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男人为我梳理了他三十年波澜壮阔的鉴黄大业

www.vice.cn   1年前 2017-12-14 11:13:50

小宝是我见过最有意思的中年人,不过说他中年大叔可能会不高兴,人家年轻着呢!我反正头一次见四十多岁还这么活泼开朗的男同学。

用小宝自己的话说,他是70后非主流,想法太奇葩,远远地将他的时代甩在后头。拥有近三十年鉴黄史的他,一直刻苦钻研,就差出一本《鉴黄大业》了。

敏而好学的我,一次找他求点种子,勒索了一点女性向的片子,继而我们展开了一次跨越时空、性别、年龄、地域的对话。他给我普及了一下改革开放三十年一个男人的看黄史,给我幼小的心灵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一巴掌 —— 他的看黄大业,真可谓 “呕心沥血”,“鞠躬尽瘁”。

片子哪是用数量计算 —— 都是用 T 计算的

我没有自知之明地问了他一个小问题:你库存有多少,给个总数?小宝对这个问题嗤之以鼻,一点都不专业,这数量怎么好说,都是按文件大小来算的,而且下载后,不清晰的不喜欢的都删了,留下的也就 8T 的片子,3T 硬盘一个,2T 两个,500G 的大概2个左右。在我的世界里,日常也就只有 G 和 M 两个容量单位,所以对 T 还真是没什么概念。

“数量真没法给,片子有大有小,有些特别喜欢的我会找蓝光的,一部大概就20G,太小的我不下,随便一个 X-art 的包都300部以上……”

20G 一部片子......这是在用放大镜看毛孔的那种清晰度了吧?这位小哥哥,你是不想错过每一根阴毛吗?果然是有追求的人。如果用一部片子一个 G 的简略算法来算,他大概有8000部。

image
小宝的硬盘和硬盘箱 全部图片来自小宝

存片子也是一个技术活。小宝不用网盘,也不用移动硬盘,人家早些年直接用电脑硬盘,在机箱上装个硬盘抽取盒,支持热拔插的那种,再买个硬盘箱,平时不挂上去,看的时候才会挂着,美其名曰:硬盘天天插电对硬盘不好,对自己身体也不好。

片子太多后,随之而来的烦恼就是怎么分类,怎么找的问题了。小宝也陷入了这样的纠结中,他目前是按照公司或演员来分的,但是有些演员会换公司,这就尴尬了,纠结了半天,有些好看的小电影就两个位置都放吧,再给自己特别喜欢的女优单设了一个文件夹,以免走丢。虽然我觉得这种烦恼简直是在 “炫富”,但怎么分类小黄片的确难倒了一批直男,之前看过相关的经验贴,有人支招说按年份、主题、女优名、厂商分等等,还记得有个哥们说他是按星座分的,不服不行。

说到最喜欢什么类型的片子,那更是一个滔滔不绝。喜欢群交和颜射的,不喜欢 SM;女同和素人也喜欢,不喜欢男同;步兵和骑兵,更喜欢步兵(步兵就是 “无码”)……噼里啪啦说了一大推,但最重要一条还是颜值高,跟我强调了好几遍要好看,一个大写的直男跃然纸上。我问为什么最喜欢看群 p,小宝一脸真诚地思考说:“我觉得人多热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太贪心,喜欢很多妹子的缘故。” 那股真诚劲儿,仿佛一个四岁的孩子在回答老师为什么喜欢吃糖。

可以很骄傲地说,我看的黄片都是花了钱的

看黄片就像看美剧一样的小宝,教育我说 “娱乐不分贵贱”。如果问有啥十年如一日的习惯,他的回答很可能就是看片子,每日一看,毕竟家里的电费全浪费用来下片子了。他就是这么一个坚持梦想,追求美好生活的人。但阅片无数的小宝也有失手的时候。因为贪多,片子都是一大包一大包下,有一次要了命的,下了一个叫葫芦娃的大大包,以为是随便叫的,结果真的是 “葫芦娃!啊葫芦娃!”。这个故事笑得我前仰后合,好心疼葫芦娃。

image
你懂的

小宝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看黄,是被当年好基友 “陷害” 的。高一某个周末的晚上,被好基友喊去外面看录像。据他描述,当年街上都有播这种,警察也不会管。结果看的第一部就是人兽交。当晚小宝的少男时代一去不复返,和基友的感情也走到了尽头。毕竟当时的小宝还不会开车,突然车速被飙这么高,还是会身体不适,好几天脑子里挥之不去,有种又爱又恨的感觉。

