,搜索 Silas O’Hara + Bound in Public 的关键词之后,居然发现自己出现在这个视频的封面上。“我感觉别人都在是做爱,你像是在菜市场里挑猪肉,看肥瘦,思考要煎几分熟。” 朋友如是评论。

“我当时已经吃了 Pizza,没有那么饿好吗?”

画面上的我没有任何情色意味,我甚至连上衣都没有脱掉。也许当时我还处于震惊之中?我不记得了。除了这里描述的画面和细节,我只记得自己思考了很多哲学和政治的问题。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阅读更多
打开App阅读原文

来自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