自此以后,小宝走上了鉴黄大师之路。我很好奇地问小宝:“你为看黄花过钱吗?爱不能就口头上说说,要真金白银啊。” 他对于这个问题很不满,似乎人格受到了侮辱。他用犀利的眼神和坚定的口吻告诉我:“我看的黄片都是花了钱的。”

WHAT?难道他看黄还买正版?

“最早街上的录像厅,肯定要花钱的,对不对?后来租片去基友家看,还是要钱,是不是?现在虽然是电脑和手机了,可还是要钱啊,因为电脑手机,特别是硬盘都要钱啊。”

一本正经说话的时候,我以为他就不是逗比了,结果是我想多了,只能还他一副 “你开心就好” 的表情,但从录像带到 DVD,再到电脑、手机,小宝说的的确是一个年代的缩影。

看到三楼人满为患的时候,一下子明白了顶层建筑的含义

叶子楣、叶玉卿、邱淑贞、李丽珍……小宝如数家珍地给我罗列出一个个如雷贯耳的名字。在高一那次看黄之前,小宝已经受过几年港台三级片的洗礼,但在小宝那儿,只露胸的那种三级片称不上黄片,是随便看看的那种。当时他们把露胸的叫三级片,骑兵叫二级片,无码的叫一级片。那个年代对这些管的不严,满大街的录像厅里贴满了这些艳星的电影海报,比如李丽珍的《蜜桃成熟时》,叶玉卿的《卿本佳人》之类的。 

九十年代初,大街小巷的录像厅生意还红火,里面也别有洞天。一间间民房一溜三层楼,一楼放着周星驰周润发,二楼播着港台的三级片,三楼无码有码的两种都有。一张票,大概2、3块钱,对于当时的经济水平,已经是上层文化了吧。拿着这张票,你可以楼上楼下来回跑,留着票根可以看一天,片子是循环放映的,不影响吃饭睡觉,进进出出不打紧。楼上楼下跑还能强身健体,可以说文体结合地非常恰当了。

小宝不无炫耀地跟我说起当年录像厅的繁荣景象,有一种 “小丫头,这种操作你就不知道了吧” 的得意,最后的总结句是:“然后你会发现……三层就是顶层人最多,于是我明白了顶层建筑什么意思了。” 噗,生活中处处透露着智慧啊,中年大叔。我多希望也能拿着录像厅的票和小宝他们一起跑上跑下,顺便还能偷偷看看小宝们羞涩的少男脸。

小宝和他的基友们其实去录像厅的次数也不算多,总觉得不安全,怕碰到熟人。好在他一个基友家里比较有钱,有一台录像机,于是他们没事就租片看。一般会混搭着各种片子看,比如看看周润发、周星驰,看看阿诺德施瓦辛格、史泰龙、哈里森·福特,然后再看看小黄片。“那个时候的录像带太大盒,像块砖一样太显眼了,为了不被发现一个人最多带两盒,但后来有了 VCD 和 DVD 就方便多了,光盘比较好携带,拿本书就能夹好几片,之后自己家里有了电脑,就开始一个人独享美好时光。” 小宝若有所思地回忆说。

我不禁感叹原来那时候男人间的友谊,就是大家一起从一楼走到三楼,从录像厅走到家里,从三级迈向一级,从周润发到叶子楣啊,果然是革命的友谊,情比金坚。 

擦擦乐、龙虎豹,这种操作你更不知道了吧

再追溯久远一点,真正让小宝性启蒙的不是 AV,也不是港台三级片,而是杂志。书和杂志在那个年代传阅得更广。主要是香港的杂志,有图片,也有文章,什么《龙虎豹》、《藏春阁》......“虽然都是粤语看得累死,但是那个时候有已经很不错了,很容易满足。” 小宝边说边翻出了95年的《龙虎豹》,和我分享了他压箱底的宝贝。

image
左图就是压箱宝

他回忆说,记得有一次拿到一本香港的杂志,里面是一张张大幅模特,下面有一行小字,写着灯光谁谁谁,摄影谁谁谁,然后赫然看到梳毛两个字,结果后面名字写着刘德华,他跟几个哥们连笑了几天,之后说起来还会笑。“第一次看到有梳毛的,估计和拍电影的剧务化妆类似,而且这个匿名也没谁了,特逗。” 说着他自己又笑了起来,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怀念那个年代和他一起看片一起分享杂志的兄弟了。

如果说那个年代的色情杂志,我还是听说过的,但当小宝放大招说出 “擦擦乐” 的时候,我就真的是,“擦,还有这种操作,你们的生活真精彩”。“擦擦乐” 是他和基友的一种叫法,是一种贴在一次性打火机上面的贴纸,很小一张,图案是妹子全裸的照片,但是不受热时看到的都是穿了黑色泳装的漂亮姑娘。用打火机烘一下或者用手拼命摩擦,就能褪去泳装,因为泳装部分用的是感温变色颜料,就像现在有些杯子装热水会变色一个原理。这么情趣的小玩意儿听得我都想买来摩擦摩擦了,的确乐趣无穷啊。不抽烟的小宝一开始还傻傻地去买打火机,之后才意识到直接买贴纸啊,毕竟他的目的一直很单纯。

除了 “擦擦乐”,那时候他们还收藏印有炮图的扑克,也是小宝的基友从台湾弄过来的,简直就是身份地位的象征,羡煞旁人。小宝因此买过一副大陆山寨版的扑克,那时候花了30块高价搞到一盒,质量却很差。

互联网刚兴起的时候,小宝就会上论坛了,那时候他经常上一个叫 “色窝窝” 的论坛。在数码相机和手机还不流行的年代,基本没什么自拍小视频,也没什么出去修电脑的事发生,所以那时候论坛里面有一种玩法就是把明星的头像 P 到炮图或者女优身上。群众的智慧果然是伟大的,这样加工过的明星,大家一下子就觉得更有意思了。那个年代的网页基本都是图片,还没有视频,网站都叫什么 “野苹果”、“黄苹果”、“18禁” 之类的,好像二十年后的网站名也没进步多少。

“当年还没有墙,很多网站都能随便上。99年的时候,QQ 刚出来没多久还有一个很神的功能,就是你在浏览网页的时候 ,可以看到谁和你一起在看这个网页,然后你可以和对方聊天,所以那时候你要是正好在浏览那种网页或者论坛,你可以直接点旁边 QQ 头像和别人聊天的,但是貌似因为隐私问题,很快就没了。哎,那时候还没有约炮这种说法,否则成功率估计很高。哎,那是一个没有宽带,用猫上网的年代。” 

image

小宝说故事的时候,总是以兴奋开头,以叹息结尾。真的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啊,才会情绪如此顿挫,我忍不住问他会不会觉得那个年代更自由,更开放,更有意思?

“嗯,那是个黄金年代。” 说完,他突然沉默了。

小宝侃侃而谈 “性” 的时候,总给我一种 “老子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多,看过的片比你看过的剧还多” 的感觉,可我觉得还挺可爱的。其实我并不真正认识他,他可能就是一个生活里非常普通的中年男人,也努力工作,也娶妻生子,只是对性比较有需求,比较热衷研究罢了。

无论是在谈性色变的年代,还是性文化较为开放的年代,色情都在以不同的形式生根发芽。这是欲望和本能,戒不掉。不无夸张地说,历史从来都是由 “性” 推动的。可能每一个男人(或女人)背后,都有这样一个 “看黄” 的故事。虽然年代不同,渠道不同,媒介不同,他们可能电脑和女人都很喜欢,但最爱的还是电脑里的女人。

聊完天,我给小宝颁了个奖:你就是一部中国近三十年看黄史。你把自己的故事写出来,让大家饱饱眼福吧。

他傲娇道:不要,我要低调,我要猥琐发育。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阅读更多
打开App阅读原文

来自圈子